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946章 卖力讨好
  • 记录
  • 石清岩并没有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他握住母亲的手,说道,“妈,你别问了,我不想说。

    其实,离婚了也好,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季清吗?离了婚,你就不会整天生气了。”

    “你现在听我的话了?你早干嘛去了?孩子都有了,你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若是没有孩子,离就离了,张媛媛还会放鞭炮庆祝,可是现在有了糖糖,张媛媛怎么能让两个人离婚?

    虽然她刚才那么安慰儿子,她也知道,将来若是季清再婚,糖糖肯定和她们不亲的。

    张媛媛是真心的喜欢糖糖。

    “你告诉我,她到底有什么要求?”张媛媛问道。

    “妈……”

    “说!”张媛媛逼问道。

    石清岩表情犹豫,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下,说了出来,张媛媛脸色大变,石清岩忙说道,“妈,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答应季清的这个无理要求的!

    老婆没有了,可以再娶,母亲只有一个!”

    石清岩的话让张媛媛听在心里,觉得很舒服,她这个儿子总算是没有白养。

    “妈妈,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石清岩

    张媛媛没有动,石清岩看着母亲,柔声说道,“妈妈,你是不是担心我会答应季清的无理要求?我向你保证,就算是离婚,季清让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女儿,我也不会答应她的这个过分要求的。”

    “离婚不行!虽然季清不好,但是为了糖糖也不能离婚!”张媛媛一反常态的说道。

    “妈妈,你不是不喜欢季清吗?”

    “我是不喜欢季清!但是为了糖糖也不能离!”

    张媛媛想了想,季清那个坏女人那么讨厌自己,以后不让她们见糖糖,这种事情绝对干得出来。

    一个月见一次,张媛媛越想越觉得这是季清的拖延之计,时间久了,以后肯定不会让他们见了。

    糖糖也是石清岩的女儿,她凭什么这么做?

    “妈,现在离不离婚,我说了不算。”石清岩无奈的说道。

    张媛媛看着儿子,说道,“我明天去找季云冉!”

    “你找我岳母做什么?”

    “你别管了!”

    张媛媛起身打算离开,临走之前,她说道,“你也早点睡吧。”

    石清岩点了点头。

    张媛媛离开了,石清岩坐在那里,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离婚,石清岩从来都没有想过,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

    若是他说不离婚,以母亲个性肯定又要闹。

    母亲喜欢孙女,石清岩只希望母亲也好,季清也好,能够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各退一步。

    ……

    凌晨两点,季清被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季清连眼皮子都没有睁开,手在手机上乱按着,直接挂断。

    季清脸埋进枕头里,继续睡,手机又响了,季清的手摸着手机,想要挂断,结果却接了起来。

    “卷卷,我刚才听到孩子哭了,你去婴儿房看看,孩子是尿了,还是饿了。”

    为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糖糖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单独一个房间的,糖糖的房间按了监控,糖糖若是哭闹了,床头上的监视器会第一时间告诉她们。

    “卷卷,你听到了吗?”

    石清岩的声音像是催魂似的,季清是睡意全无,“孩子没有哭!”

    “可是我听到她哭了。”

    季清咬牙说道,“石清岩,你是顺风耳吗?你在石家还能听到糖糖哭了?”

    “你去帮我看一眼,否则我今天晚上睡不着了。”

    “爱睡不睡!”季清挂了电话,懒得搭理这个神经病。

    手机又响了起来,季清直接关机。

    石清岩回了石家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带孩子,糖糖虽然很乖,可是季清还是累得不行,晚上睡觉的时候,手腕子还疼。

    季清只想好好睡一觉。

    季清彻底的睡过去之后,突然感觉有人在摸她,她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巴掌打过去,就听到啪的一声。

    “卷卷,是我!”

    “石头?”

    “你下手怎么这么狠?”石清岩说道。

    季清拧开了床头灯,就看到了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刚才她下手确实重,石清岩的脸上还有她的手掌印。

    “石清岩?”

    石清岩没有管自己的脸,他没有给季清多少考虑的时间,直接捅了进去。

    “痛……”季清还没有适应他,就被他给侵入了。

    凌晨三点,这个时间点,整个城市都陷入了睡眠之中,季清也不例外,她大脑还不清醒。

    “石清岩,你做什么?我们都要离婚了?”

    石清岩一边动着,一边说道,“我们现在不是没有离婚吗?”

    “你出来!”

    “不!”石清岩一反常态,强硬的说道。

    “石清岩,你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我只要你!”石清岩嫌季清话太多,吻住了她的唇。

    季清自然是不乐意,季清会武功,石清岩也会武功,但是男人在力量上天生就占有优势,更何况季清此刻处于劣势。

    石清岩太清楚她身体的每一处敏感点,季清很快就屈服了,发出了美妙的声音,勾得石清岩心里直冒火。

    “快点,再快点……”季清在床上向来坦诚,不知道扭捏为何物。

    石清岩却停了下来,季清睁开眼睛,不满的看着他,“你为什么停下来?”

    “你还要和我离婚吗?”

    季清生气的说道,“出来!”

    石清岩真的听话的出来了,季清感觉到了空虚,石清岩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粗喘着气。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