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987番外:这个皇妹她重生了(92)
  • 记录
  • 谷粒网 www.xinguli.com ,最快更新宠后之本宫无耻最新章节!

    “殿下!”

    身后京兆尹见夜无澜不管不顾地就冲进去,想着火虽然已经灭了,但里头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万一十三皇子再出什么事,他头顶的乌纱帽就真的保不住了!

    夜无澜一把推开上前拦自己的京兆尹,双眼猩红,走到废墟内,望着满目疮痍,他脑海中不知为何又闪现出一幕一幕飞速而过的画面——

    火,灼烧的痛,白发,阖着眼死去的女子……

    “啊——”

    他按着头,明明站在废墟中,他却感觉通体都被大火焚烧的那股灼烧的痛苦,仿佛……前世便经历过般。

    怜心……

    “殿下!”

    最后,众人只见夜无澜按着头,面色痛苦蜡白地倒下。

    此时的林府。

    “姐姐,姐姐你在吗?”林央儿回到自己的闺房内,脱下披风,将其塞到了床底,正要整理下,便听到门口林双喜百灵鸟一样欢快的声音。

    眼中闪过一丝不耐,林央儿想了下,才柔和着声音道,“怎么了双喜,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屋外的林双喜不禁面露狐疑,“咦,姐姐已经睡下了么?可双喜之前来找姐姐,没看到人啊……”

    屋内,林央儿动作迅速却又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褪下了外衣,鞋子,以及头上的钗饰,然后动作轻而慢地上了床,缓缓靠着床躺下,声音缥缈故作几分困倦地回了一句,“唔,我太困了,可能你看错了吧。好了双喜,姐姐乏了,你乖乖回去安置好吗?”

    听着里头困倦的女声,林双喜不禁抬手抓了下自己的小辫子,有些想不通似的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身后的丫鬟又劝了几句,她才乖乖应了声,“哦,好吧,那姐姐好好休息,双喜回去了。”

    临走前,林双喜眸光如有所思地落在门前那带着湿泥土的脚印……那脚印的大小,正是林央儿的鞋大小。

    府里怎么会有泥巴呢?

    林双喜低低嘟囔了一句,便将此事暂且抛之脑后,在丫鬟的催促下,回自己的院子安寝。

    这一夜,京城注定不大太平——

    首先便是七皇子妃和三公主失踪,七皇子全力搜捕,最后找到了七皇子妃,可是三公主……却命丧火海。

    尸体被侍卫们找到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成为一具焦尸。只从其尸骸旁的首饰确认其身份。

    再便是长公主之子付欢,被七皇子以挟持七皇子妃、杀害三公主的罪名收押,只是他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神志不清。

    据说是吃了五石散又被三公主刺伤眼睛,随后自己烫伤了,烟呛到喉咙毁了嗓子。

    当然,长公主如何能信这样的解释?

    她在得知宝贝儿子半死不活神志不清后便急急赶进宫,向皇上哭诉。

    只是这次,皇帝没有再偏袒这位胞姐——

    当今三公主,皇室的金枝玉叶,听付欢手下人招供,是因抵死不愿被付欢玷污,刺伤付欢一只眼睛,而招致付欢的报复,遭至杀身之祸。

    被活生生烧死!

    夜皇震怒,他的女儿,居然被他宠爱的外甥活生生给烧死了!

    好在夜怜心争气,没有给皇室抹黑,死都留有清白,也是因此,夜皇对这个到底宠爱过的公主的死,实实在在地伤心难过了一场,也对付欢目无天子王法的行为感到震怒。头一次,对长公主的求情哭诉无动于衷,甚至是连召见都不曾,只下旨将付欢打入天牢,命七皇子夜无忧好好彻查,处理好夜怜心的事。

    这事闹得很大,毕竟西城一场大火,惊动了不少老百姓,死的又是夜国第一美人,唯一待嫁的公主,百姓们对付欢的恶行又是有目共睹,不满许久的,当即民间都愤慨要求皇上处斩付欢这样的败类人渣。

    夜无忧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给挥到地上,满脸阴沉。

    七皇子妃端着参汤,进来便看到夜无忧这般,她憔悴的脸色一瞬闪过黯然,叹息一声,温声上前安抚,“殿下,你已经几夜没好好合眼了,再这么下去,身子会熬不住的,妾身给你煮了参汤,你用些吧。”

    “不用了。”夜无忧见到自己的皇子妃,隐了些自己的暴戾之色,只眉眼间的戾气很是难以消融,他恨不得将付欢碎尸万段,但是父皇却又对长公主心软,居然想着给付欢找个死替!将那人渣的死罪给免了,找个替罪羔羊替付欢处斩堵住悠悠之口,而后将付欢放了!

    他的妹妹死得这般凄惨,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难道怜心不是父皇的亲生女儿?还不及付欢一个外甥来得重要?

    夜无忧不知道的是,长公主掌握着当年夜皇很多不能叫外人知道的“证据”,又有夜皇亲笔写下的空白圣旨,长公主利用圣旨做文章,夜皇就是再对付欢生厌,也不会得罪长公主,将自己置于不利之地。

    但也是因此,夜皇对这个胞姐产生了灭口的心思,帝王心思总是这般,夜皇身为皇帝自是不希望有把柄被人握着时时刻刻威胁自己。

    七皇子妃将参汤方才,叹道,“妾身这几日,每每做梦都会梦到怜心……普陀寺的圣僧说,怜心死得太苦,要好生超度,方可安息……但妾身想,怜心那般善良的好姑娘,定是不忍殿下为她这般操劳难过的。殿下,节哀。”

    夜无忧忽然颓然地坐下,掩面,闭上眼。

    “死丫头……”

    七皇子妃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夫君这般哽咽的声音,她知道,他定是哭了,但不肯让人看到他的软弱难过。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