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六百三十一 轻松一战
  • 记录
  • 武林高手的对决自然不会骑在马上,只是顶盔掼甲的胡静显然没有一袭长衫的吴峥方便。所以两人跳下马背之后,胡静还是迅速把身上那身用来表明帝王身份的铠甲给脱了下来。

    双脚成前虚后实姿势随意站立,右手垂于体侧,左手轻轻撩起长衫下摆置于身后的吴峥,静静地看着胡静归置利索后,才淡淡开口道:“胡总管,轻亮兵器吧。”

    见吴峥并没有打算用兵器的意思,胡静挑了挑眉头,不过还是抬手向身后一招,随即有两名御林军抬着一杆造型奇异的大刀走了过来。

    “万岁。”

    胡静伸手,砰一下抓住大刀中央位置,需要两个人才抬得动的大刀,被胡静抓在手里,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无物一般。

    之所以说胡静手中的大刀造型怪异,是因为这柄刀两头都有一个月牙形的刀刃,使用者只能握住中间的刀柄位置。此刀江湖称之为“乾坤日月刀”,全长六尺,两端刀刃背部皆有三只铁环,舞动起来时会传出沙沙的声响。

    只见胡静双手左阴右阳抓住中间的刀柄,上下左右舞出数个刀花后,对吴峥一摆手中乾坤日月刀,说了声:“逍遥王,请。”随即便是一招自左上而右下的动作,直奔赤手空拳原地未动的吴峥斩劈过来。

    双眼注视着劈下来的乾坤日月刀,直到刀风临身,吴峥并没有做出反击的动作,而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变,脚下自然而然使出《凌云步法》,以极快的速度向左侧横移半步,同时由原来的正面面对胡静,改成了侧面相对。

    “哼。”许是被吴峥的无视给激怒了,胡静怒哼一声后,手中的乾坤日月刀招式突然一变。改斩劈为横扫,身形保持不变,双手瞬间变换了一个姿势,——由刚才的左阴右阳变成左阳右阴,顺势把乾坤日月刀向身体右侧一探的同时,月牙形的前端刀刃横着切向了吴峥胸口。

    吴峥没有再躲,而是看准横切胸口的乾坤日月刀月牙形刀刃,突然抬起原本垂于身体一侧的右手,叮的一声,正好在刀背上迅速弹了一指。

    嗖——,如同刀身上传来一股足以烫手的热流,差点让胡静把手中刀扔掉。尤其是,吴峥只是轻轻弹了一指,可是力道却大的惊人,原本横切向吴峥胸口的前端月牙形刀刃顿时被弹了回来,以至于后端的刀刃又扫向了吴峥腰胯之间。

    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变化,吴峥拎着长衫下摆的左手始终放在身后没动,还是刚才在乾坤日月刀前端刀刃上弹了一指的右手,竟然顺着刀柄向下一滑,砰的一把抓住了刀柄,而且位置正是胡静左阳右阴双手的中间空挡处。

    岂能让吴峥把乾坤日月刀夺走?如此的话,不就等于自己已经输掉了吗?不由分说,胡静动用了八成修为以便抓牢乾坤日月刀,并试图挣脱吴峥抓在自己两手间刀柄上的右手。

    可是,让胡静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仅没有摆脱吴峥的手,反而感觉自己连同手中的乾坤日月刀一起,被吴峥那只右手给缓缓举了起来。

    放手,则乾坤日月刀就等于被吴峥夺走,同时代表自己输了一招。不放手,自己势必要被对方举过头顶。胡静心中已经不仅仅是纠结了,在巨大的恐惧之下,还有满满的恨意。

    恐惧自然是来自吴峥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修为。仅仅两招没用完,而吴峥只是出了一招。说起来,似乎连一招都不算。轻弹一指,与抓住刀柄算什么招式?此时胡静心中还是很清楚的。

    竟然自己就这样输了,而且是在八万御林军的注视之下。

    恨意却是针对纯机子道长的。到这时候胡静终于后悔为何一定要听信纯机子的话,逼迫贾奕禅位了。如果不争这个皇位,岂不就不用与吴峥正面为敌了吗?

    容不得胡静多想,当务之急是赶紧摆脱来自吴峥的威胁。不是没有看出来,吴峥明显摆出来一副猫戏老鼠的姿态。说白了,是做给自己带来的八万御林军看的。

    胡静再也不想当什么皇帝了,有什么会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呢?

    想到这里,胡静双手一松,并在被吴峥抓紧的乾坤日月刀刀柄上借力,身体凭空向远处下落的同时,也弹出去足有三丈距离。

    只是,不等胡静的双脚落地,如影随形的吴峥早已扔掉手中的乾坤日月刀站在下面等着他了。再想继续后退,已经没有了可以借力之处,万不得已之下,明知自己远不是吴峥对手的胡静,还是下意识伸出双手,向吴峥肩头拍去。

    胡静并没打算怎么着吴峥,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伤到吴峥,只不过是想,希望吴峥能够抬手格挡一下,以便自己再次借力。如此,就有希望退到御林军的队伍中,那么就有了一丝逃走升天的希望。

    胡静再一次失望了,因为吴峥并没有抬手格挡,也没有要攻击他因为凌空而无处借力身体的意思,反而脚下一动,再一次躲开了。

    不过,吴峥的右手却从腰间前伸,等在了胡静下落的途中。直等势穷力竭,胡静骤然下降的身体堪堪碰触到自己的指尖时,吴峥才微微曲了一下大拇指,当一股真气从商阳穴中输出,准确无误地点中胡静胸口的膻中穴后,手腕一翻,一把抓住了胡静的衣领,并没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摔倒在地而出丑。

    吴峥真的是出于好心吗?只有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胡静最清楚。如此的结局,还不如让他摔倒在地呢。那样的话,说明胡静还有再爬起来的一战之力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