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223章 二百二十三·余波
  • 记录
  • 封赏的事都定了,朝廷也就陡然从忙碌的氛围里缓了过来,不管是谁都着实松了一口气,建章帝借着过年的由头,给百官们的赏赐也是极厚的,年假都给的比往常多了三天。

    京城上下张灯结彩,恍惚间西北那场战事好似从未出现过。

    就在这样的气氛里,江西龙虎山的张天师还亲自来了,他是受了建章帝的命,特意来给宋楚宜肚子里的皇曾孙祈福的。

    可是从皇宫出来,他却还得先去宋家一趟-----宋家老太太的精神日益差了下去,最近睡的时候多,醒的时候少,宋楚宜专程托了他,请他给开些方子。

    大老爷和宋珏迎他进门,寒暄了一阵才领他进去看宋老太太。

    大夫人一面还说:“天儿越发冷了,老祖宗却小孩子脾气起来,昨晚非得闹着要去关雎院,说是要去瞧一瞧小宜,后半夜又叫老爷连夜写信去蜀中,把琰哥儿叫回来......”

    张天师挑挑眉,人老了就是如此,可是宋老太太昨晚闹了一晚上,这可不是吉兆啊......

    到了宁德院,还没进门,里头先响起了哭声,守在里头的二夫人三夫人和五夫人哭声震天,不多时玉书和玉兰几个都慌张的跑出来。

    大夫人心里咯噔一跳,顾不得其他,提着裙子一路撩了帘子进去,就见二夫人哭着站起来,眼泪连连的道:“老祖宗她.......去了......”

    宋大夫人惊得后退了几步,其实前两年开始老太太的身体就开始支撑不住了,找太医来,太医也只说将养着,人老了这是常事,她心里多多少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等这一天真的这样快到来的时候,她忽然悲从心来。

    老太太是个顶好的婆母,从不曾因为她的家世就责难她,就算是曾经她做了推自家人出去替死的事儿,老太太也只是冷待她一阵子,又亲自教她规矩......

    她忽然觉得喉咙哽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扑在宋老太太身上大哭。

    哭完了,事情却还是得办,她擦了眼泪站起来,叫二夫人三夫人服侍宋老太太擦洗,换了早已准备好的寿衣,又令人出去给爷们报信,而后又敲了云板,再给相熟的人家报信。

    大老爷一个将近六十的人了,哭的跟个孩子似地。

    远在外头当官的宋毅等人也都递了折子赶赴京城,宋琰那里也使人去接了。

    宋老太太的后事办的格外盛大,宋老太爷才刚刚致仕,可就算是这样宋家也仍旧门庭若市-----圣上虽准了宋程濡的致仕折子,可是他身上的爵位却还没叫给退了,让他且安心的当着长宁伯,圣意如何,大家心里都自有一杆秤的。

    到了宋老太太出殡这日,朱雀街上几乎摆满了各家搭建的棚子,连太孙殿下都亲自来送了一程-----太孙妃怀着身孕,红白喜事不能相撞因而没来。

    宋琰是知道的,他到京城的时候城门都即将关了,是紧赶慢赶赶回来的,也没好好睡一觉,给宋老太太守了一夜的灵,陪着宋老太太一整晚,今天眼睛又红又肿,宋大老爷在前头摔盆捧灵,他跟在后头沉默了一路,等到快出城了,才站定了脚看看太孙,哑着嗓子问他:“姐姐怎么样了......”又忍不住心里难过:“她心思重,姐夫你多劝一劝她......”

    周唯昭摇摇头:“想起来就哭,又不能亲自来送老太太,心里难过的很。”又点点头:“放心罢,过几天进宫来瞧瞧她,见着了你,她心里总好过些。”

    回宫的时候已经日暮,周唯昭先去卢皇后宫里请安,卢皇后也是赐了奠仪下来的,见他回来,又叹一声:“老太太是难得的明白人,难得的是性子宽厚又仁善,宫里宋贵妃也难过的不成样子,更别提你媳妇儿了,你好好劝劝她,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较真不得的。”

    周唯昭低声应了,回永安宫的时候正碰上宋楚宜朝北边设了香案磕头。

    他静静的等宋楚宜磕完头了,才上去把她扶起来,扶着她往里走:“别难过了,你记不记得之前祖母同你说了什么?她说生老病死,是人就都有这一天,叫你别太难过,她只望着你们好,你们过的好了,她在底下也是开心的......”

    宋楚宜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把脸埋在手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的确是用自己的本事换的宋家的庇佑,可是宋老太太的的确确给了她毫无保留的信任和庇护,这样一个总在她身后替她遮风避雨的老人离开了,她简直心如刀割。

    周唯昭把她抱在怀里任她哭,等她情绪稍稍平复了,才接了青莺递来的帕子替她擦脸:“也不能总这样哭,以后的日子还是要过的是不是?你难过,肚子里的孩子也难过,琰哥儿也不好受,才刚他还让我劝你,千万不要太难过,要为了孩子想一想。还有老伯爷,他年纪都那么大了,忽然失了伴,他心里也不好受的,你若是再这样下去,叫他们心里怎么好受?”

    徐嬷嬷也急忙跟着劝:“殿下说的是,就是老太太地底下知道您这样,她也不安呀。”

    好容易哄着宋楚宜睡了,周唯昭替她下了帐子,轻声吩咐徐嬷嬷:“你们辛苦些,这阵子多劝劝她......”

    徐嬷嬷心里老怀安慰,周唯昭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丈夫了,成亲至今,身边连个母蚊子也不肯放,她想到这里,点了头又想起件事,看着周唯昭有些踌躇。

    周唯昭有些诧异,见她没回话还以为她是有什么事,就问了一声:“还有事?”

    “是有件事要问问您......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