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十二星宫剑
  • 记录
  • read4;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www.shude.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四十四章十二星宫剑

    所谓之十二星宫大阵,其实是周天星宿大阵的一部分。不过如果能完全发挥出十二星宫大阵,其威力也非同小可的。

    星宫者,星宿之别称也。

    所谓之十二星宫是就是指专门神州专门对应各地的十二分星。

    只是上古界与神州星宿大为不同,虽然以十二星宫称之,却与神州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苏少言这半年以神州天文之道,从新归纳总结,此刻的他也无法将十二星宫阵完全布置出来。

    当然时间短,任务紧,有一些小瑕纰,也是在所难免的。不用太在意。

    苏少言现在所有做的就是炼制法器。

    以神州之法炼制出来的法器,引天地之灵,千锤百炼而出,一出世本质上就已经胜过了不少天氏所谓之神兵。苏少言心中也暗有计较,道:“神州之中,有器修之道,讲究人器合一。虽然不成大道。但与神兵天氏的法门有所相似之处,如果可以将两法门合一,是不是就可以速成大批高手。

    苏少言领悟道他最大的武器并不是自己的一身修为,而是他大脑之中的知识,心态大变,已经将自己放在幕后。不欲亲自出手,而是假手他人而为之。

    这十二星宫大阵,就是他的第一个实验品。

    落红尘得了苏少言的嘱咐,就远远的离开了,其实也没有走开多言,就另一个山头遥遥的看着这座火山,感受到苏少言的气息,为苏少言护法。

    苏少言不由微微感动,心中暗道:“我不能让师姐失望啊。”随即心思一凝,摒除杂念,一心一意的沉浸于炼器之中。

    苏少言先什么也没有做。而是闭目沉思,将他所有看过的炼器之道,在大脑之中过了一遍,过了一日陡然睁开了眼睛。

    苏少言双手一合,一个肉眼可见的光球出现在苏少言的手中,苏少言轻轻的向地下一按,整个光球,缓慢而坚定的没入岩石之中,光球所过之处,岩石都被光球硬生生的打磨出一个洞来。

    光球坚定的向下沉,这洞也就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慢慢的深到看不见,但是苏少言还能感应到光球的气息。

    不过片刻苏少言眼睛之中,精光一闪,光球的气息消失了。

    苏少言知道已经打通地脉了,他伸手虚抓,道:“起。”呼呼的风声,这个锅盖大小的洞穴之中,拼了命的窜了出来,不住的响起呜呜的风声,好像是怪兽的吼叫一样。

    而且周围的气温越来越热,一道模糊的红光从这洞穴之中射了出来,不过片刻光芒大亮,无数火焰冲了出来,一瞬间整个石室就好像是火焰地狱一样。

    苏少言不慌不忙,早有准备,一只手陡然按了下去,一道密密麻麻的写满符文的透明大网陡然出现,被苏少言给按在了地上,瞬息之间洞穴之中的火焰被按了下去,稳定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道普通的篝火一样,完全看不出是从地脉之中沟通出来的地火。

    地火稳定下来之后,苏少言一拂袖,无数材料全部射了出来,分门别类,各按次序,摆满了半个石室。

    苏少言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随手拿一块精铁放在地火之中。

    苏少言的神魂之力发挥作用,这一块精铁坚定的悬浮在地火之中,在地火的燃烧之中,一点点的变得通红起来。

    苏少言暗道:“不行这地火的火力还是有些小。”却不见他有何动作,整个地火的颜色陡然一边,由红色缓缓的变成了紫色,由紫色慢慢的转换为青色,所谓之炉火纯青,就是这个地步,也就是凡人能炼制的极限了。

    但是对修士来说在,这才刚刚开始。

    这团火焰被拘束在弹卵之地,颜色却越发透明,不过片刻,火焰上的颜色去尽,如果不是炽热的温度。可被扭曲的空气,所有人根本就看不出这还有一团火焰。

    苏少言刚刚打在地上的禁制,本来就要控制压制提纯地火的功能。不过能提纯到这个地步,也是这个禁制的极限了。而且苏少言不过是炼制一些地巫能用的神兵,换到神州不过是筑基期修士能用的法器,用这样的火焰就已经足足够用了。

    果然在这样的火焰之下,这块精铁瞬息之间,化为通红的铁水。

    在苏少言的控制之下,这铁水在火焰之中不住的翻滚,不时有黑色的杂质被火焰完全的气化。慢慢的精铁在苏少言的控制之下,变成几乎透明,但是带这一丝嫣红的液体。

    苏少言暗道:“火候差不多了。”他手上一招,有数种材料投入火焰之中。

    不过片刻这数种材料也像精铁一般,化作一团液体。苏少言将所有的液体融化在一起,随意的一整合,就化作一柄长剑的摸样。

    苏少言手一按,所有火焰瞬息之间,又缩回洞穴之中。

    苏少言一只手按住这柄长剑,瞬息之间一道寒气布满了整柄长剑。本来炙热无比通红的几乎在流淌的长剑,瞬息之间,就化作青黑色的长剑。

    苏少言手指轻轻一弹,叮当。悦耳的剑鸣之声响起,苏少言手一挥,一道剑气透过长剑射了出去,在石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苏少言一剑未完,又是一剑,一剑重过一剑,等第三剑的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这柄剑从中断绝。

    苏少言暗道:“不行啊。”

    这是最基础的炼器手法,其实不管是多么高深莫测的炼器手法,都是在最基础的炼器手法上面改进而来的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