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792章 七年
  • 记录
  • 等待,毫无疑问是一件焦灼的事情。在平南将军府中的短短日子,静静在金乌西坠落、玉兔东升当中渡过,莫说赵云这等不甘寂寞的武将,就是刘协和诸葛亮也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

    事情到了这个阶段,剩下的大局已十分清晰:江东若来降,则汉室只需与他们合力击溃曹操便可;可一旦江东迟迟不降,那汉室便毫无选择,只能再击败曹操之后,平定江东。

    毕竟,江东假如没有归顺的觉悟,那他们即便在形势紧迫时提出请降,那也不过是权变之策而已。那样的归顺毫无意义,只有用铁腕和拳头予以彻底铲灭,方能一劳永逸。

    这些时日,赵云在庭院当中演练的枪法渐渐散乱,诸葛亮的羽扇也一天比一天摇得频繁,而刘协则是一杯茶接着一杯茶,仿佛一直焦渴不已。终于,当徐庶面含微笑来到这处庭院时,刘协端着的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诸葛亮也停下了摇动的羽扇。而赵云,则一枪刺出,犹如凤鸣,庭院那株樱花被枪意惊得片片凋零,恍若百鸟朝见凤凰。

    徐庶来言道江东周瑜在三日前的军议上,不知提出何策,使得江东那位碧眼的少年主公面色惨白无比。之后孙权匆匆结束军议,入夜之时召见江东宿老文臣,彻夜长谈后,终于决意归降汉室。

    此番派来的使臣,便是江东双壁之一的周瑜。在战乱滔天的如此时机,他只带着几位亲卫,驾一叶扁舟逆长江而上,来到了豫州汝南的平南将军府。

    只不过,见到刘备的第一面,他未曾料到,刘备已笑呵呵地抚手向他说道:“公瑾,陛下在此久候你多时矣。此番你来,解江东百姓于倒悬,扶汉室江山之一统,功盖千秋!”

    这一天,平南将军府中热闹非凡,天下驾临的消息一时传遍了整个汝南。因为就在周瑜来到平南将军府的半个时辰后,朝廷宣曹孟德乃汉室乱臣的诏书已公布天下。天子刘协身在何处,已不再重要。

    于是,这一天,平静甚至肃静的平南将军府中,有了一番盛大的酒宴。席上的每一人都难掩壮志和激动,他们都知道,今日这场酒宴意义着什么:今日的一番聚首,有可能便是汉室一统前的基石。在座的每个人,都可能因此千秋留名!

    为此,玉人一般的周瑜,甚至在酒过三巡之后,亲自操琴弹奏了一番《长河吟》。遂有乐者当即陪奏,然酒兴开怀的周瑜,却已放弃了操琴,借着一点微薄酒意,剑走游龙,一柄剑在堂中舞得绚烂,舞得绢狂。他已经不知道,是自己在舞着剑,抑或自己的身体在随着剑锋游走。

    皇叔刘备见舞心喜,也为自己终于决意投诚汉室,不再乱世中奔波放下了心病,举樽向刘协笑道:“陛下,今日有公瑾之舞,若无陛下诗赋留念,可为憾事!”

    天子刘协眉目轻动,一时心有所感,不由击著唱道:“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歌声一落,满堂喝彩。周瑜罢剑而立,目光闪动,叹道:“陛下此歌,竟字字似出于微臣心中,今日得陛下此歌一曲,微臣必当戮力为陛下奉上一个万世江山!”

    刘协不由一笑,这首歌,可不是他的。十一年后,在群英满座的宴会上,一人白衣如雪,身带长剑,饮酒之后,舞剑高歌。那时的他,就是唱得就是这支歌。

    那时的他,面对的是江水那边,曹操的百万大军。他以一把大火,令赤壁将名副其实,将那璧岸烧成了红颜色。火焰一直烧到了天边,那人的名字也被牢牢被镌刻在历史上,成为前所未有的星辰。

    那个人,就是十一年后的周瑜。

    刘备当然不知道这些,但他随后的突发奇想,使得这一日的酒宴,远胜历史上的群英会。痛饮一樽后的刘备,对着侧廊中的乐官道:“可有歌者?何不与我等同唱一曲,以壮情怀?!”

    刘备的生活极为俭朴,所以陆陆续续站出来的乐者也不过数位。然主位上的刘协却也得到了启发,大喝一声道:“此乃男儿之曲,府中男儿皆可同唱!”

    一时间,百余名壮士歌者聚在大堂,均被天子赐酒一樽,与天子同乐。周瑜再度操琴,关羽、张飞、赵云三将齐列男儿之前,歌声一时慷慨激昂,犹如草原上牧民高亢的歌声,穿越苍茫大地,直撞宇宙刚强如铁的胸膛。

    这一刻,无人不感叹,酒精和音乐真是个好东西啊,它不但能发泄积郁,还能喷薄情志。刘协最后也醉意朦胧,不由翩然起舞,一股从未有过的壮怀之情油然而生,眼泪缓缓地溢出眼眶,淌在了脸上。

    这泪水,是他身为一个汉人,实现男儿千年历史遗憾的泪水。虽然他为汉室天子,可当冕服脱下,当本真被还原,刘协没有想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早被深深的情怀所丝丝纠缠。当他终于可以将这些情丝扯下,弥合历史这一时期的伤痛时,他不得不纵酒高歌。

    七年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伟大从来都伴随着艰辛,而当胜利曙光乍现,所有局中之人,都会淋漓尽致地把它演绎成人类文化本能的冲动——歌或舞,词或酒,都不过载体和展现。

    这一夜,平南将军府里的灯火一直到了半夜。

    而这一夜,在盱眙的军营里,灯火却通明了一夜。

    好酒当歌的曹操,这一次却举着半盏残酒,怎么也饮不下去:“七年,没想到,又是一个七年啊……”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