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408章 回家:只为找到心里的那个声音!
  • 记录
  • 宁东航看着慢慢围拢的那些亡命之徒,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

    这些人是不是找死!

    他没有再和杰克逊说一句话,阔步离开。

    但是四面八方都是抽动砍刀的声音。

    他的眸色微暗,当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和砍刀挥下来的声音,他轻轻一躲,转身看着十几个人拿着砍刀同时像他扑过来。

    他闭上眼睛猛然睁开,挥起一脚,把那个朝他砍过来的人踢飞,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摔在沙滩上。

    其他人蜂拥而上,宁东航赤手空拳把他们一个个踢到在地,而他们的砍刀没有伤害到他身上一根毫毛。

    杰克逊颤抖着双手,大声呼喊,“杀了他!重重有偿!”

    地上的人都爬起来再次扑上宁东航,拿着砍刀再次砍过来。

    宁东航仅有的一点不忍也被抹杀,。他猩红的眸子泛出杀气。

    他缓缓的蹲下身,捡起一把砍刀,看着扑上的人,闭上眼睛挥过去…

    那人身体瞬间变成两截。

    宁东航挥动着手里的砍刀,十分钟不到,杀光所有人。

    他黑眸中泛着死亡的毁灭,一步一步走向杰克逊。

    “本想留你们一命,但是你们非要送死!”

    杰克逊后退一步,“你想干什么?简,你不要乱来。你杀光了我岛上的人!你还想杀我?”

    宁东航手里握着带血的刀,一步一步逼近杰克逊,“我本来不想杀他们,是你让他们找死!”

    这时候,海伦飞快跑出来,看见这里的场景,大声尖叫,“间,你疯了,不要杀我爹地,我们救了你的命!你不可以杀我们!”

    宁东航听了她的话,微微一顿,他松开手里的砍刀,“哐啷”一声,砍刀掉在地上。

    宁东航看了海伦最后一眼,转身往回走。

    海伦慢慢捡起地上的刀,朝宁东航背部砍去,宁东航没有转身,挥起一脚,踢飞海伦手里的刀。

    转过身眸光嗜血的看着她,“原本以为你是我熟悉那个声音,现在看来不是!饶你们父女一命,就当换当时的救命之恩!如再有阻拦,死!”

    他如黑暗的狂魔,看了海伦最后一眼,转身离开。

    杰克逊父女抱在一起,惊魂未定的看着宁东航渐渐远处的身影。

    宁东航从那座死尸遍布的岛屿离开,却对前面的路充满了迷茫。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

    他驾着从岛上开出的游艇,漫无目的的在海上漂泊,到了一个港口就会停下来歇息,寻找能让他的心灵保持宁静的东西。

    可是他一连在海上漂泊了很多天,都没有找到能让他有归属感的地方。

    直到这天,他来到了夏威夷,这个火辣热情的海岛城市。

    他一上岸,就觉得这里的空气无比的熟悉,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住在这里一样。

    呼吸着海岛上的椰风,宁东航就这样在夏威夷住了下来。

    他现在对什么都是陌生的,身上也没有任何能表明身份的证件,更不要提钱了。

    没有办法,他只好昼伏夜出,平时就住在停靠在港口的那艘游艇上,然后等到黑夜降临,就像幽灵似得,在空荡荡的夏威夷的街道上乱逛。

    因为他相信,他跟这里,一定是有渊源的。

    所以即便是下着暴雨,他也没有选择躲在游艇上,而是冒雨在还没走过的街道搜寻着。

    潜意识里他来到了这里,这栋沐浴在暴雨中的三层洋房,里面亮着的灯光,像璀璨的皎月般吸引着他的目光,也奇异的给了他片刻的宁静。

    雨越下越大,三层洋房内温馨脉脉,而窗外,宁东航却冒雨站在街头,凝视着那点幽黄的光。

    他看得很是关注,清楚地看到了玻璃上映出的正在热烈纠缠的人影,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却闪过痛楚,片刻泛出滔天的怒火。

    虽然此刻的宁东航早已失去了记忆,可是他知道那两道人影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明明只是很寻常的夫妻之间的亲密,却能引起他这么强烈的情绪呢?

    难道,他跟这家人有什么渊源?

    “轰隆!”

    雷声阵阵,撕裂半个天幕,宁东航的脸上豁然开朗,大步朝那栋洋房走去。

    想要弄清他的疑惑很简单,他只需要露面问清楚不是么?

    宁东航心里这样想着,大踏步走到那栋三层洋房旁,扬起手拍向门栏,却意外的发现大门并没有关上。

    他在雨中犹豫了一下,索性举步走进了那栋小院里。

    “吱呀!”

    铁栅栏门被推开,宁东航迈步走了进去,前方不远就是洋房的台阶。

    可是,还没等他迈上台阶,他的身后却同时亮起了七八道耀眼的射灯,然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喊声,“站住!举起手来!”

    “不许动,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宁东航停住脚步,依着那些人的要求慢慢回头。

    只见他的身后不远处,一字排开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

    那些警察手里都端着枪,齐齐把枪口对准了宁东航,并且仍在大声地喊话,“我们现在怀疑你跟最近的凶杀案有关,请双手抱头,慢慢走出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大雨仍在瓢泼下个不停,然而高亢的喇叭喊声却穿透了雨幕,送入了这栋别墅楼上刚刚躺下的颜汐落耳朵里。

    她推了下身旁的乔陌漓,“外面是什么声音?怎么会有警察?”

    乔陌漓皱眉从床上下来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