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六八章 剪子
  • 记录
  • “想什么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李玄见曹克两眼发直盯着一处,开口问道。

    曹克如梦惊醒,忙不迭的先将茶沏了,道:“适才祁王妃来过了,说是来看杨柳姑娘的,属下不好拦着,便让她进去了......”

    李玄端着茶的手一僵。

    撒出几滴茶水来。

    “王妃过来都和杨柳说了什么?”李玄忙看向曹克。

    曹克回想,道:“这…..属下便不知了。王妃说是姑娘间的事,要求属下等回避,故而不知。”

    李玄彻底放下茶杯。

    双目微凝。

    觉得不妙。

    但转念一想,无凭无据的总不能因祁王妃见了杨柳一面,就夸张的禀告祁王,说不定人家就只为姑娘间的一些小事呢!

    想到这儿,李玄自己摇摇头,喝了口茶。

    眉头却没能舒展开。

    ……

    自在天牢见过杨柳之后的祁王,整个人憔悴不少,眼下乌青。

    晨起,祁王梳洗完毕,换上宫服准备进宫,走前,他对剑枫,道:“大婚礼服可准备好了?”

    剑枫颔首,道:“礼服已经准备好。郡主的嫁衣昨天刚从宫中送过来,尺寸是严格按照郡主的尺寸来做的。殿下的意思是,现在给郡主送过去吗?”

    祁王站在铜镜前理了理身前的衣襟,心道:虽然是严格按照清儿的尺寸来做的,难免会有差错,也不知到底合不合身。可又不能将嫁人拿到郡主府让清儿试......那么……只能从清儿那里取一件她的衣服过来对比了。

    想到这儿,祁王转首道:“不必了。你将嫁衣收好。一会儿先去趟馥雅郡主府。”

    剑枫答了是。

    逐吩咐府上丫鬟将嫁衣放好。

    正准备出门,祁王刚踏出书房门,迎面撞上往书房来的祁王妃。

    祁王妃整个人往后倒退数步,亏得祁王扶得及时才没摔到地上。

    采月连忙跪下道:“王妃昨晚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一直在抄写经文为殿下祈福。奴婢说光线太暗伤眼睛,王妃却还要坚持,说祈福要有诚意,结果一抄就是一整晚。早上又赶来给殿下请安......”

    经采月这么一说。

    细瞧葛莜,双眼确实红红的,脸色也不大好。

    葛莜就着祁王的臂力起身,微微往祁王胸口倒了倒,一面用怪罪的语气对采月,道:“死丫头,要你多嘴。”一面又转了温顺的语气,对祁王,道:“适才是我不小心,殿下可还无恙?”

    祁王微不可察的向后斜了斜身。

    看了看采月,又看了看葛莜,道:“我无妨。王妃若昨夜没休息好,现在回屋休息吧。”

    冷冷的一句话。

    一点不为葛莜抄经祈福而感动。

    说罢,就欲离开。

    这葛莜心寒了一截。

    为何就珍惜眼前人,偏只想着那个已经污点重重又若即若离的齐清儿。葛莜心中十分不服。

    因道:“殿下这两日.一直睡不好觉,因注意身子,今日.不如晚些进宫再议朝事也不迟啊。”

    祁王身子侧了侧。

    清远的东阳在他身上蒙上了一层浅浅地光辉,显得他更加高冷。

    深邃的眸子只在葛莜的衣角上落了落,并未言语,径直离开。

    剑枫看得出祁王不喜葛莜,多少有些同情这个有名无分的王妃,离开时对葛莜微微弯身,表示歉意。

    葛莜却丝毫没将剑枫的举动看进眼里。

    目光追随的祁王,一直到祁王消失在墙角,然后愤怒甩袖,对采月道:“还跪着做什么,站起来!”顿了顿,又道:“将看管郡主嫁衣的婢女给本王妃叫过来!”

    采月连忙起身,惊道:“王妃是想……”

    葛莜瞪采月道:“叫你去,你就去!”

    采月不吱声了,忙不迭将那看管嫁衣的婢女找来,领到葛莜身前。

    这婢女名叫文兰,见王妃面色不好,目光十分慎人,战战兢兢道:“不知王妃叫婢女过来,有何事?”

    葛莜瞧也不瞧文兰,道:“将郡主的嫁衣娶了来,送到西厢房。”

    文兰浑身一颤,疑惑看向葛莜。

    这嫁衣是郡主的,明日.就会送到郡主府,这个王妃要……难不成真的是只是想看看?

    文兰心肝怦怦直跳,道:“殿下有吩咐,婢女等不得随便挪动嫁衣,若王妃想看,可以移步......”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掌掴,打得文兰摸不着北。

    连采月都吓得往后站了站。

    葛莜吼道:“本王妃的话你也敢反!现在就将嫁衣取来,否则打断你的腿。”

    文兰额角细汗,不敢再多言。

    少顷,将嫁衣送到了西厢房。

    葛莜在西厢房坐下,看着婢女们小心翼翼的将嫁衣挂起,脸色别提有多难看,嘴角抖动不已。

    突兀的,葛莜屏退所有人,只留下采月。

    “取剪子来!”

    “王妃……”

    “去取来!”

    “不可啊…...”

    “我命你现在立刻将剪子给我取来!”嘶吼的声音。

    她就不明白了。

    论长相家世,她哪一点比不上齐清儿。

    偏在祁王眼里,就没有她葛莜一分一毫的位置,连话都懒得和她说,却对残缺病殃的齐清儿痴心一片。

    少时,采月颤颤巍巍的将剪子递来。

    葛莜伸手取,采月却不肯松手,小心看主子,实在争夺不过去,才松手。

    葛莜双眸通红,不知是含了泪,还是被红色的嫁衣映的,连鼻尖都红红的。

    她一步步走向嫁衣。

    心中各种恨肆意交加。

    身为王妃,祁王府上也无他室,偏她深夜醒来,枕头边总是空空如也。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