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找到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四十八章 找到

    我与聂盼文一起去了燕采薇家,燕采薇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个小本本。

    燕采薇说这是他父亲的东西。

    我接过小本本一张照片从小本本里掉落了出来。

    我看到了我的大伯,还有慎小玉,我看到了贾哥,徐老三,剃刀和尚,刘老师,烟鬼大叔。

    在烟鬼大叔的旁边还站了一个人,竟然是大胖子。

    吴泰华背后的人,竟然是大胖子。

    难怪大胖子每次都会在吴泰华的工地出现,

    当年事情的参与者这次全部浮出了水面,一切似乎都明了了。

    我拿着照片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我问燕采薇道:“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燕采薇说道:“这是我爸年轻的时候出去玩跟朋友照的,我记得他说过这里面有一个人自二爷,难道你的大伯爷也在里面?”

    我点点头,指着照片上的一个男人说道:“这个是我大伯,你有印象没?”

    燕采薇摇摇头:“没有见过。”

    我颤抖的手指向照片里的烟鬼大叔:“这个男人是不是你的父亲?”

    燕采薇点点头。

    我身上的衣服瞬间被冷汗染湿。

    燕采薇问我怎么回事,我脑子里一团乱麻,聂盼文从我手里接过照片,把来龙去脉讲给燕采薇听。

    燕采薇的父亲是烟鬼大叔,这么多年来他根本就是假死。

    燕采薇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敢相信,她的眼睛睁的很大,泪水无声的流了出来。

    聂盼文不断安慰着燕采薇,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问燕采薇道:“当时撞你爸的是什么人?”

    燕采薇说道:“是一个大老板,做房地产的。”

    我心里释然,果然如此这一切都是大胖子与燕采薇父亲做得局。

    难怪啊,难怪,为什么会有这么的人都知道燕采薇的父亲叫燕辰灵,为什么燕采薇的耳朵可以听到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这些都是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父亲。

    看来,当初燕采薇做电梯回家的时候遇见了蝇王,被突然出现的燕辰灵救了,这个“救”字一定是要打引号的。燕辰灵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演出了一条苦情戏。

    这里用演也是不合适的,毕竟这么多年来燕辰灵一直守护在自己的女儿身边,从未离开。骨肉相离,做为始作俑者的燕辰灵一定是最痛苦的。

    非不得已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的,自从跟我老子分别,我似乎一夜间长大了很多,以前我不理解,觉得他们是在坑我,现在我懂得了,其实他们一直在对我默默做着付出。

    燕采薇与他父亲也是如此。

    “你父亲这样做,一定是为了保护你。”我柔声对燕采薇说道。

    燕采薇咬着嘴唇:“我知道,我爸现在在哪里?”

    我说道:“不知道,跟我老子一起进门的那群人中没有他,有可能是跟我老爷子他们提前走了,也有可能他没有进门现在在别处。”

    燕采薇紧握拳头:“自清闲,无论你去哪,我都跟着你,我要找打他。”

    我叹了口气,知道无论无何劝她都没有用,只能先答应燕采薇。

    我问道:“当初你被蝇王袭击,第一天晚上在我家醒来的时候,你父亲不是让你记住一句话吗?那句话你还能记起来不?”

    燕采薇说道:“声泪俱下,和云伴月不分明。这是他在梦中离开时告诉我的话。”

    声泪俱下,和云伴月不分明,这一定是个暗语什么的?

    我对燕采薇和聂盼文说道:“我们想想这句是什么意思?”

    聂盼文说道:“很有可能是字谜,声泪俱下,声泪俱下”

    聂盼文突然站了起来:“有了,这个县城的县字。”

    我用手写了写确实可以这样解释。

    很有可能燕辰灵当时告诉了燕采薇一个地名,而这个地名就是他们当初去的地方了。

    和云伴月不分明又是什么意思呢?

    和云伴月对了,是个眉毛的“眉”字。

    声泪俱下,和云伴月不分明,连起来是“县眉”二字。

    是眉县。

    我赶紧掏出手机,百度眉县。

    眉县古称"眉坞",是"中国猕猴桃之乡",位于秦岭主峰太白山脚下,北跨渭河,属秦岭北麓半丘陵地带,总体呈现"七河九原一面坡,六山一水三分田"的地貌特征。

    眉县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是西周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境内多次出土西周青铜器、战国编钟等国宝重器,2003年出土的27件西周青铜重器,被誉为21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眉县也哺育了先秦大将白起、三国蜀汉名臣法正、唐代医学家王焘、宋代理学家张载(因其在关中创建,又称关学)、共和国上将李达等一代名流。

    百度百科里白起二字极为眨眼。

    眉县隶属于宝鸡市,宝鸡市隶属于陕西省。当初大伯他们先去了西安,然后游玩了一番一行人去了眉县。我家、劫命师、门徒共同的先祖白起出生的地方。

    合情合理,一切都解释的清楚了。

    我让燕采薇把他父亲的小本本带上,然后我们三回到了家里。

    进去后西装男人、何处在与大齿都回来了。

    没有时间寒暄,我立刻将我们的发现告诉了他们。

    他们听后也暗自称奇,西装男人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然后他看着众人说道:“我们身份各不一样,但是我想也有很多相同之处。自从我成为劫命师那天起,我便看到了自己以后的命运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