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89章 红颜垂泪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场大战结束,刘家后门整日里都飘着一股血腥味。

    上天好似想要帮助刘远山,无声无息的下了一场大雪,将地上那些丑陋的东西全部都掩遮住,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远山近树都蒙上了一层白色,整个世界显得晶莹剔透,宛若童话一般。

    刘家宅院的西南角处,原本有个亭子,下了雪,草径寻不到,刘远山也不管那许多,便带着两个侍女,坐在亭子中赏起雪来。

    “少爷!”

    小雨从房间里出来,手中提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缓缓的沿着刘远山刚刚走过的脚印漫步进入亭子。

    “外面风大,少爷你也不怕冷!”小雨一边抱怨,一边将水壶放在桌子上,变戏法似得拿出一个洁白的瓷杯给刘远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亭外的雪,纷纷扬扬还在下,刘远山不禁想起了去年的时候,在小觉寺的那场雪。

    想到了白蛇传,想到了文人雅会,想到了那个俏皮美丽又多情的小郡主。

    “唉……”刘远山轻轻一叹,又摇摇头。

    小雨却咯咯一笑,没大没小的说道:“公子,您还是回屋吧,夫人怕你冻着了!”

    “不怕!”刘远山回头看着小雨,微笑道:“你家少爷我身体好着呢,再说了,穿的这么厚怎么可能冻着,少爷我赏雪呢!”

    他正直年少,身上的火力本来就大,现在身上穿着雪白的狐裘,自然不会感到冷的。

    “少爷好雅致!”小雨搓了搓手,道:“少爷不是又要作诗了吧?”

    “你懂诗?”刘远山诧异!

    “不懂!”小雨摇了摇头,又笑着道:“不过我却知道少爷的咏雪诗。”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皆不见!”

    小雨一边说,一边张口吟诵。

    红唇白齿,咬字清晰,听起来少了厚重和惆怅,倒是多了几分畅快。

    “好诗啊!”

    后面两个侍女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便开始拍手叫好。

    “不错啊,还会作诗,本事不小呢!”一声清脆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刘远山扭头一看,确是雪欢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迎着飘荡的雪雪欢正朝刘远山微微而笑。

    “呵呵!”刘远山朝她招手,雪欢也缓缓的就着刚才的道路走了过来。

    雪欢虽然自幼在北海长大,每日学习功法修炼,可平时读的书却不少,虽然不能出口成章,可对于诗词之道也懂得不少。

    “听说三郎你这首诗是去年和那小郡主相聚的时候所作,今日同样是雪景,你也吟诵一首送我,否则的话,就算你偏心!”雪欢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来。

    风雪一起,面前的美人仿佛如背后的梅树一般,随风摇曳生姿,有种玉洁冰清的气质。

    “你这丫头,吟诗作词又不是吃饭喝水,哪里能想到便有,你若是这般,倒是为难我了!”刘远山呵呵笑着,从旁边拿过杯子给雪欢倒了一杯热水。

    雪欢努努嘴,道:“不喝,今日就要为我吟诵一首,还就要咏雪!”

    她本是与世无争的雪国天女,如今吃起醋来,还真是一百头牛都拉不住。

    刘远山苦笑,道:“那好,你稍等我,容我思索一会!”心中却道:上次用神书查询的时候,清朝咏雪的诗也很多,可郑板桥的那个偏偏排在第一位,后面的那些怕是难以及的上了,即便吟诵出来,雪欢也定然不高兴,这该如何是好。

    “思索”了一会,刘远山点头,笑着朝雪欢道:“有了,你听好了!”

    “哼!”雪欢一哼,满脸娇俏:“这还差不多!”

    她也知道作诗填词不是吃饭喝水,也知道刘远山不一定能做出什么好诗来,不过只要是刘远山送的诗,她都会喜欢,其实并非是和小郡主比个高低。

    不过,当刘远山口中的诗词缓缓而出的时候,她便瞬间被触动了。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刘远山口中吟诵的,正是后世大名鼎鼎的纳兰性德的一首很出名的咏雪词。

    雪欢深吸一口气,双眉微微一皱,竟然从石凳上站起来,左手轻轻的掂着裙子走到凉亭的边沿,右手往外一伸,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便飘入了她洁白纤细的手心。

    她收起手,那片雪花却遇热而化,变成了一滴清水。

    “别有根芽,不是人家富贵花!”

    雪欢抬起头轻轻吟诵,目光迷离恍惚。

    “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万里西风瀚海沙!”

    “瀚海沙!”

    刘远山心里猛然一惊,暗道坏了,我这只顾得自己表现,没有细想这诗中的意境,这吟诵的虽然是雪,确是大漠塞外的西风瀚海,雪欢本就来自于北海,莫不是被这诗词勾引的思念起自己的师傅来了?

    “雪欢!”刘远山也轻轻的从石凳上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用手轻拍她的肩膀,问道:“想家了吗?”

    “没有!”雪欢眼圈微红,却不敢回过头看刘远山一眼,只是轻声回答:“三郎的诗词写得好,雪欢听了很有感触而已,你看这雪!”

    “你想家了!”刘远山非常肯定的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没关系的,每个人都会想家!”

    “没有,我不是想家,我……”雪欢很想撒谎,可是不知道怎的,鼻子一酸,声音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