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章 被逼跳海
  • 记录
  • 海上的天空阴沉着,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一望无垠的大海上,波涛翻滚,一艘豪华游轮的尾部,美丽的季云冉被逼到了船尾。另一个同样美丽的女人手中则拿着一把漆黑的手枪,正对着那个被逼到船尾的女人。

    “季云溪,你要杀我?”季云冉问道。她的语气还算是镇定,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有多震惊,还有害怕。

    一个是她的准未婚夫,一个是她没有血缘的妹妹,这两个人居然把她骗到这里来,联手要杀了她。

    季云冉的心冰冷,如果她今天死了,回去,他们会怎么说?

    他们肯定会告诉大家,这是一场意外。

    而她,季家的大小姐季云冉就这么白死了。

    “季云冉,你不该回来。”季云溪看着季云冉的目光,恨不得吃了她。

    “为什么?”

    “因为有我了,你是多余的。”

    面前的女人叫季云溪,二十年前,她们在同一家医院,同一天出生,命运却给她们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

    因为护士的失误,她们被调换了身份,季云溪成为了季家大小姐,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她这个真正的季家大小姐却被送入了孤儿院,后来被贫穷的养父母收养,13岁那一年才被季家找回。

    “多余的?”季云冉冷笑,她冰冷的,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面前贪心不足的女人,“季云溪,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所有的一切本来都是属于我的!”

    “……”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哪里会有现在锦衣玉食的生活?

    多余的?

    季云溪,你才是那个多余的!”

    “很快就全部都属于我了!”

    季云溪对着她举起了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像是命运的另一把无情的刀,要扼杀她花一样的年华。

    她怎么甘心就这么死掉?

    季云冉美丽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水蒙蒙的雾气,楚楚动人,她望向了她的未婚夫左瑞林,如果今天她不死,下个月他们就要变成夫妻了。

    多可笑,现在这个即将变成她丈夫的男人,居然要动手杀她。

    “瑞林,你也要杀我吗?”

    季云冉的声音带着一丝悲凉,就那么哀怨的,心碎的看着左瑞林,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她要搏一搏。面前的男人,也许就是她的生机。

    “云冉……”

    季云溪看到左瑞林眼中的一丝动摇,心头嫉妒的火腾地一下子烧了起来,她朝季云冉开枪,慌乱中,子弹擦着季云冉的胳膊划过,她白皙的胳膊上被血染红。

    “啊,好痛。”季云冉毫不掩饰,将自己脆弱、狼狈的一面呈现给他们看,她知道他们想要看到什么样的季云冉。

    “季云冉,看在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姐妹的份上,我今天给你一条生路……”季云溪笑容残忍,像是一条毒蛇,随时要咬死她。

    季云冉逼着自己镇定,她问道,“你会这么好心?”

    海上忽然刮起了大风,雨骤然落了下来,雨下的很急,很大,冰冷的雨水砸在身上很疼,季云冉的身上很快就湿了,湿透的衣服贴着她的皮肤,勾勒出她美丽的身形,左瑞林喉结滚动了一下,强迫自己不要心软。

    季云冉必须死!

    因为季云冉太聪明,季云冉不死,只会坏了他的大事。

    左瑞林开口道,“你在做什么?赶紧杀了她!”

    这句话,让季云溪高兴了起来,“瑞林哥哥,你舍得?”

    左瑞林多情的眸子看着季云溪,轻声说道,“你今天如果不杀了她,那么下个月,我就要娶你姐姐了。你舍得我娶别人?”

    季云然摇头,“不!你不能娶其他任何女人!你是我的!”

    左瑞林的手抚摸上她的面庞,她被雨水打湿的脸庞,像是一朵雍容的牡丹,同样的美丽,但是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瓷娃娃,少了灵魂,不像季云冉,美丽狡猾,让男人充满了征服的欲望。

    面前的狗男女在季云冉面前调情的时候,季云冉也没有闲着,她背在身后的手,解开了船舷上的一个救生圈,然后她悄悄的爬上了船艄,还没有等她跳下去,枪口又一次对准了她。

    “季云冉,我今天给你一条活路。你跳下去,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命够不够大了。”

    这本来就是季云冉的打算,没想到季云溪居然也是这么想的。

    左瑞林阻止道,“你疯了吗?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就这么杀了她,太便宜她了!这种鬼天气,这片海,有鲨鱼,有海盗,我就不相信她能活下来!”

    原来不是季云溪好心,是想临死之前还在折磨她。

    “你们骗我来这里,早就计划好了杀我?”季云冉问道。

    “当然。你真的以为瑞林哥是来陪你散心的。”季云溪看着季云冉,一脸的挑衅,那眼神明确的告诉她:季云冉,你的男人早就被我给睡了,你这个白痴。

    “瑞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如果你喜欢的是季云溪,不想娶我,你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死缠烂打。为何一点活路都不给我?”

    季云冉和左瑞林是商业联姻,根本就没有爱情,所以季云冉说这些话,不痛不痒的。一个男人而已,而且还是一个不爱的男人,她不在乎。

    左瑞林看着季云冉美丽的面庞,眼神颇为复杂,让人难懂,“云冉,你太聪明了,早晚会坏了我的大事的。”

    “大事?”

    季云冉想要知道,左瑞林却不肯再说了。

    “什么大事?”季云冉必须知道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