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七十章 有气无力
  • 记录
  • 葛莜拉出难看的笑,道:“我倒要看看,这么个破鞋还怎么嫁进祁王府,她也想做王妃?简直痴人说梦。”

    采月听完,把头放低。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话。

    突然,卧房的门被踹开,十分无礼,几乎要将那木门踹掉下来。

    葛莜冷不丁的被这么一声巨响惊道,忙裹了外衣起身,“是谁如此无礼!采月,你去外面看看。”

    采月道“是。”

    往外面去,然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并跪下,道:“见过祁王殿下。”

    葛莜看着推进来的采月,顺着她的弯曲的背影往上挪动视线,只见祁王愤怒的站在卧阁内,手里揪着几块碎掉的嫁衣,骨节发白,脸色同样发白。他身后还站着一排婢女,想来已经审问过了她们,最终说了王妃剪嫁衣一事。

    暖阁的门大开,寒风呼呼的往里吹。

    葛莜依然破罐子破摔,边起身往祁王那边去,边笑笑。

    祁王目露红光。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去郡主府取了衣裳回来对比,见到的嫁衣是地上的一滩废墟,十几年的心血抵不过一把剪子。

    啪一声,清脆而沉重。

    离祁王还差半米距离的葛莜,整个人往后仰倒,嘴角瞬间渗出血来。采月慌忙搀扶,两人一起倒在地上。

    跟来的中婢女纷纷退缩,不敢直视。

    祁王快步上前,脚下生风,半屈膝,伸手揪住葛莜衣领,将她从地上提起,又将碎掉的嫁衣伸到葛莜面前,怒道:“谁给你的胆子!啊!身为王妃不守妇道,来人,家法伺候!”

    所谓家法就是将人绑在柱子上,用沾了狗血的鞭子鞭打,一般人受十下过后,便会出现昏厥,极少挨得过二十下的。

    加之葛莜女儿身,估计五六下就能要了她的小命。

    采月忙跪趴到祁王面前,揪着他的衣角,道:“鞭刑残酷,王妃身子弱,受不得啊,还请殿下三思。”

    此时的葛莜反倒不害怕了。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份上,还在乎那一两下鞭子么?

    阁的众婢女见采月求情,又想到那鞭刑的残酷,也有几个开口随采月一同求情。

    祁王揪着葛莜的手却一点没松。

    一面将她向外拖行,一面让府役准备道具。

    被拖行的葛莜形容十分不堪,衣不遍体,白皙的脖颈露在外面。她依然在笑,她在想祁王终于肯碰她了,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至少现在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很近。深吸一口气,浓郁的檀香气,她有多久没有闻到了。

    府役们不敢怠慢,忙将柱子和沾了狗血的鞭子准备好。

    采月见事态无法逆转,哭喊下去无用,趁乱起身从后门去了葛太尉府通知葛太尉。

    祁王将手里的葛莜丢向两个婢女,道:“上刑。”

    两婢女接到葛莜的身子,只觉她十分冰寒。因不敢违逆祁王,两人干净利落的将葛莜困去柱子上。

    心凉了大半截的葛莜,也不挣扎。

    她看着祁王,道:“嫁衣不过一件死物,殿下竟要为此鞭型妻室。想来是我的命不如那馥雅君主的,她人还没进府,我却因她受了鞭刑。殿下,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祁王僵直站立。

    他虽看着葛莜,心中想的却是嫁衣,是齐清儿。

    关于齐清儿的一切,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就算是身外的死物,他也不允许任何损坏。

    爱,就是这么无理疯狂。

    这时准备好鞭子的府役走上前,请示祁王旨意。

    祁王将手里不成状的嫁衣收紧,道:“打到她承认错误为止。”然后愤怒离开。

    府役转身走到葛莜身前,愣了好一会儿,方闭上双目,举鞭在葛莜身上落下一记。

    长鞭如会吃人的蛇。

    被鞭打之处很快渗出鲜血,衣衫也被扯破。

    葛莜咬紧牙关,盯着祁王离开的方向,硬是没叫出一声。

    府役再次取鞭。

    按理,每落下一记,都会比上一记更狠,力道更大。

    又一鞭下去。

    葛莜脑皮发麻,两眼金星,口气的气息开始薄弱,视线的人也开始摇晃,剧痛由远及近,渗入肌肤,刺入心尖。

    这一次不是她想忍着不叫出声,而是她完全没了发出声音的力气。

    接下来第三记。

    可想而知,葛莜性命攸关。

    有婢女叫道:“还是禀了殿下,在继续刑法吧!我怎么瞧着王妃的样子不大好呢?”

    府役心想也对。

    殿下说打到认错为止,但没说给打死啊。

    便先放下鞭子,回禀祁王。

    结果追到书房,祁王却不开门,只道:“没认错就继续打。”

    “可奴才瞧着王妃气息薄弱,怕再打下去,伤及性命。”

    此话一落,书房内有半响没有回话,然后门被打开,祁王站在风口,十分冰冷道:“还要本王重复刚才的话吗?”

    府役缩缩身子,看向旁边的剑枫,希望能拿个主意。

    剑枫收到府役的眼神,扭头看了祁王一眼。

    知道他是真的被伤到了。

    前面刚刚被杨柳的话伤到吐血,现在嫁衣被剪,绕是祁王再如何把持得住,也难免遍体鳞伤。

    故将服役领到一边,道:“鞭刑,说白了还得看用刑的人,你下手的时候自己拿捏得当就是,过多的话,也不要再说了。”

    府役瞅瞅剑枫,再瞅瞅祁王,点点头复回到葛莜所在的院子。

    时下月黑风高,又是深冬。

    葛莜的嘴唇已经发紫。

    府役再拾起鞭子之后,并没有再下狠手,两三下只意思意思。然后落第六下的时候,叫赶来的葛太尉看得正着。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