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六百三十八 得来全不费功夫
  • 记录
  • “来人。”

    “皇上,奴才在。”

    “速传吴刚前来见朕。”

    虽然不习惯,除了在顾鸾等人面前之外,吴峥还是极力学着以皇上的口吻说话。

    “是。”

    贴身太监转身离开不久,吴刚就一路小跑出现在吴峥面前,并跪倒在地道:“臣叩见皇上。”

    “平身。”

    “谢皇上。”

    “吴副都统,朕命你率领五百御林军把柳林堡团团围住。定要找到吴友仁与吴立山的行踪,不然,拿柳林堡中所有人问罪。具体事宜,由谢家姐姐告诉你。”

    “末将遵旨。”

    派出吴立山之后,因为祖屋改建的祠堂实在太小,根本容不下吴峥等人,又不远到别的地方过夜,便借助云岚的阵法,当晚赶往一百三四十里外的铜锣县下榻。

    只是象征性见了见铜锣县,以及来自临山府的地方官员,吴峥与众女一起用完晚膳,闲聊之间,话题很快就到了刚刚得到的小铜人上。

    “你们猜猜这个小铜人是做什么用的?”

    “皇上,难道真的是神秘司南车上的铜人吗?”

    本都是些聪慧异常的女孩子,早在吴家堡时,就从吴峥的表现中看出了一丝端倪,只是一直没有开口询问罢了。所以当吴峥卖乖似的问出后,云岚顺嘴反问了一句。

    “嗯,十有八九啊。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皇上,现在就差一件了吧?”

    莫紫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在看着低头不语的欧阳琴心。

    “是啊,早已有了能量源,车轮,车轴,再加上这个小铜人,就只差司南车的车架了。”

    看到莫紫的小动作,吴峥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要为难欧阳琴心的意思。

    接下来大家又聊了会别的,便纷纷告辞离开,只留下欧阳琴心一人,因为今晚轮到欧阳琴心侍寝了。

    “琴心,想什么呢?”

    “皇上,臣妾没想什么。”

    “真的吗?”一把把欧阳琴心那纤细而又玲珑有致的玉体搂进怀里,低头就吻了下去。

    良久,被吻得情难自已的欧阳琴心用力向后扬了扬头,才得以解放始终被吴峥纠缠不休的香舌,有些气喘地说:“皇上,臣妾还有一件嫁妆,吴郎现在要看看吗?”

    “不看,还有什么嫁妆能抵得过琴心?”

    说着,不管不顾有要低下头去,却被欧阳琴心抬手挡住了。

    “吴郎不看可不要后悔。”

    听到这里,吴峥不由心中一动,难道欧阳玉衡真的把神秘司南车的车架当做了欧阳琴心的嫁妆不成?

    “琴心?”

    从吴峥的表情中就看出来,对方应该已经猜到了。于是,欧阳琴心挣脱吴峥的怀抱,迅速从被太监和宫女搬进来的自己随身行李中翻出一个小小的黄色包裹,毫不迟疑地递给了吴峥。

    “皇上请看吧。”

    吴峥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一看,虽然从未见过神秘司南车的车架,可还是一眼就认定,这黄色包裹中的就是司南车的车架。随手包起来,放到旁边的座椅上,吴峥再次把脸色绯红的欧阳琴心揽进怀里,柔声问道:“琴心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想要我如何奖赏与你?”

    “琴心什么都不要,只要吴郎的心。”

    “好吧,今晚就把心送给琴心。”

    正值妙龄,又是如此清纯的欧阳琴心,虽然已经成为了吴峥的女人,可还是在吴峥刻意的温存下,一次次攀上高峰,几乎一夜都没能安睡,也不想安睡。

    “吴郎,吴郎,……。”

    情到浓时,欧阳琴心只会一遍遍呢喃着。

    “琴心喜欢吗?”

    “嗯,能做吴郎的女人是琴心一辈子最大的荣幸。”

    那种灵与肉完美结合所带来的愉悦,天下绝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抵御。意识海中,欧阳琴心的神魂恨不能像在观月亭中双修时第一次神魂交融那样,彻底融入到吴峥的神魂中去。

    “吴郎,吴郎,吴郎……。”

    在欧阳琴心一声软似一声的呢喃中,不仅是肉#体,就是两人的神魂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天亮之后,用过早膳,因为心中挂念着即将组成的司南车会带来怎样的奇迹,所以众人都心照不宣地急急上路了。在云岚阵法的帮助下,把所有的随行,以及护送队伍都甩在身后,没用三天时间就回到了京城。

    尽管非常想尽快把神秘的司南车组合起来,可还是被琐事给拖了后腿。因为身为右丞相的宁云冲第一时间求见吴峥,而且奏报的又是宁府已修建完毕,并请求皇上亲临府邸。

    这件事吴峥无论如何都不好拒绝,何况还有一直盼着这一天的宁小倩和宁小康呢。

    于是,带上宁小倩和宁小康,在宁云冲的引领下来到了修建一新的宁府门前,举头一看见没有悬挂匾额,吴峥马上就知道大舅父宁云冲的意思了。

    “皇上,老臣斗胆请皇上为府邸赐字。”

    “舅父平身,朕应允就是。”

    话音刚落,已经有人从门房中抬出来一块黑底金边却没有字迹的匾额,而且笔墨等也都已准备妥当。吴峥也不客气,拿起笔来,饱蘸用金粉调好的黄色液体,大手一挥,顿时龙飞凤舞又铁画银钩的“宁府”两字便跃然匾额黑色的底漆上。

    “臣宁云冲叩谢皇上荣恩。”

    当着远处围观的黎民百姓,当着随行的朝中大臣,皇上亲自站在门口为宁家书写匾额,这可是千古未有的荣恩。所以,宁云冲当即就跪下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