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一掌
  • 记录
  • “鹏飞?!!!”

    见到雨鹏飞竟然就这样死了,雨族之人全都怒发冲冠,一个个杀气澎湃的望着叶玄与石昊,仿似要将两人生吞活拨了一般。

    “好,好,好,竟敢杀我雨族长老,今日就算是付出代价,我雨族也必斩你!”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全身散发着蒙蒙雾气,望着叶玄,神色森然,语气之中杀气毕露。

    “你们这些家族,杀人的时候,还要人家伸长脖子等你们来砍,我看是嚣张霸道惯了。”叶玄依旧坐在蒲团之上不为所动,只是冷笑的道。

    “嚣张跋扈又如何?我雨族纵横荒域数千年,谁敢不服?”另一个雨族的长老也站了出来。

    “不管如何,今日你难逃一死,大家一起布阵,先杀了他再说!”最后,一个老者出现,右手一挥,只见一套阵旗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这套阵旗一经出现,虚空顿时一阵,成片的符文弥漫虚空,每杆阵旗都飞快的涨大,雷鸣电闪,想要将他们困在其中。

    这样的阵旗,让许多强者惊然,他们可以看出,这套阵旗威力不俗,恐怕就连王候境的强者被困其中,都无法马上脱困。

    不过,却见叶玄伸出右手,朝着那套阵旗微微一抚,阵旗之上的符文陡然消失,而后叶玄伸手一慑,那套原本已经涨大如山岳般的阵旗又飞速的缩小,而后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噗!~~~

    在那套阵旗被叶玄随手收走之后,雨族的那个祭出阵旗的长老直接一口老血喷出。

    “什么,竟然随手收走了王候境强者祭练的阵旗?!”

    “这个人什么来头,修为恐怖至极啊!”

    远方围观的诸强,在见到叶玄竟然随手收走了一套由王候境强者祭炼而出的阵旗,全都心中一震。

    “这套阵旗不怎么样啊,恐怕困普通铭纹境也不过片刻而已!”将那套阵旗收在手中看了看,叶玄摇了摇头,突然双眸有两束金光射出,化成一片符文融进阵旗之中,整套阵旗陡然暴发出恐怖的威势,但是倾刻间便又恢复了过来。

    “刚才他在做什么?为什么我感觉那套阵旗似乎威力变强了?”

    “这人的修为太恐怖了,刚才他竟然随手重新将那套阵旗炼制了一遍,现在那套阵旗,威力绝对比之前强上数倍,恐怕现在哪怕是王候境巅峰的强者,想要破这套阵旗也绝对不容易。”立于行宫之前的火皇化身突然开口道。

    “什么?!”火皇化身的实力有目共睹,现在他开口,诸强自然不怀疑他的话,只是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

    想要祭炼出这一套阵旗,哪怕是尊者境的强者,恐怕也要费上一些时间和气力,可是见叶玄竟然随手炼制了一翻,过程也只在眨眼之间,这修为该要如何的恐怖?

    难道眼前这名青年,竟然是一名神灵境的强者不成?

    “好了,这套阵旗现在的威力还过得去,来,小不点,就当是叶叔送你的见面礼了,拿去玩!”没有理会周围众人震惊的目光,叶玄随手将这套阵旗丢给了身旁的石昊。

    “谢谢叶叔!”石昊也不客气,他可是知道叶玄可是连朱厌还有火云雀这种至尊凶兽都抓回去看守村子的,这套阵旗在别人眼里的确价值连城,但在叶玄眼里,与一个小玩具也差不多。

    见到叶玄随手将这套威力恐怖的阵旗丢给石昊,又听到叶玄说的话,周围那些王候者强者全都无语了。

    威力还过得去?

    拿去玩?

    他娘的,这逼也装得太狠了吧?

    一套可困王候境巅峰强者的阵旗竟然如玩具般扔给一个孩子,众王候境强有一种自己苦修数百年,还不如活得像条狗的感觉。

    “昆族、离族、蒙族、渊族,此人修为高深,又是那奶娃的长辈,此次百断山中,奶娃可是杀了我等所有天才弟子,那可是我等下一代的希望,你们难道不想为后辈子弟报仇吗?”这个时候,雨族的长老终于意识到叶玄的修为单凭他们是无法应付的,所以开始鼓动起同样有天才弟子被击杀的四族。

    “我蒙族誓报此仇!”蒙族的长老一想到死在百断山的后辈,一个个都愤怒之极。

    “我昆族的血不能白流,必须让他们血债血尝!”昆族的长老咬牙切齿的道。

    “我渊族绝不是任人宰割之辈,奶娃必须死!”渊族的人也道。

    “既是如此,那我们一起联手,祭出最强手段,今日誓杀此獠!”

    五族联合,杀气腾腾,无数的宝光冲霄而起,只见五族的高手全都祭出了自己的宝具,宝术,空气中充满了肃杀之气。

    “你们都商量好了吗?”五族的动静,叶玄早已知晓,不过他却没有阻止,而是静静的坐在蒲团之上观看着,仿似这只是一场滑稽的表演一样,根本没有将这些人的联手放在眼中。

    “魔头,你后辈屠我族弟子,你又杀我族长老,如此恶行,天下共诛,今日我五族联手,替天行道,诛杀你这个魔头!”一个雨族长老一脸正气凛然的大喝道。

    “嗤!~~”听着那雨族长老的话,叶玄不由嗤笑一声,冷笑道,“就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也想替天行道,正好,你们追杀我的弟子,这一笔帐今天我也一起跟你们算一算,省得你们以为我叶玄的弟子好欺负!”

    说完,叶玄也不再跟这些人废话,右手伸出,手掌迅速变大,仿若一座太古神山一般,遮天蔽日,无尽的符文密布其上,恐怖的气息与威压令所有人都一阵心悸,纷纷飞身逃离了那片地域。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