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87章 帝有三问
  • 记录
  • 第四卷 京都争锋军侯宕

    第一百八十七章 帝有三问

    “左青,你可否还记得答应过朕的事。”

    一身随意服饰、随意打扮的东方俊,身体紧绷着、板着一张脸,再次向左青问话,声音更是大了几分。

    左青能怎么办,难不成直截了当的告诉东方俊“你二儿子把你大儿子搞死了”这样的话,别说现在已是如同一截被戳满了炸药的火炮了,就是随随便便一个死了儿子的老人,听到这样的话也要登时爆炸开来。

    左青低头束手,安静的站着,心里却已翻江倒海。

    “你不说,朕也……朕也知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低着头的左青并未抬眼去看东方俊,所以也便没看到东方俊掠过眼旁的一抹狠辣神色。

    “左青,朕有三问,你可否为朕解惑?”

    东方俊再次问起了左青,左青这会可不能再低着头装哑巴了。左青抬起头来,这才捕捉到东方俊两鬓的白发已连接到眉端。

    左青并没有开口回话,况且东方俊也不需要他回话。

    “左青,你可知朕为何会抱你回宫?”

    东方俊开口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这问题却把左青问楞了,左青自己也一直对这件事很是疑惑,百般寻觅答案一直不得结果,此番东方俊张口问出,左青心底难免有些激动,张了张嘴,终于没能发出声音。

    “你不知还是不想答?”东方俊一双精亮的眼睛看着左青,须臾叹了一口气。

    “朕猜不到你的心思,自打青岩离宫后,朕只看到了三个月颓废的你,之后朕便看不透你了。当真是我东方家的子嗣,与大皇兄一般无二……”

    “大皇兄在我心底,永远都是一道摸不清才谜。”

    东方俊这话说出,左青已变了神色,如何都把控不住。不是左青不想继续保持那“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神态,而是实实在在绷不住了。

    东方俊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左青就是东方庆的子嗣,就是真正的东方青岩。

    东方俊的目光却再未挪到左青身上,而是抬起头来,大概是想起了那早已作古的大皇兄。

    “世人都相信大皇兄早殁,我却从来不信,只是即便我已为这帝国万乘之尊,却实在找寻不到大皇兄还在世间的蛛丝马迹。”

    “还好,还好尚有你,存在世间,小青,我的孙子,大皇兄血脉天不该绝,上天幸我东方,我东方家自当万世永昌。”

    到了这会,左青哪里还能不明白,东方俊压根就是一直知道他的身份,他就是东方青岩,就是他东方家的孙子,只是东方俊这一番说辞,莫不是存了要把江山还给左青的心思,左青猜不到更不敢猜。

    伴君如伴虎,君主的心思若是猜不到,君主的心思猜透了更是必死无疑。

    “小青,无涯谋害……无涯弑兄这件事,你可否知情?”

    东方俊问出这句话,自然不是问左青是不是知道王子尧是被东方无涯主谋杀害的,而是问左青是否提前便知晓了东方无涯会在王子尧回京途中施展袭杀。

    左青听到这里,心思更是百转千回。以左青得到的讯息,王子尧的死虽然在已知的情况里是被东方无涯命令广河杀害的,但是左青却多少知晓一些月光岛与范名书之间的关联。

    但是范名书隐藏的足够深,自己也是因为与范名书亲孙女范瑶有所交集才能捕捉到那么一丝丝的线索,而且在左青后来的认知中,一些线索还是那个神秘的年轻老人福有意而为。

    但是左青仍旧相信,东方俊应该不知道范名书的事情,这般说来,左青问起王子尧被杀之前的事,自然便是在月光岛那边了,而月光岛作为东海有数的几座大岛之一,既然提起了月光岛,东方俊潜在的意思自然也便涉及到了东海第一大岛罗伊岛。

    而罗伊岛的岛主,正是青岩。东方俊言语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问左青是否与青岩早有联络。

    但是这件事,左青如何作答都是不对,首先左青确实事前并不知情,可是如果回答“不知道”,东方俊会如何想,罗伊岛岛主罗青山就是当年离宫出京的东方青岩,这件事很多人已经知道了,东方俊又怎会不知道。左青若说不知道也便是与东方青岩并无联系,这样回答无疑会使得东方俊更是不信。

    若是回答“知道”,就更不可多言了,那就是其心可诛了,关键是左青当时并不知晓。虽然当初身在青烟阁的子兰已向左青提及王子尧回京之途并不安顺,但左青并未放在心上。

    有蒋桂芳陪同同往卞州的左青,心底自是清楚,东方俊压根就没有要以罪治王子尧的心思,也便随他去了,只是王子尧竟然这般还是死在了半路上,左青当时却是惊了一下。

    但王子尧死的时候,正是左青与青岩在东海驻军大营相见之时。

    左青这些心思,不过是瞬间已想明白,摆在眼前的,仍旧是东方俊的这一道问题,左青该如何回答,如何回答都是错,不如不回答,但是不回答岂不是说明了左青的心绪。

    左青思来想后,终于绝对据实相告。

    “启禀陛下,下臣事先并不知王大人回京路上会被人截杀一事。下臣也是从东海驻军大营归来之后,才知晓了王大人的事。”

    左青说完后便束手站在一旁,仅是向东方俊躬了躬身子,却并未再多说什么。

    显然东方俊对左青到了卞州以后的一行一动都了如指掌,左青这般回答,东方俊脸上倒是在未见其他神色。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