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六百三十七 踏破铁鞋无觅处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一直深爱着宁云燕的萧英很想把宁云燕的尸骨迁入萧家祖坟,可是碍于礼教,却不得不接受现实。所以,吴峥借出巡之机进行祭祖的事宜,还是分做了两次。

    首先是前往萧家祖坟,之后才前往易县吴家堡祭拜母亲宁云燕,养父吴立鹏,以及祖母等人。

    十年前被沉塘侥幸逃离吴家堡的放牛郎吴峥,第一次返回时是以临山府六品学政的身份出现的。第二次则是以逍遥王的身份出现,这一次却已经成为了万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皇上。

    所以,得到消息的吴家堡百姓,无不早早在各家门口摆起香案,提前小半个时辰就跪在香案前等待皇上的御驾亲临。

    而作为皇上此次回乡祭祖御林军侍卫副都统的小霸王吴刚,则提前一步率领五百御林军进入了吴家堡。

    “爹娘,各位哥嫂快快起来,皇上有旨,我们家无需跪接。”

    一眼看到跪在自家门前年迈的父母和三位哥嫂,吴刚急忙上前一一拉起他们。

    “真的?!”

    “爹娘,我哪敢假传圣旨。”

    这是多大的殊荣?虽然如今的皇上是当年的放牛娃,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谁还敢小看吴峥?一时间吴刚父母哥嫂都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吴刚父母哥嫂之外,另外一个被吴峥特赦不需跪接的就是谢妙英。当然,捎带着吴友金夫妻也沾了儿媳的光。

    因没有看到吴立山,吴刚不能不问一句,因为他很清楚吴立山曾经对吴峥做过什么,也清楚吴立山对吴峥的许诺。

    “大婶,立山叔呢?”

    “失踪了。”

    “怎么说?”

    吴刚是知道吴立山跟随吴友仁前往清河一事的,所以听到谢妙英如此说,以为吴立山还留在清河。

    “年前回来后,跟随友仁大叔去了躺柳家堡就再也没回来。”

    “没派人去找吗?”

    “找了,可是毫无音讯。”

    顾不上说太多,安抚了谢妙英几句,吴刚就去安排侍卫把守吴家堡所有的进出道路,以保证即将到来的皇上安全。

    准时与辰时末进入吴家堡的吴峥一行,还是暂时选择在由祖屋改建的祠堂内。在吴峥的带领下,以皇后顾鸾为首,一次向祠堂内吴立鹏、宁云燕,以及其祖先上香磕头。

    “启禀皇上,祖坟处也已准备妥当。”

    “四哥还是回家团聚去吧,在这里不需要守卫。”

    “末将不敢。”

    “去吧,不要抗旨不尊。”

    吴峥不伦不类的话,差点让莫紫笑出声来。

    吴刚却不觉得好笑,反而感激的热泪盈眶。再次叩头后,才遵旨回家和家中父母哥嫂团聚去了。

    “刚儿,怎么没把媳妇和孩子也一并接来住两天。”

    “娘,玉儿和小超还要留在临山替皇上看守别院呢。”

    吴刚与甄玉儿去年春天完婚,如今刚刚生下儿子吴超,还不到三个月。虽然吴刚很想送甄玉儿娘俩回来,可吴峥在临山府的家中还有在那里养老的罗旭东,而且偌大的一所宅子也不能没人照看。不然的话,已经被吴峥调入京城,封为御林军副都统的吴刚早就把甄玉儿娘俩送回老家,或者接往京城去了。

    当留在祖屋祠堂的吴峥从替儿子洒扫看顾祠堂的吴友金口中得知吴立山前往柳林堡失踪的消息后,心中难免有所猜忌。最让吴峥不解的是,吴立山怎么会与吴友仁一起失踪了呢?

    因为午时后要去祭奠母亲和养父,也就没过多追问。可是让吴峥没想到的是,等未时前往祖坟祭奠返回后,谢妙英却早早跪守在祠堂前了。

    “谢家大姐快快请起。”

    顾柔是认识谢妙英的,闻声急忙上前把她拉了起来。

    谁知被拉起的谢妙英又再次跪了下去,并泣不成声地说道:“民妇请皇上救救戴罪之人吴立山。”

    “谢家大姐有话且起来说。”

    听吴峥没有一口回绝,谢妙英还是坚持跪在地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清楚之后,才站了起来。却说什么也不敢在吴峥面前就坐。

    “你是说两人是年前返回,而且是受吴继宗的嘱托前往柳林堡见一个什么人?”

    “是的,皇上。当时玉儿爹并没有告诉民妇,是后来听友仁大婶说的。只是大婶也不知道他们要去见的人叫什么名字。”

    “他们从清河回来时,可曾带来什么东西?”

    按照吴峥的猜想,吴继宗让吴友仁和吴立山返回可能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如此就极有可能带有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所以才会有如此一问。

    “这……,玉儿爹是带回来一件东西,只是临走时并没有带走。”

    “是什么东西?”

    “一个怪模怪样的小铜人。民妇,现在就回家取来。”

    说罢谢妙英跪下磕个头转身回家,很快便抱着一个一扎高矮的小铜人回来了。

    吴峥一看,眼睛顿时就瞪大了,伸手接过来左看右看,看了好半天才问谢妙英道:“吴立山当时有没有说这个铜人的来历?”

    “说了。”多少有些忌讳,不过想到人都不在了,还是果断说了出来:“玉儿爹说是从清河三爷爷服侍的主人房间顺手拿的。”

    吴峥心中有七八分肯定,手中的小铜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神秘司南车上的那个。因为其仰头看天的怪异模样,非常符合那四句颂子中的描述——东南西北都不看,抬头只看大漩涡。

    “谢家姐姐留这个铜人可有用处?”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