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783章不敢承认
  • 记录
  • 一听这话,荣敬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一脸严肃的样子,跟荣西决解释。

    “不是的,你想太多了,这件事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顿时,荣西决目光带着一丝考究,定定看着荣敬,低声问道:“你真的这么认为”话语里满是询问,甚至带着一丝丝的不相信。

    闻言,荣敬不由地抿嘴一下,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真的不是那样子,我对苏烟什么也没有。”

    “要是什么也没有,你为什么还要破坏她的相亲,还有你还说她是你的女人。你可知道这句话的严重性,到时候别人听到了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

    荣西决一口意味深长的语气,忍不住轻拍一下荣敬的肩膀,深邃的眸子依旧带着一抹的考究。

    他的话这么明确了,要是荣敬还听不出来,那真的是

    说到这,荣西决不住轻叹一声,轻抿一口酒,给荣敬一点消化的时间,不让他为难。

    那一刻,荣敬忍不住低下头,薄唇紧抿,看上去非常郁结的样子,温润的眸子里满是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我那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要阻止苏烟而已。”荣敬淡淡开声,这才察觉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一听这话,荣西决眉头紧皱,一脸不悦看着荣敬,低声道:“荣敬,你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会这样子呢你要知道你这么说了,到时候对苏烟的影响有多大。”

    荣西决说这话的时候,非常严肃认真,甚至要教训一顿荣敬的样子。

    顿时,荣敬不由地长叹一声,忍不住吐出一句,“那时候我的脑袋肯定被门夹过了。”

    听到这话,荣西决眉头紧皱,目光犀利看着荣敬,忍不住轻咳一声,严肃开声,“可你这么做了,已经不能挽回了,难道你没有想过后果”

    荣西决一个劲摇头,他那时候确实没有想那么多,心里面只想着怎么样让苏烟远离人事部经理,不让他们在一起。

    定定看着荣敬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荣西决这才冷冷吐出一句。

    “荣敬,你的行为这么不正常,难道你一点儿怀疑也没有你口口声声对苏烟没有感觉,那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些事情,不是很矛盾吗”话一落,荣西决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淡淡看一眼荣敬,轻拍一下对方的肩膀。

    “你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问清楚自己的内心。”扔下这话,荣西决快速转身离开。

    半响后,客厅只剩下荣敬自己一个人,面对着昏暗的视线,荣敬脸上写满了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一刻,他低下头,一声声的长叹从自己的口中溢出,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当看到荣西决回来,苏婧立马冲上去,询问情况。

    “怎么样了荣敬有没有发觉什么,或者说已经知道自己的心意了”苏婧的样子着急地快要把眼珠子蹦出来的感觉。

    然而她这种过分关心荣敬的态度,让荣西决十分不爽,深邃的眸子微眯,一瞬不瞬盯着苏婧,低声道:“你这么关心干什么”

    闻声,苏婧微微一愣,眉头一皱,察觉到荣西决的视线,不由地抿嘴一下,低声道:“我说,你

    --0---0---小--说---xs.com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该不会生气吧,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生气的。”

    苏婧一口无奈的语气,没想到醋坛子就这样子打翻了。

    “我只是关心苏烟而已,再说了,荣敬好歹也是我们的朋友,关心一下也是正常。”

    说到底,苏婧就是八卦而已,虽然说不能插手,但是她还是很想知道荣敬和苏烟两人发展到什么地步。

    一听,荣西决眸光一闪郁结,薄唇紧抿,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瞅见荣西决的神色,苏婧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瞪着荣西决,心里面满是郁闷。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不能跟荣西决对着杠,毕竟只有荣西决自己知道事情。

    “好了,你不要生气了,我只是好奇而已。”苏婧好声好气劝话,纤细的素手在荣西决的胸膛处画圈圈。

    既然苏婧已经投降了,荣西决觉得自己没必要在生气下去,但是需要给自己一个台阶,轻咳一声,低声道:“我渴了。”

    见状,苏婧立马冲进厨房,给荣西决倒了一杯水,好声好气道:“还需要什么吗”

    看到苏婧这么好的服务态度份上,荣西决勉为其难点头一下,开始说今晚和荣敬谈话的内容。

    从荣西决所说的话中,可以知道,荣敬是真的关心苏烟的,只是他心里面有一道坎过不去。

    至于这一道坎是什么,荣西决不知道。

    “不是吧说了这么多,荣敬还是一头牛”苏婧一口难以置信的语气,眸光一闪郁结,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真的,现在的情况,还真不是苏婧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一开始她还以为荣敬是碍于什么关系,而不敢承认自己的感受。

    可是从荣西决的话里头,她有好像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然而这一切,都需要从荣敬的身上验证,要不然一切只会变成她的猜测而已。

    闻言,苏婧不住皱眉一下,一脸思考状,一字一句低声道:“难道荣敬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也许是荣敬自己拉不下面子而已。”荣西决的话很轻很轻,完全就是想谈论天气一样。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