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09章 明着不行 暗着来
  • 记录
  • 冯靖笑眯眯的说:“既然两方都有错,也都道歉了,握手言和好了,接下来我们的齐心协力,在海盛集团扎稳脚跟。”

    吕雪和秦雨嘉皮笑肉不笑,虚情假意的握着一下手,表示和好了。

    冯靖说:“这一次是我们的失误,让白无心我们更快了一步,但是我们必须要乘胜追击,不能给他们任何反击的余地。”

    “是!”所有人在冯靖的带领下终于有那么点气势回来。

    冯靖说:“好吧,大家都散会吧。吕雪和候诗琪留下来下,我有话要说。”

    彭华离开的时候,怪的看了吕雪和候诗琪几眼,不太知道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被留下来。

    冯靖、秦雨嘉和吕雪和候诗琪在会议室说谈了很久,彭华时不时的抬头看着门后的动静,直到门打开的时候,彭华听到冯靖小声的说:“反正我的话说到这里,会不会做看你们自己了。”

    候诗琪和吕雪的面色都很凝重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她们两个人走到自己的位子,彭华小声的问她们:“喂,你们怎么了,冯总和你们说了什么吗?”

    候诗琪愣了几秒,没有说话。

    吕雪瞪了彭华几眼说:“管好你自己,问那么多干什么。”

    彭华对吕雪的态度给愣住:“你……你没事吧,只是问下说了什么,没必要这样吧。”

    吕雪咳嗽了几声,她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大,尴尬的说:“不是啦,也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是让我注意下态度,搞搞内部团结之类的话。”

    彭华有点怀疑的说:“真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感觉有猫腻,要搞内部团结关候诗琪什么事情,她可从来没有想要破坏过团结。

    吕雪说:“干嘛,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前女朋友候诗琪去,问我干什么。”

    彭华说:“哎哎哎,相信,相信你你总可以了吧,我不过是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诗琪压根是没辙。”不好和八卦了一点,也太小气了。

    候诗琪这个时候说话:“大家都工作吧,不要交头接耳了。”

    所有人重新埋头到工作当,不去提起在会议室冯靖和吕雪、候诗琪到底说了什么。

    候诗琪和吕雪离开之后,冯靖和秦雨嘉两个人在会议室里呆了好一会。

    “你是怎么回事,面的会议才开完没多久,下面你给我大吵大闹。”冯靖严厉的说道。

    秦雨嘉说:“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为什么又是白无心赢了。”

    冯靖恨铁不成钢的说:“不甘心有什么用,你哭一下,你闹一下,你和员工骂一下,可以赢了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给我注意点,员工不团结,我看你还可以拿出什么作品来。”

    “妈,你怎么这样编排着我呢,我也想要拿出作品啊,那不是一直没有好的作品嘛。”

    冯靖看着秦雨嘉说:“你给我长进一点,别给我一直吵架吵架,你看不起那些员工,但是现在你还是要靠着他们才能有成绩,我不管你是忍还是熬,你给我先给了这一阵发脾气。”

    秦雨嘉嘟囔的说:“我知道了,我是因为太生气才会弄成这个样子,我这段时间不会和她们在发火了。”

    冯靖皱着眉头看着秦雨嘉说:“你知道好,妈妈可都是为了你好,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你身。”

    秦雨嘉阴狠的眼神说:“我知道。明着来不了,暗着来,我不相信事事都可以如她所愿。”

    冯靖在背地里搞着小动作,白无心忙乎在了设计当,她相信她们的队伍坚不可摧,不会被冯靖的小动作给搞垮,直到下班秦海亲自到了19楼办公区。

    秦雨嘉看到秦海的时候,愣住:“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冯靖正好在秦雨嘉的身边,看到秦海的出现也呆滞住了片刻。冯靖一个下午都在秦雨嘉的办公室里,帮着秦雨嘉重新调整方案和规划,没想到一下子到下班时间。

    秦海和秦雨嘉、冯靖对看了几眼,还没有开口说话,身后的白无心说道:“爸,我来了。”说完,白无心趾高气扬的仰着头,穿过秦雨嘉和冯靖,走到了秦海的身边,搂着他的手臂,看着秦雨嘉和冯靖。

    冯靖的心唰的一下,拔凉拔凉,原来秦海是来等白无心的,她居然还有那么一秒的错觉……错觉秦海是来等她,是来看她的,冯靖顿时心酸酸的。

    秦雨嘉脸色难堪的看着白无心和秦海,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很是委屈,爸爸从来没有下来过他们的公司区,这次下来居然是来等白无心的。

    看到她们的表情,秦海有一点点于心不忍。

    冯靖冷笑的说:“哼,我还以为是来干什么,原来是来找你女儿的啊,装模作样,怕人家不知道白总姓白,但是是你女儿吗。”

    冯靖的话无疑再次惹怒秦海,冯靖还真是不知悔改,到了现在还在变本加厉,秦雨嘉是在冯靖的身边太久了,才会变得扭曲了加个管。

    秦海说:“我是来找无心的,今天她要到我那里去吃饭,不好意思先走了。”

    冯靖的心猛抽,带着无心到他和韩微的家里吃饭?冯靖的拳头握紧,十分不悦。

    秦雨嘉突然叫住秦海说:“爸爸……过半个月奶奶生日……你会不会……”

    秦海深吸一口气说:“不会,我不会回去的,但是我会给妈送去礼物的。”

    冯靖跺着脚说:“要礼物来有什么用,你又不是不知道妈想要的是……”

    秦海幽幽的瞥了冯靖一眼说:“是什么,是我吗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