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炼器
  • 记录
  • read4;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www.shude.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四十三章炼器

    越半年敌从西来。? ? 要看??书? 凶。

    苏少言所能预见的,归纳起来,也就这一句话而已。

    只是除此之外,苏少言的脑海之中,闪过似是而非的画面。这都是可能存在的未来。

    苏少言虽然合自己与落红尘两人之力,所推演出来的,不过是模模糊糊,很不清楚。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

    未来无限可能。即便是让洞天修士来推算,他推算出来的东西,也只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只是苏少言功力不纯,推算的也太模糊了一点。

    苏少言与落红尘再也坐不住了,两人从闭关之处出来,径直来找天璇之。

    结果天璇之也在闭关不出。闭关之时不好打断,苏少言与落红尘只好留下音讯,寻人将最近所有的大事,全部汇总在自己的手中,两人一一浏览,尤其重视西方的消息。

    苏少言一条一条的浏览过去,也许是苏少言与落红尘神交之后,神魂之力,大为茁壮。或者是因为苏少言修行了《紫微斗数》,一眼看过去,从这些人名之上,都能看出些许异样。

    看到一个人名的时候,苏少言猛地一愣,却见这名字,大放金光,再看去,却变成平平常常的墨字。

    苏少言决计不相信自己会看花了眼。自步入仙道以来,苏少言对身体的控制,早已到了入微的境界,一眼看过去,从没有出错的地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花眼的可能。

    苏少言抚摸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正是,俞青阳。挑出所有关乎俞青阳的案卷,一一判读,脸色越发凝重。

    俞青阳这个人在数月之前,还名不见经传。可以说是默默无名之人,但是陈都一朝覆灭之后,俞氏部落的族长立即退位让闲,俞青阳成为俞氏部落之主。

    他继位以来,不过数月之间,俞氏部落发展迅猛,一连吞并数个大部落。苏少言仔细看其中过程,却发现俞氏部落与这些部落战斗的时候,每每在势均力敌的时候,突发逆转,俞氏就紧接着大胜对手,降服者甚重。

    苏少言冷哼一声,心中暗道:“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还是巧合,当别人是傻子啊。俞青阳此人必然隐藏了实力。”

    苏少言看大地部落的扩展范围,四大长老四面出击,一并降服了数十个部落,实力之强绝对不下于俞氏。? 而且苏少言算计双方的位置,能在半年之间,威胁到大地部落的也只有俞青阳了。

    只是刚刚的金光到底是什么?苏少言一时间揣摩不透。

    正在思忖之间,门外又人出声道:“老师,您找我吗?”

    苏少言猛地抬头说道:“璇之啊,进来吧。”

    天璇之推门而入,苏少言一见,不由的暗暗惊奇,却见天璇之浑身精气勃发,不能自制,显然是修为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一时间不能控制,更让苏少言惊奇的是,天璇之在武道上的天分之高,虽然苏少言没有见天璇之出手,但是只从天璇之进门的一举手一投足,就知道他在武道上,已经颇具火候了。

    苏少言不由的说道:“好资质。”

    天璇之说道:“师傅教导的好。”

    苏少言说道:“这《武经》修行的人很多,但是能有这般进度的却没有几个。不要妄自菲薄。”

    天璇之心中暗道:“如此神功秘典,修行的人也很多,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啊,我这个师傅真的很神秘啊。”

    苏少言说道:“你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问了。”

    天璇之不过略略问了几个问题就不再问了。苏少言不由的惊奇的问道:“你没有问题了?”

    天璇之摇摇头,说道:“《武经》之中解释的已经很详细了,我不需要再问了。”

    苏少言不由的对天璇之的天才程度重新认识了一下。

    其实也不全是天璇之的天才,也有两个世界不一样的认识造成的。在神州师傅绝对是有问必答,甚至跟踪教授。但是在上古界之中,巫术根本不成体系。每一个修炼的大多时候只适合他自己。也就是他也不保证,自己教授给弟子的,对弟子来说是对是错,也就造成了上古界之中,教授弟子,最注重教授弟子的独立性。自己去寻找自己的答案。

    而且《武经》不同于上古界的功法,可以是神州武道集大成者,或许在深度上不够,但是用来打根基,却是最完美不过了,里面体系清晰,条条道道都说的明明白白。毫无含糊之处,以天璇之的资质,自然不难读懂。纵然有不懂之处,也会自己研究明白。不会来问苏少言的。

    苏少言也没有深究的意思,他今日来,本身就不是来为了天璇之的修为而来的。? ??

    苏少言说道:“我有一事,需要告诉你,半年之后,部落有大敌从西方而来,大凶。”

    天璇之听了不由的一愣,随即激动的说道:“师傅,你会预言术吗?”

    天机莫测,在巫术之中,预言之术,也是最难的一种,否则陈都之中,但凡有一个对预言术有所精研的强者,就不会让敌人打了过来,这里还不知道。

    所以天璇之,听了苏少言之话,第一反应并不是为半年之后的灾难担心,而是为苏少言会预言术感到大为惊喜。

    苏少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推演之术,最后只好模模糊糊的认下这个预言术。随即苏少言说道:“关于预言术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说这劫难之事。”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