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逗比穿越者(完)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毛月月每天都往外跑,星星自然看在眼里,等知道她都是去找眠香阁下,心下大大松了口气。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眠香阁下在帮自家阿姐重新掌控自身的修为。

    “阿姐你今天可不要乱跑。”这天一大早,星星就这么交代毛月月道。

    “这是有什么事?”毛月月奇怪道。

    “今天有族中的老姑奶奶过来,你跟我一起去打个招呼。”星星回答道。

    “这就是你说的老姑奶奶?”毛月月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美丽到耀眼的女子。

    “是啊。”星星微笑道:“老姑奶奶嫁到了海无一族,但却经常回冬雪王城小住,我们小的时候,老姑奶奶还抱过我们呢。”

    茶茶一眼便看到了姐妹俩,招手将她们叫了过来,看向毛月月和蔼可亲道:“月月怎么也到朝暮王城来了?”

    回答她的是星星,一旁的毛月月根本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她的注意力都被老姑奶奶身边的兽人吸引住了。

    等到茶茶和波顿离开,毛月月立刻抓住星星问道:“刚刚老姑奶奶身边站着的就是她的伴侣吗?”那个男人实在太有味道了,宛若西方贵族和骑士的结合,容貌俊美,既有贵族的优雅冷静也有骑士的坚忍不拔。

    让她遗憾的是,那么一个对着旁人都淡漠之极的极品男人却将唯一的温柔给予了一个女子,而不是一个可人疼的小受。

    “嗯。”星星不知道毛月月的想法,点了点头。

    毛月月好奇道:“他们感情很好?”

    “应该也算感情好吧。”毛月月回答道:“说起来波顿阁下追老姑奶奶追了有六七百年,老姑奶奶本来并不喜欢波顿阁下的,她因为童年阴影,很害怕海无兽人,根本没有考虑过嫁给海无兽人。”

    “但是波顿阁下对老姑奶奶特别执着,虽然没有勉强老姑奶奶,但只要是老姑奶奶身边的追求者,都会被他想尽办法赶走。弄到后来,老姑奶奶根本都不想跟人谈恋爱了。”

    “总之,老姑奶奶是被磨得不行,才不得不克服对海无兽人的恐惧,嫁给波顿阁下的。直到现在,老姑奶奶对波顿阁下还都有些爱答不理,只是波顿阁下心虚,对此根本不敢有意见。”

    “这不,都结婚几十年了,老姑奶奶一直都不愿意生孩子,如今才刚刚怀上。所以波顿阁下特别激动,看着心情也很好的样子。”

    “要知道波顿阁下也是二代先驱英雄,你看看眠香阁下善贤阁下已经有多少子孙后代了,他却到这会才老树开花。”

    不难听出星星对波顿有很大的意见,事实上,雪妮一族就没有几个人对波顿有好感的。

    毛月月心下唏嘘,那么极品的男人,居然要这么委屈,蕊子哪里有小受会疼人啊。

    雪妮月月比毛月月预料的还要醒得早,在来到翠时两年之后,她突然脑子一黑,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次醒来,她毫不犹豫地冲到了花眠那里。

    ——花眠早提醒过她,一旦哪天她莫名其妙晕倒,就说明原身醒了。

    她把情况一说,花眠用精神力给她检测了一遍,就道:“雪妮月月确实醒了,可以送你离开了。”

    “这么快?”毛月月却是一愣。

    虽然对此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事到临头,还是生出了几分不舍。她以为自己不舍的会是美丽的容貌,会是那些华服美食,会是那些珠宝首饰,但事实上,她这会想起的却是小大人一样的星星。

    但是,那些关心和唠叨终归不是属于自己的。

    她摇了摇头,一脸坚决道:“麻烦您送我离开吧。”

    再次睁开眼睛,毛月月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左手挂着点滴,病房里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有,她旁边还有两张空床。

    想到回来之前眠香阁下的交代,她连忙往左手中指一摸,那里果然有一枚无形的戒指,她快速从戒指里取出一封信,下一刻,那枚戒指就已经快速溃散,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毛月月舒了口气,拔掉手背上的针管,在病房的柜子里找到拖鞋穿上,然后急冲冲跑了出去,好不容易找了邮筒,将信件丢了进去,才松了口气。

    “死丫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既然醒了就好好在病房待着,居然还敢把针管拔了跑出来,是不是皮痒了!”恰在这时,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毛月月回头一看,果然是自家毛太后。

    “妈,我好想你!”她眼眶一红,扑上去抱住了毛妈妈。

    毛妈妈一愣,随即没好气道:“多大人了还这么轻骨头。”虽然这样说,但到毛月月背上的手看着用力,其实却轻飘飘的一点份量都没有。

    三天后,梅家。

    梅希睿拿着一封信心事重重地走进了书房,正戴着老花镜翻看药方子的梅景润抬头看了他一眼,慢吞吞道:“这是怎么了?”

    ——自打当初受了刺激中风,后来虽然又调理了回来,但到底不是一点影响也没有,行动没原来利索了,连说话也快不了了。

    梅希睿将手里的信拿出来,“刚刚管家给我的,这信封上的字……跟希雅非常像。”

    梅景润一怔,接过一看,下意识道:“这字比那丫头好,笔力更显风骨,也更为大气遒劲。”

    梅希睿松了口气,这么说就是和希雅没关系了,他就怕是有人故意想要利用希雅刺激老爷子。

    梅景润却是眉头一皱,突然动手撕开了信封,取出了里面的照片。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