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章 大喜大悲来得太突然
  • 记录
  • 当马子建睁开眼之后,他已经对着那条栩栩如生的龙看了将近十分钟。

    狮头、鹿角、鳄嘴、龟颈、蛇身、鱼鳞、蜃腹、鱼脊、虎掌、鹰爪、鱼尾于一身的图腾,几乎是印入华夏儿女血液当中的信仰。这种非同一般的突兀震撼,使得马子建这般震惊痴迷,也不足为怪了。

    不过,这些解释仍旧难以阐述马子建为何会直勾勾望着那条龙那么长的时间。真正的原因是,他已经发现,那条龙其实是雕刻在他头顶上天花板上的图案。天花板比较高,而且……相当的古朴,就像是他在旅游景点的宫殿当中看到的那种天花板。这样的发现,让他十分心慌,以至于身体都保持着醒来一动不动地躺着。

    这个房间,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间二十一世纪单身狗的狗窝!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马子建努力转动着眼珠回忆着,他记得自己是一位基层乡下的村官,主要的职责……嗯,说大了就是为人民服务,说详细了就是啥都要干。文到解决邻里纠纷,武到穿线通下水道,医到治个头疼感冒等等,也就是说,小到针头线脑儿,大到国家宏观调控,马子建几乎样样能露一手,属于能文能武能医的全能型人才。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马子建继续努力回忆,他记忆当中最后的一段,是自己上班后看到了负责农基站工作的大爷。大爷一脸丧偶的幽怨表情坐在座位上吧吧抽着烟,十分惹人同情。马子建询问之后,得知原来大爷养了两年的中华田园犬……嗯,就是农村看家护院的土狗一夜未归,并且十有八/九以后也不会回来了。大爷的心情异常低落无心工作,可农基站又需要整理一下作物种子……

    大爷都推心置腹到这个份儿上,他马子建岂能袖手旁观?拍着胸脯便将大爷的活计揽了下来,劝慰大爷好好回家休息,节哀顺变。

    而当记忆到了最重要的一环,就是马子建轻轻挪动一下下农基站货架的时候,没有发现上面一装着土豆的袋子已经摇摇欲坠。再之后,就是这位全心全力为人民服务且能力出众的基层服务人员,对着那袋猛然下落的土豆,喊出了一声十分动情的:“卧槽!”

    然后,自己就被那袋土豆砸没了?

    欲哭无泪啊!

    自己的花样年华,就被一袋土豆给终结了?

    随后就是这一袋土豆,就让自己来到了这样一处怪异的地方?

    这也太扯了吧?

    并且,更扯的是,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马子建终于转动起了自己已经有些发木的脖子,他看到这间大得吓人的地方,竟然还有高高的柱子耸立在这殿中,上面盘踞着气势恢宏的雕龙。而他躺着的类似卧榻的大床上,也雕刻着漂亮细腻的云纹。再加上房间里随风飘飞的轻纱,摆设错落有致的青铜器具……

    这一切无不告诉他现在躺在一个很古典、很古典的地方,如果他愿意承认,他其实是在一个华美的古代宫殿里。

    难道,自己被砸穿越了?而且,还被砸成了一位身份尊贵地、可以住在宫殿当中的大人物?

    而就当这个惊喜到可怕的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寝殿当中已经蹑手蹑脚走来一群人,他们自然也都穿着很古朴的服饰。并且马子建看得出,他们所行走的步伐,异常地恭谨,甚至让马子建一瞬间对‘如履薄冰’这个词有了生动的理解。

    “恭请陛下上朝!”当前那个小黄门带着身后手捧着冕服的宫女宦官跪伏在地,用着尖细但温柔的声音提醒着马子建。

    而这声音传入马子建耳中简直有如天籁!

    自己竟然真的穿越成了皇帝?!

    天天年年夜夜做的美梦竟然在一袋土豆的帮助下成了真?!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就如窗户前那只苍蝇的马子建,这个时候简直有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冲动!苍天有眼啊,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了!……

    神马高富帅,神马白富美,在封建时代,真的全都不是菜哇…

    古代谁最高?古代谁最富?古代谁最帅?

    毫无疑问,是现在的咱啊!

    个子再高,有皇帝的地位高?你再有钱有钞票,还能比皇帝老儿有钱?那些票票能在这里兴风作浪?你丫再帅,有个屁用!小爷一个选秀,立马让你的白富美成为三宫六院里那些娘娘们身边的一个洗脚丫头,你信不信?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马子建自己先信了!

    想到这里,马子建他,不自然的痴痴笑了起来…

    甚至他激动到,就在这些宦官宫女侍候自己穿衣的时候,马子建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原来已经不是以前的身体了。那身娇肉贵的小胳膊、小腿儿、分明是一个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身体嘛。

    可这又有神马关系!

    谁说人生不能重来?自己一个大龄剩男一穿越又可以多活十几年,这样的好事儿哪里去找?!就算这是一种代价,那就让这种痛苦来得更猛烈些吧!

    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马子建也根本没有搞明白那件龙袍是怎么被穿到自己身上的。唯一的感觉,就是那繁杂的程序让他自己来弄,根本不可能穿上去。

    不过,还是那句话,那又有神马关系!自己以后难道还需要动手穿衣服吗?!

    走出华贵的寝宫,已然是一朝之主的马子建这下走起路来简直虎虎生风!一路上,他又看到华丽的楼阁被人工开凿的水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勾角连回的玻璃瓦顶上那金鳞金甲的飞龙,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