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051章 秦十四?天道真谛!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识仿佛真的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某种东西,一点点的,精神力呈现着波纹的状态释放出来,它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它并不知道,这种感觉,人类把它名为喜悦。?

    “其实在你的思维里,一直有着很强烈的**,它曾经主导着你的行为,因为它,你夜不能寐,痛苦与煎熬并存的让你讨厌这种感觉,不过,你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它,知道为什么吗?它将掠夺你的一切,让你失去所有。”

    男人很和蔼的声音响起来,当他叙述着这种感觉的时候,忽然在这团意识之中再次闪过一道强烈的波动。

    这让它感到在自己的核心内部有一种东西要爆出来,但无可奈何的却是它不知道该怎么泄,其实这种情绪,被人称为恨。

    “看来你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啊。”男人的声音再次从白光之上传出来。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所不喜欢的感觉,虽然你讨厌它的存在,但你却不得不为了它而去守护,你可知道,当你守护的东西开始渐渐的依赖了你,而你却已经不忍心摆脱掉它对你的依赖时,你还愿意舍弃它吗?”

    “我…我不愿意…”

    男子的笑声毫无感情的充斥在这空间之中,不久,他朗朗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爱的同时,你知道如何去给予,恨的时候,你又懂得如何去释然,你追求的名为期待,当你得到的时候,自然会感到喜悦。可你知道,在这喜悦之中,怎么就没有爱或恨呢?当你放开的时候,你会现一切都已经成空,在这个时候,你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

    这句话,玄奥颇深,但听起来却是极为通俗易懂。

    “我…什么也没有想到…”

    其实,这并不代表它什么都没去想,而是因为,他想到的,正是“空”之一字。

    世事轮回,一切有因皆有果,若无因,便亦无果,一起的存在,都是那么的合理,这一切,都不出一个循环,这是一种不变的法则。

    当男人教会了意识去期待时,让它感受到了喜悦,从喜悦之中,他知道了什么是恨,可在恨之中,爱的真谛却是从中顿悟,当得知道爱与恨来之不易的宝贵,它学会了守护,在守护之中,却又明白了放释。

    最终,它明白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在这生生不息循环之中,只有一个东西,它永恒存在,恒古不变,那就是法则。

    “你心中所想,可是法则二字?”

    “没错…”

    “那我告诉你,你所领悟的法则,其实它是真实存在的,这,即为天道!”

    “这?就是天道?”

    因果循环,生生不息,天道法则,轮回不止。

    “可是,我叫什么名字呢?”

    当意识问出了这样的询问,突然再次传来了男人的笑声,这是它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想要知道自己存在的目的,存在的意义,它因何而存在。

    当郎笑声渐渐的停止,男子的声音方才再次传进这团意识之中。

    “记住,你有一个独属于你的名字,你叫秦霜七!”

    “我叫秦霜七?”

    一瞬间,这道意识的精神识海瞬间炸开,一时间,所有的记忆碎片全部如拼图一般在秦霜七的意识之中呈现,随着记忆的填充,这团意识的精神之力以恐怖的度增长着,直至蔓延几千里,万里,数十万里。

    在这一刻,不禁全部的记忆填入了秦霜七的脑海,就连这大千世界的五彩缤纷都出现在他的意识之中,他深刻的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之中,他存在于每个角落,这种感觉是无比的清晰,就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感应一般。

    秦霜七在主意识控制之下,将这种感知全部收回在极小的精神波动之中,思维转动之下,他将这种介质称呼为“心神之力”。

    当主导思维的意识觉醒之后,秦霜七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只是这一刻白光却从他的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黑暗,在这黑暗之中,他感觉到一种强有力的束缚掩埋着他,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记忆调回到他沉睡的前一刻,一座巨大的山峰直接将他的身体掩埋,让他的身体已然化作了大地的一部分,并被深深的掩埋在其中。

    “也许你应该尝试着再次看清我…”

    就当秦霜七感到无力适从的时候,在他的心中再次传出了这个声音,这时,秦霜七的意识中,终于多出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是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秦霜七内心涌起一丝极大的震撼,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曾出现在他梦中的那个神秘却又熟悉异常的男人。

    “这一次,并不是你的意识想到我,而是我真实的面对着你,怎么,既然你已然领悟天道之秘,还不能猜到我是什么人吗?”

    一道不可思议的思绪在秦霜七的心中一闪而过,他的声音几乎已经不再沉着冷静了。

    “你,你是我的父亲!秦十四!你不是已经…”

    这一刻秦霜七的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真的无法去相信,这个一直都出现在他心中的影子,就是自己的父亲,秦霜七。

    如果爱了秦霜七可以流泪的话,恐怕早已经泪河奔涌了。

    “父亲,难道你还活着吗?可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见到你?”

    秦十四朗声一笑,他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与秦霜七心中的印象格然不同,他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身体强健,眉眼浓黑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