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992番外:这个皇妹她重生了(97)
  • 记录
  • “说完了?”

    夜无澜的声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像是沉溺锐气随时要出鞘的寒剑,带着瘆人心脾的寒意,在林央儿极富渲染力的一番说辞后,他只平静而晦涩冷漠地低声说了三个字。

    只是三个字,林央儿敏锐地察觉到不对,慌忙追了一句,“殿下,您要相信央儿啊!央儿绝无半个字的欺瞒,虽说重生之事骇人听闻,但确实是存在的……要不然央儿怎会知道殿下您……那许多的事情……央儿可以助殿下得到那个位置,只要殿下您肯给央儿一个站在您身边的机会!”

    她知道,夜无澜前世最想要的是皇位,只可惜,她死得早,只知道夜无澜扳倒了夜无忧,初露锋芒,便不得不投湖自尽。至于后来的事,她并不清楚,但那又如何?前世她便看清夜无澜对皇位的执着,她相信自己能说服他!

    但有一句话偏偏就是说给她听的——

    世事难料。

    “是啊,你提醒了我,”夜无澜起身,走到门前,地牢内昏黄的光照着他的脸白皙如玉,俊朗迷人,那对眸子晕开的墨色令人心驰神往,但他薄唇一启一合间,说的话却叫林央儿难以置信——

    “你知道我不少事,你以为,这样的你还有资格活着么。”

    “不——不是的!”林央儿瞳孔颤了颤,眸光闪烁便慌了神,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摇着头,面上的笑容早褪了个干净,她踉踉跄跄地奔到门前,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她楚楚可怜地拉住眼前一角雪白的衣摆,语气慌乱无措却又笃定自傲,“殿下,我才是唯一配得上您的女人!只有我林央儿可以帮你得到皇位——不管前世还是这辈子,夜怜心她都是您的阻碍和包袱!央儿只是知道您舍不得才不得已做这个恶人的——殿下,您要相信我,相信我!”

    夜无澜慢慢蹲下,伸出修长的大手,林央儿忙一喜,抬眸,泪盈于睫,眨了下,落下一两颗,我见犹怜地望着夜无澜,眼中闪着动人的光芒。

    却见夜无澜只是抬手,将自己的衣摆一点一点地从林央儿指间抽回,语气寒凉又温柔,这般矛盾的语气,却又那般符合这个男人的性情。他看着林央儿,淡淡道,“信,我怎么不信你?毕竟——”

    他忽而凑近林央儿,低低的,像是情人间的呢喃般说了一句什么,但见林央儿先是眸子瞪大,里面满是震惊和难以相信,随后便是灰败死然,面上血色全无,苍白如纸。

    夜无澜却已经不想多看她一眼,起身,弹了弹被林央儿扯过的衣摆,眼尾划过一丝嫌恶,而后声音凉如水地道,“你不该碰她的,既然碰了,那便在这地牢享受最后一次活着的机会吧——毕竟,上天不会再给你第二次幸运的机会了。”

    说完,他转身,雪白的衣摆迤逦划过,在林央儿眼前,如那遥远不可及,抓不住的天边的白云,连痕迹都不留地离去。

    “啊——夜无澜!你不是人!你没有心!我怎么会爱了你这样无心无情的人!啊——”

    身后,林央儿像一只被折断羽翼的孔雀,没了那靓丽的羽毛,像一只土鸡般,失去所有光鲜的光环,落败狼狈至斯。

    “呵呵呵呵——”她手指紧紧抠着地面,垂着眸子忽然低低地阴沉笑着,笑着笑着便仰着头,声音尖锐又阴森。

    夜无澜想要给夜怜心报仇?

    呵呵呵呵,好啊,反正,夜怜心已经死了!一个死人,哪怕得到了夜无澜所有的在意,那又如何?她林央儿还没输!

    夜无澜,你对我这么狠,却还是晚了一步,失去了你所谓的最重要的人。

    报应,报应,真是报应!你这样冷漠无情自私自利的人,活该一个爱你的人都没有!

    林央儿笑着笑着,就止了这阴森的笑声,抱着自己的双腿,望着这阴森的潮湿的,满是腐朽气味的地牢,呜咽地哭了起来。

    ……

    而此时的山庄内。

    “七哥哥!”云玖留下来伺候夜怜心的小侍女告知夜怜心外面有人找,夜怜心放下手里的绣活,便随着侍女去了前厅,待见到来人时,不禁抬手掩唇轻惊呼一声,眼框一热,便急急上前,语气哽咽地唤了来人。

    背脊笔直地站在那,背对着夜怜心,负手立在正厅中的夜无忧闻声立即转身,玄色的袍子一动,人便上前,擒住夜怜心两只手臂,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冷峻的眉眼蹙着,唇角紧抿,带着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势,明明很冷的神态。

    夜怜心却看出他眼底闪烁的担忧和庆幸。

    心底一暖,眼眶中便有泪光闪烁,她抿了下唇,将酸涩逼回去,瓮声瓮气地轻轻道,“我很好,一点事也没有,七哥哥别担心。”

    夜无忧立即松开她,袖子一拂,眼角眯了眯,冷冷地瞪着夜怜心,声音漠然,“谁担心你?呵,本事了,居然还会假死这么超乎你能力之外的招数了!”

    还是熟悉的七哥,还是熟悉的……怼人不倦,口是心非。

    夜怜心哭笑不得,那才起来的一点子感伤也化作虚无,红着眼睛语气嫌弃地说了句,“哦,原来是妹妹想错了啊——我还以为,哥哥许久不见清减了几分,面容也不复往日丰神俊朗,是因为担心牵挂怜心呢……”

    夜无忧眉头狠狠地一拧,唇角翕了翕,闻言便恶狠狠地曲起手指,模样凶狠阴冷,但手指落下时却力道很轻地弹了一记夜怜心的额头,恶声恶气地道,“好啊,假死不说,还学会讽刺挖苦起兄长来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