• 目录
  • 第186章 帝见左青
  • 记录
  • 第四卷 京都争锋军侯宕

    第一百八十六章 帝见左青

    凌京城北侧小半个城池,都被皇宫占据。而仅有泰和殿、祁天阁、养心殿三座巍峨建筑的朝堂之外,后宫更是占据了皇宫的大半地界。

    后宫里林林总总的亭台楼阁,烦不胜数,而占地最大的慈宁宫与坤宁宫,更是后宫最显眼的存在,当然也是位置最佳之地。

    从六百年前,古国定都凌京城,在凌京城内大兴土木,建造重楼门后广袤皇家宫殿。后宫也是那时建立。

    到北缺王国时,后宫所有楼阁均已有了固定的名号。而慈宁宫正是历代太后住所,坤宁宫却是皇后的住所。

    高祖皇帝年间,也是这般,只是东方弋母亲早已去世,仅有高祖皇帝的皇后范皇后入住了坤宁宫,慈宁宫一直空闲着。

    无庭帝在位三年,圣皇太后垂垂老矣,也便一直在坤宁宫居住着,而东方无庭更是不曾迎娶皇后、妃嫔,倒是在第三年上,将一个大肚女子带回了宫中,但也不曾给予女子名分。

    女子剩下一子,名为东方青岩,之后未过月余,却投井自尽了。但东方青岩却是已上了皇室族谱的皇储,庙堂红紫贵人尽已知晓。

    无庭帝的偌大江山旦夕告破,圣皇太后自悬在坤宁宫门梁之上。素太妃迁到慈宁宫居住,以母皇太后之尊,五十年后,慈宁宫终于迎来了第一位主人。

    打小在坤宁宫长大的左青,与慈宁宫不过两墙之隔。母皇太后又是怜爱晚辈的长辈,对住在坤宁宫的左青和青岩更是格外照料有加。

    老人也算有福之人,直到七十六上,才归了天。

    生老病死总难免、喜怒哀乐爱憎会。左青在慈宁宫正殿里站着,一阵阵酸味泛起。

    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从正殿一旁的偏殿里传来。率先映入左青眼帘的,却是一到灰白色的拂尘。

    正是一直陪在东方俊身边的大内太监总管许光。

    左青看到许光出现,许光也是打小看着左青长大的,虽不若王德那般,与左青很是相熟吧,二人也绝对算不得陌生路人。

    左青开口正要出声询问,许光快步的躬身走向左青,抬起手中拂尘,急忙做噤声状。

    “见过殿下,殿下噤声,陛下还在里屋睡着呢。”

    合着后宫里老老小小被东方俊吓了个够呛,东方俊自己睡的倒是安稳。左青听许光这般说,也便住了嘴,

    许光并没有再左青身旁多站一会或是多说几句话,毕竟东方俊就在后面的寝室里睡着呢,要是惊扰到了,可不是许光能担的起的。

    许光与左青说明了东方俊还在休息的事后,便蹑手蹑脚的想着慈宁宫寝室走了回去,左青则束手安静的站在一旁,这一站,便是三个时辰。

    日头西下,春日里的和煦阳光终于收拢了温暖的,夜幕降临,慈宁宫外,跪满一地的贵人们,虽一个个已劳累不堪,但并无人离去,更无人站起活动一番。

    只因人群最前的华皇后,仍旧脊梁笔直的跪着。

    “陛下有旨,还请皇后娘娘带诸位贵人各自回宫,无需在慈宁宫外多做等待,朕之怒火与诸位无关,且去吧。”

    躬身走出慈宁宫的许光,尖细的嗓音下,终于传达了今日的唯一一条皇帝指令。

    许光传完了旨,快步上前双手扶起了华皇后,又在华皇后身前低头小声说了几句,华皇后脸上一直淡无表情,知道许光说完这些“体己话”,华皇后向着许光点了点头,也未搭理身后这仍旧跪了一地的各宫贵人,回转身形,径直向着后宫辕门走去。伺候皇后的太监、宫女们零零散散站起身来,不敢捶打酸痛的膝盖、双腿,整齐划一的快步跟上了已走开的华皇后。

    许光对余下的一众贵人们,却没有了再多的表示,转身回了慈宁宫,左青仍旧站在远处,不曾动过分毫。许光小步走到左青身前,说道:“殿下,陛下着您进里说话。”

    许光一脸的温煦神色,分明就是一位上了年纪的慈爱老人,宠溺的看着自己很是长志气的子孙后代。许光并未多余话语,左青也是一脸温和的看了许光一点,点了点头,挪动有些微酸的双腿,向着慈宁宫里间的寝室走去。

    东凌帝国当朝皇帝陛下东方俊,剩于高祖皇帝十三年,二十岁上,得封郡王爵位,第二年大婚之后,高祖皇帝一旨落下,擢升为炎亲王的东方俊偕同家眷,去了帝国至西的冀州,在北缺王国其间冀州王府邸的基础上兴建新的亲王府。

    冀州驻军团总东方俊,遥领冀州官民,将冀州这块打造的铁通一块,高祖皇帝倒也乐见其成,毕竟他的基业原本就是儿子们的基业。

    高祖皇帝五十一年上,七十九岁的东方弋病逝宫中,举国哀悼。紧跟着登基为帝的东方无庭,偏信书生之言,以“国无前例”为由,不许在外封藩的诸位王侯回京拜谒高祖皇帝。

    东方无庭的打算自有他的考虑,东凌帝国以武立国,高祖年间,离京外人的皇子龙孙也都是在有武功在身的,武者犯禁、功者违令。

    东方无庭到底根基未稳,确实不敢放任帝国四方王侯肆意进宫。但生老病死人生常态,血浓于水人情冷暖。

    亲生父亲的去世,在如何也该给为人为孙的看上一眼、祭拜一番。只是无庭帝登基后第一条圣旨便是这般,满朝红紫公卿也是莫敢多言。

    到时已赋闲在家的泰渊老先生,在高祖皇帝大丧第二天,双手高举高祖皇帝亲笔所话的钦赐卷轴,一路到了重楼门外。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