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271章.三方推脱责任(续完)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金帝国的覆灭(长篇小说)(上卷)《血色夕阳》张宝同

    葬礼后的第二天中午时分,索托带人从班巴马卡侦察回来,一回到兵营,还没来得及向皮萨罗汇报侦察的结果,就在兵营里听到了阿塔瓦尔帕已被处决的消息。他听后大为震惊,而且非常气愤。他当即来到了司令部办公室,要找皮萨罗质问。

    皮萨罗正好坐在办公室里,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便衣,戴着一顶大毡帽,而且帽沿压得很低,几乎把他的眼睛都给遮住了。见索托来了,他让自己沉重的神情变得稍为轻松了一些,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索托坐下。可是,索托并没坐下,而是用极为愤怒的气势指着皮萨罗说,“你太冒失,太鲁莽了。怎么能轻意地听信谣言?”

    接着,他又怒气冲冲地说道,“阿塔瓦尔帕是受了卑鄙小人的栽赃诬陷。我们在班巴马卡呆了三四天,那里平静如常,根本就没有印第安人的集结和起义,沿途所见的只是当地百姓的善意款待和热情的欢迎。就是真要审判印加王,也应当把他押送到西班牙交给国王进行审判。我会用性命担保让他能平安上船和到达西班牙。”

    皮萨罗沉重地点了点头,说,“我是有点过于急躁,但是,主要还是上了司库里克尔梅和德巴尔维德的当了。他们一个劲地在我面前说如果不马上处死印加王,就会招致印第安人的攻击。而且,他们还不住地向我施压,说为了西班牙国王的利益和我们共同的安全,必须要处死印加王。部队的士兵们也都相信了他们的这些话,不停地向我围攻,要我回话。我没办法,只好顺应了他们的要求。”

    索托听完这话,二话没说,就去找那个王室成员司库里克尔梅。司库里克尔梅正在跟另一位王室成员下棋,见到索托没敲门,推门而入,便转过身来,非常不高兴地说,“你也该学会懂些礼节吧?”

    索托走到他的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少对我讲什么礼节。别看你一副斯文风雅的模样,其实满肚子阴谋诡计。”

    一听这话,司库里克尔梅就觉得纳闷了,问,“我怎么满肚子阴谋诡计了?”

    索托问道,“你凭什么压着骗着让侯爵处死阿塔瓦尔帕?印加王到底犯下了什么死罪?就是他有死罪也该将他交给国王处置,也轮不上让你们审判他处死他?”

    司库里克尔梅见索托怒目圆睁,怒不可遏的样子,觉得这家伙不太好惹,就说,“他是一军之主,咋是我骗着压着让他处死印加王的?整个检查、开会和审判过程都是他主持主办的,我只是个旁观者,怎么就把这事都推到我的身上了。再说,他对什么事不比我更清楚,还用得着我来骗他?”说着,他就指着旁边的两位同行说,“不信,你问问他们俩,看这次处死印加王的事情到底是谁主办和主持的?”

    另一位王室成员说,“你们侯爵啥时听过我们的话?我们虽然是代表国王来监督他和指导他,可他总是天马行空,我行我素,根本就不把我们王室成员放在眼里,追究这事了,就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了。”

    索托觉得他们的话也似乎有道理,就说,“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必要找你们问话了。”

    离开司库里克尔梅的屋子,他马上又骑着马来到了教堂,对主教进行严厉质问。一听这话,维森特·德巴尔维德神甫就破口大骂起皮萨罗来,“他这个奸诈小人,自己做的事,非要往别人身上推。”接着,他对这位上尉说,“他们已经把审讯和判决都弄好了,这才把判决书交给我签字的。这事怎么就能推到我的头上?”

    索托说,“你敢与侯爵当面对质?”

    主教说,“当然敢了。”

    就在当天晚上,索托把司库里克尔梅和维森特·德巴尔维德一起召集在皮萨罗的办公室,并以一种不可饶恕的姿态和口气对三人讲道,“我不管你们三人到底是什么职位,今天把你们找来,就是要进行质问的。”

    说到这里,他缓了口气,又说,“可以说虽然我们是在侵犯这个国家,但是在我们到达这个国家之后,这里的人民一直对我们是诚实友善的。特别是当我们到达卡哈马卡之后,印加王和他的臣民也一直对我们表现得非常友好。而我们不但绑架了印加王,屠杀了他的士兵,还在关押他的期间,向他索取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他不但兑现了他的诺言,并表现出了相当的慷慨和善意。他让我们西班牙人自由进入帝国的任何地方;为我们执行各种计划和行动提供一切方便,并要他的臣民给予我们热情的欢迎和款待。可以说印加王和他的人民一直在充当着我们的朋友和恩人的角色。可是,我们不但欺骗了他,在他用黄金填满那座金库之后,非但没有将他无条件释放,反把他看成了我们将要采取新的军事行动的一个累赘,用最卑鄙最无耻的残酷手段处死了他。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在对印加王国的犯罪,是在充当着历史的罪人?”

    皮萨罗把大毡帽的帽沿往下压了压,用沉痛的口气说,“处死印加王一事确实让我承受了巨大的折磨和压力。平心而论。印加王对我们的恩惠与好处确实不少,而且,通过这长时间的交往,我们之间的私人感情也是比较深的,可以以兄弟相称。可是,来自王室、教会和士兵们的胁迫和压力让我无法承受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