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716章 不是堕落 是复仇
  • 记录
  • “师傅,谢谢了!”

    燕京的夜,尤其是华灯初上时分,总是美得像天堂。

    这里是燕京最负盛名的夜生活区域,白晴下了出租车,穿过拥挤的人流和车流,径直走向马路对面的豪门俱乐部。

    霓虹灯下,白晴美得令人窒息,引来无数异性的侧目。

    白晴毫不介意,一个媚眼抛过去,瞬间让男人神魂颠倒,不知所云。

    “哎呀!”

    忽地,白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名男性。

    好坚硬的胸膛,坚硬的就像是铁打的一样。

    “帅哥,不好意思啦!”

    白晴嫣然一笑,便想绕开对方。

    不料男子一把将她抓住,并且将她拉回来。

    白晴见男子面无表情,多少有些慌乱,说道:“我刚才是不小心撞了你,可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无名用陌生的目光看着白晴。

    对啊,他是无名,他和白晴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能不能先把手放开,我被你抓痛了!”白晴挣扎了几下,无奈对方力气太大,她根本挣不开,只好让对方主动放开。

    当无名把白晴的左手臂放开后,白晴白皙的手臂上,赫然多出了一道红色的抓痕。

    “真是奇怪!”白晴怒怒小嘴儿,随即从包包里拿出几张钞票,说道:“这些够不够?!”

    “我不要钱!”无名摇摇头。

    “嫌少?”白晴只以为对方嫌少,只好再多拿出来几张。

    “我说了,不要钱!”

    “这可是你说的,那麻烦你别再纠缠我了,否则我就报警了!”白晴没好气地瞥了对方一眼,转身就走。

    “你去这种地方做什么?!”无名看到白晴要去的地方是夜总会,马上皱起眉头。

    闻言,白晴为之一愣,为什么感觉这个男人不只是问她问题,更像是一种关心?

    白晴转过身,上下打量几眼对方,暗自否定了这个错觉。

    不错,白晴认为不过是自己多想了,一个素未谋面过的年轻人,怎么会关心她?

    白晴抱起膀子,转身自嘲地笑了笑,说道:“那我问你,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无名不想回答,因为他向来最厌恶这种场所。

    “这是你们男人寻乐子的地方,我一个女人来这里,当然是上班了,而我的工作就是帮你们男人寻乐子,不然还能做什么?”白晴看到对方木讷的样子,见惯了那种风流成性的男人,不免觉得这种男人……有些可爱?

    白晴本要走,忽地产生了一个念头,走回到无名身前,两人的身体几乎快要紧贴在一起。

    “我叫白晴,你呢?”

    “无名!”

    “无名?是没有名字,还是就是叫无名?”

    “就叫无名!”

    白晴耸耸肩,这个男人不仅说起话来奇怪,连名字都这么与众不同。

    随即,白晴指了指豪门俱乐部的大门,说道:“无名,我猜你以前肯定没来过这种地方,不如我带你进去玩玩怎么样?”

    白晴见无名犹豫,便马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花一分钱,你只需要帮我保管一样东西!”

    白晴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没被人跟踪,便从裙底下掏出一个用黑色胶布包裹的物件。

    显然白晴并不想让人知道这是什么物件,所以才包裹的这么严实。

    如若白晴给别人,确实看不出是什么物件。不过无名不同,白晴刚拿出来,他就闻到了一股火药的味道。

    这是子弹的气味!

    无名掂量着重量,更加确定,这是一把手枪!

    “记住了,你只需要帮我保管好它,绝不能拆开看!”白晴把手枪放进无名的上衣内口袋,“你就当它不存在,我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找你要!”

    白晴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为了避免引起无名的怀疑,莞尔一笑,亲昵地挽住无名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走吧,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白晴只是随口说说,可她万万没想到,无名真就没拒绝。

    可白晴殊不知,此刻无名早就握紧了拳头。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会堕落?”

    “不,你没有堕落,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复仇的欲望!”

    二人走进豪门俱乐部后,马上有人上前搜身,不过只搜白晴,不搜客人,是这里的规定!

    所以,这才是白晴把手枪放在无名身上的原因么?

    白晴对这里似乎已经很熟悉,她所熟悉的,不仅仅是同事,还有不少客人。

    这些人和白晴打着招呼,可是他们看白晴的眼神,全都充满了鄙夷和讥笑。

    甚至有些客人,还会在白晴身上揩油。白晴看似一笑而过,可每每当她低头的瞬间,眼中都会闪过一道寒芒。

    “她就是白鲸的女儿,白大小姐吧?长得可真漂亮啊,身材也不错。”

    “可不就是白大小姐么,世事无常啊,曾经贵为白大小姐,那是何等的风光,可谁能想到现在她会沦落到在这种地方求生!”

    “这是韩先生的意思,她别无选择。不得不说,韩先生羞辱人的本事,真是一绝啊!”

    ……

    ……

    白晴为无名开了一间包厢,不过前一秒,白晴对无名还是小鸟依人,可是后一秒,也就是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白晴就变得一脸冷漠,连话都不说一句,直接走近了包厢里的卫生间,并且直接把房门反锁上。

    哗啦啦!

    隔着门,无名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