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790章 最适合的地方
  • 记录
  • 清凉的夕阳从窗格间漏下来,覆上周瑜略显苍白的面孔,他是个驰骋八方的武将,此时却像个寂寞的歌者,披一领绣着飞鼠、盘龙的外衫,衣裳轻飘飘地散在后背;周瑜一手屈起,搁在膝盖上,掣着酒杯,一手扶窗,弯了中指,轻轻叩击窗缘,仿佛在哼一曲远方的歌,哼着、笑着,叫人看不明白。

    此时的周瑜,已身在秣陵。自会稽一战后,他击退交州士家的攻伐,收服了小半南越的蛮夷,北上赶来秣陵助战。可曹孟德和郭奉孝终究是这时代少有的天才组合,周瑜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然晚了——徐盛,还是在洪泽湖被曹军击败。

    不错,在前线佯装周瑜的那位武将,便是曾随孙策一起讨伐江夏黄祖的徐盛。在江东新一代的战将当中,周瑜仔细权衡,从凌操、陈武、潘璋、董袭、周泰、蒋钦这些人中,挑选出了徐盛。周瑜认为徐盛敦直忠勇、又颇有谋略,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可惜,此时的徐盛还是太年轻了,从未有过统筹全局经验的他,面对曹孟德和郭奉孝的步步为营,还是逊色太多。最终,他败了,被曹军重重封锁在了洪泽湖当中。

    可周瑜能责怪徐盛吗?

    根本不能。

    原本这个计策的制定者,就是他周瑜,他对此失败责无旁贷。更不要说,曹孟德和郭奉孝的计划,是那般天衣无缝。

    在那些二流的策士看来,徐盛简直就是年度最蠢将军,明明可撤兵退保江东,却自不量力选择主动出击。然而,当周瑜将前线的战役统统浏览了一遍后,他才现,曹孟德和郭奉孝实在是攻心的高手,他们一步步的设计有条不紊,完全将身在局中的所有人都骗过了。

    甚至,就连周瑜也不得不承认,假如他当时为前线统帅,也不见得会放弃一劳永逸解决曹军的决策。

    况且,从那些战报上来看,曹孟德和郭奉孝似乎已然知道了自己根本不在前线——而徐盛就是因为后方也有自己镇守,才加剧了他主动北上的决心。

    “公瑾,前线,前线的战报已经送来了……”诸葛瑾艰难地看着周瑜的侧面,这一瞬间,他都不忍心将手中惨烈的战报交付给这样的玉人:“徐将军得知公瑾南线大胜,戮力突围欲回长江与我等汇合。然曹军层层围困剿杀,徐将军为护大军,死战不退,身中几十创而亡。同样战死的,还有身中数箭的宿将韩当,以及临终前仍大呼突围的朱治……三万大军最终逃出洪泽湖的,十不余一。”

    诸葛瑾这一番话落下,明显看到周瑜那苍白的脸更加透明,他的双眼也似乎闪过一丝迷蒙。

    在那丝迷蒙当中,周瑜似乎看到了数万江东儿郎呼喝着,浴血同数倍的敌军拼杀。锋利的箭簇刺入他们的血肉当中,接着又被钢刀长矛绞碎他们的身体,鲜血淌在洪泽湖中,使得那湖水在那场大战中都渐渐染成红色。

    而那位年轻带着英气的战将徐盛,顽强挡在汹涌的曹军面前,一如江东的一块顽石。而他的前方,则是江东虎将虎目含泪泣别,只保护着最有声望也最能体察大局的程普领军突围……

    这一幕场景从周瑜眼前匆匆而过,可周瑜却忍不住忽然一阵猛咳,似要咳出血来。

    “公瑾!”诸葛瑾当即忧心上前,急欲呼喊医正。

    可就在此时,他忽然被一只手死死攥住,随后他便看到了周瑜那一张因痛苦自责而扭曲的脸。周瑜谈吐仍旧清晰缓慢,但语气当中却带上了让诸葛瑾心惊胆战的寒意:“子瑜,你想报仇吗?”

    诸葛瑾一时间似乎没有听清周瑜在说什么,怔怔无言。

    “子瑜,你想报仇吗?你想杀尽曹操那十万敌军,为我等江东儿郎、为孙将军复仇吗?”周瑜见诸葛瑾不答,又问了一遍。他的语气,已然不那么寒冷,却更令诸葛瑾惊悸。

    “我,我……”诸葛瑾这一瞬完全被周瑜吓住了,他呐呐开口道:“可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兵力了啊,那些南越蛮夷虽悍不畏死,粗蛮敢战。可他们却根本不通军纪更不服管教,纵然公瑾亲统,他们也不见得能击败曹军。”

    “谁说我要靠他们击败曹军了?”周瑜这一刻忽然笑了,笑得凄厉而惨淡:“更何况,他们也根本击不败曹操!”

    说完这句,周瑜忽然从窗边的案几上,拿出了一个铜制的小壶。诸葛瑾起初根本没有在意那个铜壶,以为只是熏香的香炉而已,可此时仔细一看,才现那铜壶打造得十分粗糙,与周瑜这等风雅之人格格不入。那壶中偶尔传出的沙沙之声,却好似蚁爬虫翻,令人不由后背冷汗涔涔。

    就在诸葛瑾疑惑之时,周瑜忽然揭开了那铜壶,一股腥臭难闻至极的味道登时窜入诸葛瑾的鼻腔,令他当即恶心欲吐。而当诸葛瑾只是瞟到到了那壶中之物后,脸色瞬间煞白无比,当即趴到在了地上大吐特吐:“公,公瑾……这,这是?……”

    “这是蛊虫。”周瑜淡淡阖上壶盖,苍白的脸色在夕阳下晦明晦暗,使得他的语气也不由变得阴森诡异起来:“此乃我征伐五溪蛮时,用严刑酷法从一位蛮夷祭祀老者手中得来。这种蛊将天下至毒的几种毒虫放置一起,用秘法饲喂,待毒性皆达到极致时。再将那几种毒虫放置一处,令其彼此吞咬厮杀,最终得到的,便是这至毒的蛊虫……”

    诸葛瑾早便听闻那些蛮夷善用邪法蛊毒害人,却没想到果有其事。尤其听闻周瑜介绍这蛊毒的炼制方法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