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章 重生飞扬年代
  • 记录
  • 一秒记住【谷粒网 www.xinguli.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芦苇顶,工字梁,石灰墙,大瓦房……

    躺在床上的吴涛,睁眼看到这一幕,苦笑着重新合上双眼。

    也许是因为中年危机,最近总是会梦见中考那年寄宿在校外水利站的一幕。仿若灵魂出窍,沿着时光的长河逆流而上,回到曾经的飞扬年代。

    入眼的这一幕一次次愈发真切,宛若他中考那年,无数次匆匆醒来看到的一样。

    然而他并没有大惊小怪,因为他知道这一切是虚幻,只要闭上眼睛,再度醒来,就会回到他的中年时代,那个充满着遗憾和沧桑的暮气时光。

    闭眼,深呼吸,再睁开,情景依旧!

    这一次竟然无法顺利醒转了,躺在床上的吴涛有些慌乱,侧头看见墙上的手撕日历:1995年5月18日,乙亥年,辛巳月。

    自己的视力竟然这么棒,连日历上的小字都看得一清二楚!

    飞扬的少年时代真好!感慨之余,他突然意识到这一天是中考填报志愿的日子。

    对于后世的初中生来说,填报志愿这种事情远没有高考那般复杂。第一志愿除了高中,就是名牌高中,而对于高中之外的职业院校,完全是将被中考pass掉的落后分子的选择。

    然而在1995年,即中专公费制度取消前两年,在全国很多欠发达地区,如北江市,中专依然是很多优秀考生的第一选择。

    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它公费不用交学费,二是工作包分配,甚至可以分配到一些不错的单位,譬如邮电类毕业生分配到当时的邮电局,也就是后世分裂为邮政局、电信局两大巨头的前身。

    这样的诱惑,对于家境拮据的毕业生来说,是无可抗拒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多来自农村的中学生都有这样的觉悟,用公家(国家)的钱学一身本领,然后尽快参加工作,分担家庭负担。

    吴涛就是其中的一员。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他万万想不到,在他毕业前一年,伴随着中专公费制度的全面取消,曾经炙手可热的中专毕业生,变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世人总会轻飘飘地感叹一句,这时代变化快。可是有一天当它真的落在自己身上,颠覆三观都算轻的,摧毁生活信念也屡见不鲜。

    毕竟父母辛辛苦苦培养十几年,说没用就没用了,寻常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普通家庭又怎能受得了?

    然而吴涛是幸运的,由于成绩优异,他有幸搭上了工作包分配的末班车;但同时他又是不幸的,进入了邮电局没多久便遭遇邮政和电信分家,因为资历浅,背景薄,他被迫留在了一潭死水的邮政。

    曾经香饽饽的铁饭碗,转眼变得鸡肋。随着一批头顶本科光环的毕业生进入,作为中专生的他再努力都变徒劳,因为学历之差成了他前程道路上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毅然辞职,离开北江,来到金陵,一边打工贴补家用,一边报考成人本科。吃过的苦可想而知,受过的累不言而喻,然而就在他刚刚小有所成之际,突遭家庭剧变,再度一贫如洗……

    几番蹉跎至今,实在一言难尽。

    吴涛常常想,如果中考那年的志愿报考,不选择循规蹈矩,而是选择飞扬跋扈地任性一回,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一声叹息,吴涛收起唏嘘的回忆,奇怪道:这梦怎么还不回去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直击心灵的悦耳嗓音:“吴涛,你在吗?”

    吴涛身形剧震,竟然是她!我到底是该应声,还是装作不理?

    即便明知在梦中,他对女孩的呼唤,仍然感到无所适从。

    不多时,一张完美的瓜子脸出现在红漆木制的窗台上。那长长而整齐的刘海,纯净的笑靥如花,宛如一记飞毛腿导弹,精准地击中他内心深处的唯一软肋。

    “安蓉,我在呢。”

    顾不上分辨梦境真假的吴涛,起身下床。脚踩在冰凉斑驳的水泥地面上,一股凉意直冲脑门。

    浑身一个激灵之后,吴涛睁开眼,情景依旧。

    这次的梦有些漫长啊!可是能见到集万千风华于一身的安蓉,那个魂牵梦绕了半辈子的无敌少女,不管有多漫长,都是值得的。

    “你动作快点呢,今天统一填报志愿,可不能迟到,我就在外面等你。”安蓉的声音传来,湿濡间带着不容置疑。

    “哦~”

    吴涛三两下穿上的确良长裤,扣好纯手工牛皮腰带,套上格子短袖衬衫,快步来到门口的铁艺洗脸盆架旁,提起红色水桶,倒了大半瓷盆井水,随后捧起一掬水,小心翼翼地湿了湿脸,同时心底祷告着:千万不要在这时候醒来呀,我还想看看她的模样……

    凉意入心扉,吴涛激动着感谢上苍,谢谢你如我所愿,让美梦继续。

    抬起头来,脸盆架上的镜子里,露出一张青涩的鹅蛋脸,嘴角的胡子细密泛黄,黑黢黢的眼神格外清澈,依稀多了一丝沧桑。

    感谢你帅气依旧,给了我最大的勇气。

    就要开门了,吴涛站在门后,少年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好久没这么激动过了。深吸一口气,正要打开房门,忽然右手停顿在锁扣前。

    短暂的迟疑之后,他回身掬起一小捧水,湿了湿额前的头发,然后抹出一个骚气无比的偏分发型。

    红漆木门应声而开,一袭湛蓝色连衣裙、白丝袜、乳白色凉皮鞋的安蓉俏然转身,那似嗔含笑的娇俏面庞,一如记忆中那般生动而甜美。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