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95章 没意义
  • 记录
  • 至胜仙尊竟然犹豫起来,说道:“可是你我族中都有后辈在修炼,如果我们走了,这些人怎么办?如果我们走了,这里的人族修士,就算都联合在一起,也不会是魔祖与千翼冥凰的对手,这域内好好的天地,难不成就被魔族给占了?”

    至冲仙尊不说话了,他本想把最重要的几个后辈带在空间里,让他们也离开,可是真那样话,到了域外,他们也不可能修炼到更高境界,在没达到一家境界之前,域外是不适合人族修行的。

    他想了半天,又对壬吉仙尊说道:“师叔,我们就这样走好像确实不好,就算我们在域外可以生存,可是域内毕竟是我们的老家,以后回老家来看,却被魔族占着,那岂不别扭。”

    壬吉仙尊没什么后人在这里,有也是沂岚宗的后辈,没有那么深的感情,站在那里绷脸说道:“不走怎么办?还在这里看着生气?毕竟域内的修真界,全都承认虞尧圣祖是祖先,我们这些人都排不上号,现在他纵容那魔女,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至冲仙尊冷笑了一下,说道:“师叔,怎么你还在乎那圣祖的称号,不管他前世是谁,都已经是几世之前的事了,再转世回来,只能认今生,我们尊他,他是圣祖,若我们只认可按今世算,他又算是什么?有师叔在,这沂岚宗没必要一定让他说了算!”

    壬吉仙尊听完有点诧异,说道:“难不成你们的意思是……不认他这个圣祖?”

    “认还是要认的,毕竟之前已经认了,现在说不是不好,只是他当他的圣祖,我们除我们的魔,并不影响什么吧。”

    壬吉仙尊顺心了,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去除了那魔女便是,叫上域内的其他真神,这么多人一起,收服她和千翼冥凰还是容易的。”

    至冲仙尊点头说道:“好,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去把他们找过来。”

    壬吉仙尊摆摆手,“去吧。”

    至冲仙尊转身飞走。

    他走了之后至胜仙尊说道:“师叔,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回宗内了,到那边的赤霞峰去,师兄把人找来之后,咱们也好商议。”

    壬吉仙尊想到烛奚子就不舒服,说道:“走,去赤霞峰。”

    说完两人向那边飞去。

    他们的境界都比烛奚子高,商量这些事和出去找人,烛奚子都没能发现,一直在忘魔崖上发呆。

    至冲仙尊出去找人是隐身出去的,带人回来也是隐身回来,这些人都到赤霞峰上与壬吉仙尊商讨,仍旧没被烛奚子发现。

    别子洲圣山中的慕韶清,也一个人在山中发呆,神识洒在天地之间,看着世间种种,却是一切全都虚无,全都空荡荡,竟然不明白,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从前没有恢复前世记忆,以为永恒的生命就是自己所追求的,可是一步步走上来,想要的得到了,可以长生不死,却又不知道,要这么长久的生命有什么用,只是每天面对虚无?毫无目的的活着?

    想要有一个人陪伴,却又得不到真心,既然如此,似乎生命也没什么舍珍惜……

    就这样她在洞府中呆坐,坐来坐去,身上那刚刚恢复的魔元力竟然逐渐消失,不知消融到哪里去,只是慢慢的少了、不见了。

    而慕韶清坐在那里神情木然,双眼紧闭,不动不说话,全身的气息都消失,好像变成洞中的一块山石,没有了生命。

    空间里的凌轲知道她心情不好,在空间里等了些时日,便再次询问:“魔主,魔主你怎么样了,你放我出去。”

    可是问了才发现,他与慕韶清一直都存在的魂契,竟然莫名消失了,两人不能再用意念联系。

    “啊!魔主,魔主!”

    他叫了几声,识海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凌轲急了,知道慕韶清肯定出事了,自己不能再等下去。

    于是他把法力涌透向空间里,尝试着解除慕韶清下在空间门上的禁制。

    他虽然也在空间里,但却没和慕家一家人在一处,所以慕家人还不知道慕韶清已经把他们带到别子洲,只知道在慕韶清和凌轲出空间之后,震动的空间安静下来,也就是说慕韶清应该把外面的危险解除了,所以他们不是很担心。

    凌轲在空间里,只有琉璃城主知道。

    见他焦急地解禁制,问道:“怎么了,是外面出事了么?你想出去?”

    凌轲见到感觉见到救星,说道:“是的,我想出去,魔主没消息了,她肯定出事了,不然和我她的魂契不会消失,你是不是有办法解禁制?快帮我!”

    琉璃城主更关心慕韶清的情况,听他这样说立刻说道:“好,我来帮你。”

    在琉璃国移进来的时候,他便要求取得一部分空间的控制权,直到现在,慕韶清也没把这权力收回来,所以就算慕韶清又下了禁制,他也还是有一定特权,解起来比凌轲解着容易。

    没过多久,他就把空间禁制解开了,对凌轲说道:“好了,你能出去了。”

    凌轲话没多说,嗖地一下便在他眼前消失。

    琉璃城主便也跟在后面出空间。

    出到外面之后,凌轲一眼看到坐在地上的慕韶清,没用细看就感觉到她状态不对,蹲在她面前轻声叫道:“魔主,魔主!”

    慕韶清坐在那里仍旧纹丝不动,根本听不见他的话。

    凌轲以神识在她全身上下扫过,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生机,甚至连她的身体都和石头一样,没有半点生命或者法力。

    “魔主,魔主,你这是怎么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