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719章 我此生只有一个女人
  • 记录
  • 无名冷眼扫过跪在地上的上百之众,这里果然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地方,哪个人不都是富态或者官态,可笑的是,此刻却像狗一样跪在他脚下求饶。

    无名是上演了一场杀戮,不过他杀的,都是该杀的,像这些人,他可以手下留情。

    “谁姓韩?!”无名一字一句,都如同钟响,让每个人都瑟瑟发抖。

    不过这些人也都明白了,这个杀人如麻的魔鬼,要找的人姓韩。

    这里或许还有别人姓韩,可直觉告诉每一个人,这个魔鬼要找的,一定是继白鲸之后的韩先生!

    不错,所有人都只知那人姓韩,不知其名,所以习惯性的称呼为韩先生。

    当即,人群散开,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隔离。

    这便是韩先生!

    原本韩先生想要浑水摸鱼,岂料最后还是没能如愿。见状,只好站起身,淡然道:“你是谁?找我何事?!”

    无名稍稍皱眉,对方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仔细去想,又想不起来。

    “你就是韩先生?!”无名勾起嘴角,步步紧逼走了过去。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韩先生连忙说道。

    韩先生看似淡定,实则早就紧张的屏住呼吸,他是一名武者,且已经是五星实力,可是事实告诉他,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因为他做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戮几百人。

    就算能做到,内力也早就消耗殆尽。可是再看这人,似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好像再来几百人,照旧可以继续杀戮,这点他更难以做到。

    “我想要你的命!”无名话音未落,忽然身影一闪,再出现时,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韩先生面前,近在咫尺。

    韩先生试图出手反抗,不料在对方强大的气场下,他居然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你我素未谋面,更无怨无仇,为何要索我性命?!”韩先生有些不甘。

    无名二话不说,一把扼住韩先生的脖子,而韩先生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整个人被无名生生举起。

    就算是死,韩先生也想死的明白,可无名显然不想让韩先生如愿以偿。

    就在韩先生快要不能呼吸时,绝望的眼神忽然眼前一亮,“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无名不给韩先生任何思索的机会,手指倏然发力,明明是手指,却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切断韩先生的脖颈……

    血柱喷到了天花板上,韩先生摔在地上,不过是一具无头尸体。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人,尽管他们侥幸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可是接下来的后半生,每天都会活在阴影当中。

    彻底耗尽力气的白晴,此刻瘫倒在地上。走廊里的血流似乎太多了,从门缝里流到屋内,将白晴洁白如雪的裙子染红。

    白晴闭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又听到开门的声音。

    白晴睁眼一看,见是五名回来了,且还提着一个鲜血淋漓的……

    无名弯下腰,为白晴解开了穴道,白晴这才恢复了体力,不过还是很虚脱。

    或许是太激动了,白晴爬到桌前,看着这个鲜血淋漓的……

    “你的仇人是他么?!”无名坐到沙发上,这才有心情开了一瓶酒。

    “是他,就是这个王八蛋!杀我父亲,夺走我父亲生前的一切,为了羞辱我,还逼我来这种地方做事!”白晴喜极而泣。

    尽管白晴已经确定死的人就是韩先生,可还是把韩先生的面具揭开,进一步确定。

    毕竟她认识的韩先生,十分的狡猾!

    摘下面具后,白晴笑了,狡猾的韩先生,还是难逃一死。

    “父亲,我为您报仇了,您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只是白晴却没发现,当她揭开韩先生的面具后,正在饮酒的无名,却愣住了,心中暗暗道出了一个名字,“韩王甫?!”

    不错,所谓的韩先生,正是曾经在东山省霸占一方的韩王甫!

    只是当初韩王甫大势已去,成了一条丧家之犬,是如何杀掉了白鲸,且还夺走了白鲸的一切,成为燕京地下世界的霸主?

    无名张了张嘴,始终还是没问出口。

    事情还要从韩王甫逃离东山省说起,曾经韩王甫霸占一方时,


    共2页,现第1页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