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718章 一个不留
  • 记录
  • 白晴只是无力动弹身体,神志是清醒的,无名走后没多久,她便隐隐听到外面不断传来凄厉无比的惨叫声,甚至还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

    “他……究竟在做什么?!”

    白晴用尽全力,从沙发上摔下来,明明摔得很重,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疼。

    白晴趴在地上,艰难地向门口移动,在她移动的整个过程,外面凄厉的惨叫声不曾间断过,一直在持续。

    而那股血腥味道,似乎已经变成了死亡气息。

    终于,白晴好不容易移动到门口,房门没锁,可她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还好门的中间有一块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得到外面。

    不过玻璃距离地面有一定的高度,白晴必须坐起身子。

    又不知花了多长时间,白晴终于坐起身子,此时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透,仅剩不多的体力,也彻底耗尽了。

    白晴粗喘了几口,而后透过玻璃看向外面。

    入眼的一幕,让白晴马上倒抽一口冷气。

    门外的走廊里,鲜血汇成了一条溪流,向低洼处流淌着。

    甚至白晴还看到几具还未冷透的尸体,在这些死者身上,看不到什么明显的致命伤,却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吐血不止,好似体内的鲜血,已经被吐的一干二净。一定是这样,不然的话,外面为什么已经变得血流成河?

    这个时间,正是富豪俱乐部高峰时段,就算不加上客人,只是这里的员工,至少也有上千人。

    上千之众的血,足够血流成河了!

    “难道……都是无名做的?!”

    白晴的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出那个陌生男人的面孔,只是这时候,对方如同一个地狱而来的魔鬼,让白晴毛骨悚然。

    此时此刻,无名已经杀到了第四层楼。

    不错,无名是从第一层楼杀上来的。

    在杀人之前,他只会问两个问题。

    “姓韩的在哪儿?!”

    “认不认识白晴?!”

    只要对方不回答姓韩的在几楼,或者认识白晴,无名全都格杀勿论!

    不告诉他姓韩的在哪儿,就是跟他作对!

    而他要让这里所有认识白晴的人,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只有这样,才不会再有人知道白晴在这里的历史,白晴也才能重获新生!

    “大哥,别……别杀我啊,我给你下跪,我求你了,别杀我行不行?”

    一名男子跪在无名脚下,在他的膝下,也已经是血流成河。

    男子本是负责安保的头头,准确的来说,凡是有人来这里滋事,都是他带人摆平。

    放在以前,他是相当威风的。可是这一次,他再也威风不起来了。因为这次来闹事的不是人,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且他手底下近百十号子兄弟,逃的逃,死的死,几乎全军覆没,他躲藏在一个包房的厨子里,没想到还是难逃一劫。

    “大哥,您是找韩先生对不对?他在五楼,如果您可以饶我不死,我可以带您上去。”

    “你在跟我讨价还价?!”无名面无表情,这个人是死是活,还得看下一个问题。

    “不敢,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大哥您讨价还价啊,我……”男子畏惧到了骨子里。

    “你认识白晴么?”无名又问道。

    “白晴?”男子不像前面那些人,并没有马上回答,不过他在思索片刻后,还是给了前面那些人一样的回答。

    男子拼命点点头,“认识,我认识白晴。当初韩先生为了羞辱白晴,白晴不得已才在这里做事的。虽然我是韩先生的人,但是当我看到他这样针对一个女人,我心里是十分气愤的。可我能力有限,不敢反抗韩先生,只好背着韩先生,偷偷照顾白晴。大哥,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您大可以去问白晴,问我是不是在撒谎……”

    男子话音未落,忽然有一道无形却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最后直击在他的胸口上。

    男子只觉得五脏六腑,瞬间像是被震碎了一样,忍不住一声怪叫,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口中飞射而出。

    男子的目光充满了绝望,因为他亲眼目睹过,其他人就是这么死的,所以他很清楚,自己死定了!

    “为……为什么?!”

    ‘扑通’一声,男子无力的倒在地上,抽搐了没几下,便没了呼吸,不过口中的鲜血依旧向外流淌着,最后流出门外,与外面的血流汇聚在一起。

    “没有为什么!”

    无名看都不看一眼脚下的尸体,径直走出门外。

    其实无名早就知道姓韩的在五楼,不过他并没有着急上去,为的就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认识白晴的人。

    在这里,只有讥笑白晴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帮助白晴的人,就好比刚才那个家伙,无名根本无需向白晴验证,只是对方的眼神,无名便知道这不过是那个家伙为了求生,而编造出的谎言罢了,这种人更该死!

    屠杀,继续!

    “站住!”

    就在无名准备上五楼时,五楼一名背头中年男子暴喝一声。

    “几百条人命,你说杀就杀,你简直是丧尽天良!”中年男子说的义正言辞。

    “呵!”无名轻笑一下,“一个来这里逍遥快活的人,你跟我将人道?”

    “我至少没像你一样,见人就杀!”中年男子尽量躲避无名的目光,似是内心并不像外表看上去淡定,“像你这种人,简直是反人类,法律会制裁你的。知道我是谁么?我在gong/an部工作,我已经打电话叫人了,你最好停止犯罪,否则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