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03章 归位1
  • 记录
  • 钱宝一脸要紧地说:“赶快去用假消息通报说皇后娘娘和我正往回赶呢,先安抚住他们阻止他们继续寻找不然会走漏风声,然后再将他们都看守起来,再做处置。”

    小柱子提醒到:“王爷,那唐贵妃呢?她可是一个关键的人物啊,不能留活口。”

    钱宝想了想后说:“不行,我不想还没有登基就先杀人,把她看好了就是。”

    小柱子叹气,但还是服从命令:“是。”

    乔紫云轻轻的翻了一下身,浑身的酸疼让她几乎动弹不得,头还是又涨又疼的昏昏沉沉,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当眼睛睁开时映入眼帘的一切让乔紫云不禁惊呼道。

    这一声惊呼同时也惊动了她旁边病床上的人,“紫云,你醒了?”

    乔紫云一听声音赶忙又侧头去看,“是你~!”她再一次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原来她旁边病床上躺的不是别人,正是钱坤。

    乔紫云一拍自己的脑门,“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啦?老天,不要总是跟我开这种玩笑好吗?”

    钱坤有些费力的翻身下床,只见他的左手臂上缠着绷带,额头也被医用胶布粘着,他来到了乔紫云的病床前,非常温柔又关切地问:“你醒了就好,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去叫医生来。”钱坤仿佛还是以前的那个他,看上去好似跟乾坤王朝时候的他完全无关一样。

    乔紫云眉头微蹙不敢多说什么,“我还好。”说完这几个字后乔紫云的心情也平复了很多,她接受了自己已经回来公元二十一世纪了,她再也不是在乾坤王朝里的那个被人尊崇敬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可以呼风唤雨的乔皇后了。

    钱坤还是一脸担心,“我还是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吧,都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了,我都急死了。”他此刻的担心是真心的,可是听在乔紫云的耳朵里却怎么都觉得是那么的虚伪和令她不舒服。

    乔紫云翻过身去背对着钱坤,她轻声说:“我很累,想再睡会儿。”

    钱坤见乔紫云又想要睡觉便站了起来就要走出病房去叫医生,可是不想这时病房的门却被推开了。

    “钱大哥,紫云姐醒了吗?”乔彩霞头上也缠着绷带地走了进来。

    钱坤一见是她有些发怵,可又不好直接撵她走,他小声说:“嗯,醒了,可又睡过去了,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你别过去,她见了你又该受刺激了。”

    乔彩霞:“你放心,我就是想过来看看她醒了没,你去叫医生吧,我就站在远处帮你看着她,等你回来了我就走。”

    钱坤一听觉得这样也好,丢下刚刚醒过来的乔紫云自己也不放心,于是答应到:“那好,你可千万别说话啊。”

    乔彩霞答应到:“嗯,你快去吧。”

    钱坤快步走出了病房,而乔彩霞借机走到了病床前,她猜测着乔紫云可能是装睡,于是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姐姐,你真的睡了吗?”

    乔紫云生气她强行的把自己给带了回来,便装作熟睡没有听到。

    乔彩霞见她不理自己,心中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于是就自己坐在了床边说:“我知道你这是在责怪我把你给带了回来,现在还不是跟你说这个的时候,我过来就想趁着钱大哥出去给你找医生的机会告诉你,其实钱大哥这次回来是失忆的,也就是说他对于自己曾经去过那个叫乾坤王朝的时代并做过那里的皇上这件事忘记的一干二净。”

    乔紫云听到这里立即惊讶的睁开了装睡的眼睛,她翻过身来看着乔彩霞问:“钱坤他失忆了?怎么可能,你和我都没有失忆为何他却独独失忆了呢?”

    乔彩霞:“因为当初在乾坤转盘的前方是两条路,你和我走的是同一条路,而钱大哥却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恰恰是那一条路标记为忘却来时路,也就是说钱大哥走上那条路的回来以后就彻底的忘却了在那里的所有记忆。”

    乔紫云听后说:“早知道这样我也走那一条路就好了。”

    乔彩霞:“他就快回来了,以后找机会再跟你谈,我先走了,以免他怕我惹你生气而跟我发脾气。”说完她就站起身来走出了病房。

    可是躺在病床上的乔紫云却满脑子的凌乱思绪,一会儿是乾坤王朝里时的自己,一会儿又不由环顾着此刻这现代化的医院病房,甚至她还在惦记着乾坤王朝那些还没有批阅完的奏折,很多未处理完的事情让她非常担心挂念。

    很快钱坤和医生就走了进来,乔紫云躺在病床上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你昏迷两天才刚醒,还要做进一步的观察,怎么也要再等三天才能够出院。”

    乔紫云点头:“好,那我就三天后出院。”

    钱坤:“干嘛这么着急,单位里也已经知道你出了意外,你的工作有人先接管了,这次流了这么多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才可以。”

    听着钱坤如此关心自己的话,乔紫云虽然还是觉得浑身的不自在,可是当乔彩霞刚才过来告诉自己说他此时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在乾坤王朝里所发生的一切时,乔紫云的心中也就多少有些释然了些。

    医生走后,病房的门被关上。

    钱坤走到了乔紫云的病床前,他伸出右手来去温柔抚摸她额头上的头发,语气柔软的如一团棉絮,“还疼吗?是不是还生我气呢?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伤成这样,结婚以前我曾对你承诺过,一定不会让失去了母亲的你受到伤害,可是我没有做到,原谅我好吗?”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