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3章 总督家的夜宴(中)
  • 记录
  • 33

    总督家的夜宴(中)

    “是我太自私了,”肖枭抿了抿嘴,手指捋过柳小蝶乌檀色的柔顺发丝,“或许我可以向你作个承诺……”

    “算了吧……”柳小蝶微微一笑,有些俏皮地伸出手指拨弄了一下他的嘴唇,“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你已经是她们无法缺少的一部分了……别以为没人说我就不知道你在伊丽莎白那里过夜,女人的第六感可是非常敏锐的!我只希望你能否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稍微地,少去管些闲事。”

    “咦?!我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吗?”肖枭有些诧异地挠了挠后脑勺。

    “不然的话,你又如何能招惹那么多的女人回来?”她一边做出不解的神色,一边伸手扯了扯肖枭两侧的脸颊,“我总觉得我选择的男人是最不起眼的那种,是最能给我安全感的……结果却截然相反。”

    “你说你为什么会那么吸引人呢?在伶仃洋的时候也是一样,很难想象作为‘武家栋梁’的韩宁能被你呼来喝去,胡晓晓和李虞薇她们也都对你印象不错……但是你那时候长得也不好看,要智力没智力,要武力没武力,坠机之后,我还以为你会很干脆地逃避掉你的责任呢……就像之前的日子那样。”

    “或许是……运气?”肖枭抽了抽鼻子,“自打跟你们一起出海以来,我的运气似乎都很不错。”

    “去北冰洋稍微转转也能碰到深海暴走,长门当时看着你被主炮直接轰掉了半截身子,你这还算是好运气吗?”柳小蝶撇了撇嘴道。

    “难道不是吗?那种情况下我都能活下来,而且活着一路漂流了好远……”肖枭回忆着那稍显模糊的记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部,“运气不错呢,我这个人。”

    “以后再也不准那么冒险了……”柳小蝶搂住了肖枭的腰,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就算你是不死之身,以后,也不要再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

    这时,从楼下忽然传来了嘈杂与打斗的声音,肖枭眉头一皱,揽着柳小蝶转身走进了屋内,从二楼的栏杆处看向了大厅内,只见一个留着短马尾辫的金发少年正被另一个棕发少年扶着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左脸上有刚刚被拳头击打过的淤青,鼻腔里流出的血液滴在白色的衬衫领子上,留下一点点嫣红的印记。

    而施暴者,正是刚刚才对自己表达了崇拜之情的詹姆斯-诺灵顿,他面色冷峻地站在金发少年的面前,慢条斯理地脱下右手上被染了血色的白手套,与左手的手套一起扔在了一旁的圆桌上。

    “特纳先生,你今年已经17岁了,也已经是能够看清自己的年纪了。”诺灵顿看着面前忿忿的少年,“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斯旺小姐与她令人尊敬的父亲一样,是一名高贵的贵族,而你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铁匠,如果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如果你能充分地为斯旺小姐的未来着想的话,相信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吧?”

    “呸!”金发少年将一口血痰啐在光鲜亮丽的大理石地板上,“詹姆斯-诺灵顿,你这个卑鄙小人,你这么说,无非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你以为伊丽莎白会愿意嫁给你这种老男人吗?”

    诺灵顿皱了皱眉头,严肃地反驳道:“请叫我诺灵顿少校,特纳先生!正如你所该称呼的,我是一名为了帝国荣耀而战的,光荣的海军军官,是为了我伟大的祖国做贡献的人!而当我指挥着我的舰队在加勒比海上清剿海盗的时候,你和你师父的铁匠铺却从来不问买主,或许在杀死我们勇敢的士兵的弯刀中,就有你亲自打造的作品呢?”

    “你这是吹毛求疵!”金发少年气愤地大喊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你和你的船队在海面上打击海盗的时候,是否有考虑过他们是否是被海盗俘虏而被迫为他们工作,或是在本国被你们这些贵族压迫得倾家荡产,从而走投无路的人呢?显然,不论是什么样的人,你同样毫不留情地将剑刃送入他们的胸膛,而不顾他们的家中是否还有等待他们养育的,等他们回家的妻儿老小。”

    金发少年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一片惊呼。

    “这个小子还是太不成熟啊……”站在二楼的肖枭耸了耸肩,“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捅出了多大的篓子来吧?”

    “篓子?!”柳小蝶有些不解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现在的加勒比,同情海盗同样是一大罪状……”肖枭笑眯眯地看着下方有些乱哄哄的景象,“海盗同情者可是要坐牢的,如果被查出窝藏海盗,那就是与海盗同罪,一律是死刑。”

    “啊!”柳小蝶微微掩嘴,“


    共3页,现第1页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