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207】腾毒
  • 记录
  • “大家心中是否已有花魁人选了呢?现在还不是时候呢,接下来出现的这一位,绝对出乎你的意料。”

    为了烘托此人,村长并未直接说出名讳,使人有一种神秘之感,而村民们更是磨拳擦掌,格外期待与激动。

    只见一身穿旗袍,脸戴面纱的女子随着乐器声风中飘舞,而借助那微弱的灯光,可以明显的从女子的面纱缝隙中看清其眼神坚定,从女子的姿态中给人一种清凉之感……

    “哇哇哇!”

    “妖之花魁!真的是她!”

    “何韵!”

    “这身段,好她妈想睡她!”

    轻轻一跃竟硝烟弥漫,踏着花瓣与之飞舞……

    硝烟散去,女子轻揭面纱,只见其身着一件浅水蓝的裙,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着,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

    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清心。

    当亮相完毕,女子那淡紫色的双眸微微透亮,嘴角微微一笑,那一笑,落雁沉鱼……

    “哇……”在场的妖民无不吃惊的睁大着眼睛。

    “好美啊。”

    “神仙姐姐下凡……”

    “……”

    有些无语的望着眼前这莫名其妙的争艳盛会,说白了不就是校花评选吗?非得整这些鬼神秘感!

    随着闺女们的一一亮相,本次争艳胜利拉下帷幕,村长满露容光的笑了笑站了起来,大声喊道:“长谷村的闺女们都已全部亮相完毕,大伙儿们还满意吗?”

    村长话音刚落……

    “满意!”

    “十分满意!”

    “就想为她生个猴子!”

    “大伙儿先静一静,请依次对自己倾慕的闺女们进行投票!您的宝贵一票将直接影响到闺女们的去留,现在,请纵情翻牌吧!”

    在村长的一声令下,参赛的所有妹子们依次站上了属于自己的专属位置,而位置上又专门设置了一似乎记录票数的彩色光圈条……

    “吴青2887票!底价1000万魂丹!”

    “这参假也忒严重了吧!”

    “这计票器也太形同虚设了吧!”

    听到村长这报出的票数,别说哥懵逼了,就连全场处于兴奋当中的妖民们无不傻眼。

    “清颖2076票!底价800万魂丹!”

    “长依14票!无需底价,看中带走!”

    “长矾1879票!底价600万魂丹!”

    “颜琪19票!无需底价,看中带走!”

    “何韵8593票!底价1亿魂丹!”

    “张涵358票!底价100万魂丹!”

    “庭情1437票!底价500万魂丹!”

    “……”

    听着村长报出的票数,虽说不知后面的底价有何意图,但眼见长矾对我笑了笑,我对媳妇儿竖起了高高的大拇指,对着全世界大喊道:“媳妇儿你是最棒的!”

    “闭嘴!”

    “就是一傻屌,长这b样还装什么逼!”

    “就是!”

    我并没有过多在意这群妖民,而是习惯性的笑了笑,因为哥知道,不管哥走去哪里,总会有这么一群介绍剧情的逗比……

    “现在请为自己喜欢的姑娘们分别出价,价高者得!”

    听到村长的这一声说明,我彻底从开心中觉醒而来,大声疑惑道:“什么价高者得?”

    村长撇了一眼而来,倒也不搭理,冷哼了一声,转而继续喊道:“首先是第一位吴青姑娘,底价1000万魂丹,有看中的请依次出价!”

    话音未落,就在全场哑然,压根不相信会有傻子愿意出高价之时,只见一年老色衰的老大爷大喊一声道:“这么biu体for,大伙嗨起来!我出1500万魂丹!”

    当视线转移,集中在此男子身上之时,我愣了愣,转之滑稽的笑了起来,喃喃道:“这不就是那个长官大人吗?”

    “1500万一次,还有比1500万魂丹更高的吗!”

    “赶紧的嗨起来,还有谁愿意出更高的价格!”

    “1500万魂丹两次!赶紧的了!”

    “嗨你麻痹你倒是接着报啊,长得如此丑陋,傻子才会要!”一哥们吐槽道。

    ——“pia!”

    听到这,报价之妖皱了皱眉,正打算上前反驳,只听台上突然发出地震山摇的轰隆声响,肥胖妞吴青噼里啪啦的疯了一般快速的跑下了台,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拍了下去……

    “爹爹!呜呜呜!女儿好委屈啊!”

    果然,三秒不到,方才报价老大爷毫不尴尬的跑了过来,格外心疼的模样一把抱起肥胖妞,两者一把心酸一把泪的毫无顾忌的放肆哭喊了起来……

    “爹爹,女儿这辈子都不嫁人了,呜呜呜!”

    老大爷横了之前吐槽的哥们,大骂道:“你有什么资格嘲笑青青,青青,你在爹心中永远是那般的优秀,别理这群无脑的喷子,吃着泡面,光着膀子,大马裤人字拖,炎热的夏天满脸是汗,在墙角边蹲着,排骨样的身体散发出恶心的汗味,油油的头发已经定型,拿起捡来的破手机很自信的发表,说着天朝这不行那不行!”

    “可是爹爹,青青今年已经快奔4了,呜呜呜……”

    “哈哈,你们听到了没,都快到不惑之年了还没成亲哈哈哈!”吐槽哥们笑了笑道。

    听到这,原本还陪着吴青哭哭啼啼的老大爷,突然转过头鄙夷的看了一眼方才嘲笑的哥们,老久才大骂一句道:“闭嘴!成亲有又如何,不成亲又如何,球场上有守门员,球不照样进吗!”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