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六七章 朱砂痣
  • 记录
  • 葛莜知道了齐清儿的污点,自然更有底气。

    见齐清儿等人说来,抬着下巴,道:“很早就听闻姐姐身子不济,有时连行走都成问题,寒毒发作的时候可谓生不如死,妹妹每每见着姐姐,都为姐姐捏一把汗呢,担心姐姐较弱的身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撑不住了,这不……”她说着,扬手指着身后的婢女。

    竹婉早听得头顶冒烟,亏得齐清儿拦得及时。

    那跑到郡主府上来作威作福的皋璟雯才没有摔倒在地。

    齐清儿随意的看了看天。

    深冬,天空被蒙上了一层叫不出颜色的雾,看上去远远地,却能感到那里的寒气无时不刻不压着地面。

    透下来的一缕阳光将葛莜的脸照得白白的。

    “祁王妃的好意本郡主心领了,至于那些盒子里装的药材,王妃还是自己带回去吧!本郡主无福享受,倒是王妃,带回去指不定还能派上用场。”齐清儿慢悠悠道。

    葛莜听完也不生气。

    不过眉宇间的厌恶非常明显。

    扭了扭腰肢,道:“一番好意郡主不愿接受也罢。希望郡主日后不要后悔,毕竟有些事情一旦暴露出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住的。”

    这话叫齐清儿生疑。

    粗略一想却不知葛莜说的事情究竟指的是什么事情。

    竹婉看不惯葛莜的趾高气昂,上前一步,道:“我们郡主已经说了,这些药材还是王妃自己留着回去用。祁王妃,请!”竹婉自作主张的下了逐客令。

    葛莜瞪了竹婉一眼,道:“郡主府上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齐清儿旋了个身,道:“我并不认为你是府上的客人。竹婉,送客。”

    葛莜的脸色更白。

    她死活也没想到即将住上齐王府上来的齐清儿能如此不待见她,东西不愿收也就罢了,连口茶都不让喝。

    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竹婉又齐清儿吩咐利索的走到葛莜身边,指着府门让她出去。

    葛莜脑皮一阵发紧。

    心中的小火苗一下子窜到了脑瓜顶。

    齐清儿却没理,径直回屋去了。外面寒气太重,她的身子受不住。

    葛莜一腔怒火没处使,甩了长袖一面往外走,一面在心中恶狠狠道:齐清儿,本王妃就让你尝尝什么就做胜败名列!

    离开馥雅郡主府的葛莜,转首去了刑部天牢。

    当下的刑部尚书李玄并不在天牢,因为前朝之事被祁王叫去了武英殿,留班看守的是曹克。

    曹克见是祁王妃来了,有礼上前问是何事。

    葛莜直言要见杨柳。

    李玄有祁王命令,任何人不得见杨柳,可曹克虽知,到底不敢当面回绝祁王妃,便问,“不知王妃寻杨柳有何要事?”

    葛莜对采月使了个眼色,采月会意,上前道:“王妃的路你也敢拦,没瞧见给杨柳姑娘带了膳食吗?还不赶紧让开让我们进去。”

    曹克扭头一瞧。

    祁王妃身后确实跟了好几个婢女,各个手中都抱着食盒一样的盒子。又因采月的呵斥,到底不敢得罪祁王妃,便让到一边,请了葛莜采月等人进去。

    葛莜暗想:算是个识趣儿的。

    到了天牢里面,曹克狱卒来将杨柳的牢笼打开。

    采月又让曹克等人退下,说有些姑娘之间的事,男子不便在场。

    杨柳见是葛莜来了,因她们之前见过一次,逐迎上来,道:“祁王妃怎么又来了。”

    语气并不好。

    她对葛莜没什么好感,或者说任何和祁王有关联的女人,她都没什么好感。

    葛莜挥手让其中一个婢女走上前,打开盒子,道:“这是连翘。天牢中阴暗潮湿,你在膳食中加些进去,也能预防受寒。”

    那婢女顺势将连翘取出递给杨柳。

    杨柳垂了连翘一眼,撇撇嘴,道:“这是在哪儿吃了闭门羹,将这送不出去的东西送到我这里来了。”

    采月道:“杨柳姑娘不要不识趣,这可祁王妃对姑娘的一片心意。”

    杨柳哼了一声,道:“连翘这种药材,不煎熬如何能起到药性。采月姑娘倒跟我说说,这药材我要怎么吃啊,难道真的放在膳食里面当草一样吃吗?”说到最后杨柳将说话的对象转向葛莜。

    葛莜已经在齐清儿那边受了一肚子气,这会子听落了狱的杨柳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心中更加烦躁。

    可是她得忍。

    还有些关于齐清儿私人问题要问杨柳呢!

    葛莜旋了个身不看杨柳,暗暗的深吸一口气,叠出笑脸,道:“是本王妃疏忽了。回头本王妃让狱卒给你安排一个火炉,自己煎也是一样的。”

    杨柳自知落魄的命运已经板上钉钉。

    见葛莜已然屈尊降贵,便不再揪着草药一事不放,何况她知道,这个时候也只有葛莜能助她一臂之力。

    逐道:“草药我收下了,多谢王妃一片心意。”

    葛莜扬手让婢女将手里的草药放下,道:“今日另有一事想问问杨柳姑娘。”

    杨柳撇了葛莜一眼,眼睛一转,道:“关于那日花海边的细节,还请祁王妃见谅,我不能描述。”

    葛莜笑笑,走到杨柳身边道:“我要问的确是细节,但不是关于那天晚上的,而是......你在郡主府上住了那么久,可曾服侍过齐清儿沐浴…..比如说可曾见过她身上的胎记......”

    葛莜将尾音拖得很长,听上去很慎人。

    杨柳扭头细想,眼神蓦然清明,转而对着葛莜道:“胎记......她身上的所有胎记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过......易容之后她的后腰却有一颗朱砂痣,半颗黄豆大小。”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