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七三章 封府
  • 记录
  • 京城当中众说纷纭。

    若齐清儿没有郡主这层身份,或许不会被喷这么多唾沫星子。

    若她没有和祁王之间的婚约,也许外头的众说纷纭又是另一种形态。

    一切只因她是郡主,而且是即将成为王妃的郡主。

    身上就不能有任何污点。

    当祁王听到外面那些人说的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齐清儿知道,她虽性情坚强,但有多少女子能受得住这样的侮辱。

    祁王更不想她在想起当时的痛苦。

    当即命千人把守郡主府。

    宁愿让齐清儿误以为他有逼婚的势头,也不愿她被这样疯言疯语扰了思绪,他宁愿一个人去承担。

    而关在郡主府的齐清儿却不知外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知祁王封了郡主府,任何人不得出入。

    她的第一反应便是,祁王一定知道了她和严颂的决定,所以封锁府邸,好将严颂一网打尽。

    楚秦歌在府门口问外面的精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无端封府,祁王殿下就没给了理由吗?”

    精卫严肃不语,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只将楚秦歌推着往里,并拿出祁王的令牌。

    楚秦歌见令牌如见祁王本人,自也没有反抗强行出入的道理。

    齐清儿见如此形势,忽觉祁王手段霸道。

    又看向竹婉,道:“给严颂传信一事,是你告诉祁王的。”

    竹婉正好奇祁王如何就封了府,便听到齐清儿这样问,一时摸不着头脑,待反应过来时,道:“是,祁王曾交代过,郡主的任何动静都要如实禀报。”

    千算万算,深陷其中的齐清儿偏偏遗漏了这一点。

    那么祁王是固然知道严颂会来郡主府的。

    豁然起身,想给严颂通信,让他不要过来,却已经为时已晚。

    从府门口回到正殿中的楚秦歌疑惑地看着齐清儿脸上表情,看了一会儿之后,转了犀利的眼神,道:“你知道祁王为何封府对不对?”

    齐清儿和楚秦歌对视。

    楚秦歌觉得她眼神复杂,又道:“难道你真的想悔婚?”

    这话叫竹婉一惊。

    忽想起自己为什么就没想过郡主给严颂书信,里面会写什么内容呢?眼下被楚秦歌这样一说,忽然觉得那封书信一定不简单,难道郡主真想悔婚,然后和严颂一走了之。

    齐清儿说不出话。

    胸口忽然的阵痛,弯下身子。

    竹婉上前搀扶,齐清儿道:“药呢?”

    她果然嘴上说不出悔婚二字,即便心中下了狠心,决定一走了之,然当别人将话挑明的时候,她又觉得伤痛不已。

    祁王啊祁王。

    你为何是一代君王?

    为何你不只是一介凡夫俗子?

    你我之间纵使情深,奈何缘浅。

    从齐府落败开始,也许就已经注定了不能在一起,即便跨尽千山万水,将前尘的冤屈通通洗净,但最后的那一抹膈应是怎么都抹不去的。

    齐清儿的内心十分纠结。

    待竹婉将药拿上来,一口气吃下去两颗。

    感到阵痛弱了一点之后,方道:“没错,我确实想悔婚。”

    楚秦歌真怒了。

    快步上前,先就掐住了齐清儿的脖子。

    在她的心里,只有祁王伤害别人,没有别人伤害祁王。自面前的这个女子入京,她眼睁睁的看着祁王在落水之后裹着湿透的衣服在寒风中等待一个人,身上的衣物结成了冰,他却还在等,为的只不过是想看她一眼。又眼睁睁的看着祁王彻夜不眠,伤痛得呼吸困难,最后连身上的疼痛早已经浑然不觉......

    她恨祁王爱着齐清儿。

    她更恨齐清儿却要在这个时候悔婚。

    齐清儿被推着后退。

    竹婉惊呼,让楚秦歌松手。

    然楚秦歌像走火入魔一般,瞄准后面的柱子,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本以为只是女人之间的摩擦,不会真的伤害,竹婉并没有及时阻止,到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再出手已经为时已晚。

    齐清儿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眼前事物都在向前退行。

    电闪火石间,她感到身后软软的,像有人挡在了她身后,同时伴随着身子与柱子相撞的声音。

    脖子里楚秦歌的手被猛的挪开。

    恢复了呼吸之后的齐清儿,附身咳嗽。

    余光中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一个身影是楚秦歌的,这另一个......是严颂。

    他收到齐清儿的书信时,欢喜不已。

    迫不及待这等着响午时分,到郡主府接走齐清儿,从此海阔天空,一起看日起日落,余晖漫天。

    然而当他准备就绪赶到郡主府的时候,却发现郡主府叫祁王包围了,经过好一番躲藏,终于找了个空子,闪身进入府内。

    睁眼便瞧见楚秦歌对齐清儿动粗。

    将人往柱子上推。

    真装上去还得了。

    严颂便和楚秦歌打起来了。

    一开始,两方势力相当,不分上下,但时间稍久,楚秦歌明显处于弱势。

    旁边齐清儿捂着胸口,忙让竹婉阻止他们。

    看到严颂身形矫健,且速度极快,心中闪过一时的疑惑,他不是受了祁王的封掌,落了重伤么?怎么现在一点没有力道不足的样子。

    不过思绪一闪就过了。

    眼下还是先将楚秦歌和严颂分开才行。

    竹婉上前阻止,可怎么看都插不进去。

    楚秦歌对严颂招招致命,严颂以退为攻,丝毫不落下风。很快左手控制住楚秦歌袭来的右手,用力一拧,几乎顺理成章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