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出去
  • 记录
  • 谷粒网 www.xinguli.com ,最快更新黄泉代理人最新章节!

    第六百四十三章 出去

    慎小玉的尸体端端正正地摆在棺中,棺底有数十枚精钢尖刺,其工艺之复杂精巧,在现代社会也极其罕见,这些针刺分别穿透了慎小玉全身各处的血脉中,想必那些钢刺中空,在液压的作用下,逐渐把人血放尽,所以棺材下面才会不停地滴血。

    而且人死之后血液凝固,如果想把血全部放出,必须是把活生生的慎小玉放进去.

    我伸手去摸慎小玉的尸体,西装男人拦住我说道:“自清闲你还记得那黑雾中的干尸吗?”

    经他这么一说,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在那条石梁上惊心动魄的经历,那些深渊的干尸,身上有很多窟窿,从里面不停地冒出一缕缕的黑雾。

    难道那些干尸都是被活活地在这铜棺中放光了鲜血,他们身上的窟窿,就是在这里被钢刺扎的。

    想到此处,我不由得从骨髓里感到寒冷,全身都在颤抖,究竟是谁如此残忍?

    西装男人这时候又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深渊里的干尸,都是慎小玉。”

    我望着西装男人说不出话。

    西装男人回头看着,也不知道他在看着什么,他摸索着从衣服里拿出两支烟给我一支。

    “你不是没有烟了吗?”

    “私藏的最后两支了。”

    “骗子。”

    西装男人没有理我,他缓缓吐出一口云雾对我说道:“油布老头没有对你说实话。”

    我正吸着精神食粮呢,听到西装男人的话险些没有把肺咳出来。

    西装男人继续说道:“自清闲你看看这个棺材盖的里面。”

    我依言看了下棺材盖的里面,结果又看到了自己。

    整个棺材都是由黄铜铸成的,包括里面杀人的机关也是如此,但是唯独棺材盖的里面是一面镜子。

    我试探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把慎小玉的身体放到这里的人是油布老头。”

    西装男人点点头说道:“油布老头告诉过你,当时各地出现了很多慎小玉的肉身菩萨,有很多人吃,很多人变成了慎小玉。可是自清闲,假设你是个普通人,当你遇见了一具肉身菩萨,你会吃吗?”

    我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吃,打死都不吃。”

    西装男人又说道:“如果在一种极端的环境下你会吃吗?”

    我想了想如果我的飞机也在丛林里出事,如果我也生活在黄沙村用于也走不出去,那个时候别说吃肉身菩萨了,就是吃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我突然明白了西装男人的意思,不由地浑身发冷。

    油布老头并不是找到了慎小玉的肉身菩萨偶然来到了黄沙村,他是故意背着慎小玉的肉身菩萨来到了黄沙村。在村民慎小玉的描述中根本就没有油布老头口中的要抢夺慎小玉的肉身菩萨的恶魔,如果有的话也是油布老头自己。

    是油布老头将原来的村子变成了黄沙村,是他让村里的村民出不去,也是他通过诱导让村民啃食慎小玉的肉身菩萨,最终变成了慎小玉。

    而他的目的就是把这些变成慎小玉的村民带到这里,把他们的血放干。

    棺材里面有一个洞,血远远的不断的流了进去。

    我跟西装男人一样回头看,仿佛透过层层的阻隔看到了神庙,看到了这些血流进了呆着“门”的井里。

    西装男人说道:“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而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更过的普通人变成慎小玉,用慎小玉的血来祭祀门。而油布老头只是一个执行者,行刑者,以及这里的祭祀者。”

    我问道:“为什么非要用慎小玉的血呢?”

    西装男人说道:“也许慎小玉跟门有着什么关系,也许慎小玉的血是门的食物,谁知道呢。从慎小玉肉身菩萨的出现,到有油布老头这样的人逼普通人成为慎小玉,然后用活人献祭。”

    西装男人说到这里瞅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个行为,也许不指油布老头说的只存在的了几十年,自清闲你你看看整个自家村里的布置,还有这在村地下开凿的山洞,也这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也不足为怪。也许这献祭慎小玉的仪式,从白起当年举家隐秘在此时已经开始了。”

    我暗自打了个寒颤,所有死去的慎小玉的尸骨都被扔进了深渊里,那深渊深不见底,这么多年有多少人为此而死,我不敢想象。

    我说道:“我现在觉得自己有些别扭,这个自家村是我先祖的村子,我一直认为我家还有劫命师,以及引魂人都是好的。这是这样伤及无辜,我觉得有点过分。”

    西装男人问我道:“自清闲,你是不是圣母婊?”

    我摇摇头。

    “每天待宰的牛羊有多少?无辜枉死的人有多少?这些你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我们都是生命中汪洋大海的沧海一粟,你吃我,我吃你没有生命是无辜的。”

    “自清闲,我们走吧,地图显示快要出去了”西装男人对我说道。

    “那个.”我说道:“那个,慎小玉木头人像的右手之后你见到了没有?”

    西装男人说道:“我当时要钻进大镜子里面,把自己的血摸到了上面,然后用打火机烤的时候慎小玉木头人像的右手爬过来主动把自己点着了。之后我用它当火把有镜子走廊里出去了,那时候它已经快烧光了。”

    “哦”我说道:“没事,烧的只是木头,又不是她本人,没事的。”

    在我们进来的石门正对面还有一堵一模一样的石门,我跟西装男人合力推开石门,往前走。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