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二百七十八章千年天皇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京都御所深草殿

    身着一袭黑色狩衣的后奈良天皇此时正在殿中一处偏室内颂念佛经。

    佛家修来世,值此末法之世既使尊贵如天皇也不得不放弃今生的奢望转而期盼来世。

    后奈良帝是日本皇室历经百代天皇后的第四位天皇,这位天皇也是大和朝历代以来最为淒惨的一位天皇。

    虽然天皇早在镰仓初期便失去了独掌天下的大权,但实际上当时的日本依旧处于天皇和幕府执政的二元统治之下。到了室町前期北朝天皇虽然因足利氏的扶立而彻底远离政务,但整个皇室连同公家仍旧保有大批庄园的年贡拥有不小的经济实力。

    然而这一切都在应仁之乱后有了变化,贵族的庄园都被各地的庄头占据而原本和公家休戚与共的足利将军家也是江河日下。甚至于到了后奈良天皇继位的时候十几年内都无钱举办继位大典,天皇也不得不时不时的靠卖字维生。

    天皇的大臣们尚且还可以借着朝庭残存的威严来获取地方大名的好处,而天皇却真的就只能与学问为伴了。毕竟有皇家的脸面要维持,毕竟大名们的进献早已被京都的一众公家瓜分。

    近卫与上杉交好,三条和武田联姻,鹰司为今川奔走......这里面可没有天皇的什么事情,起码尚在任的天皇就只能分得一些他们剩下的残羹剩菜。

    否则,用邻国明国的话怎么讲来着?对,那就叫与“民”争利有失天子体统。天皇就应该好好做学问,这是应元以来历代的大臣们乃至上皇都有的共识。

    因而后奈良帝自从登基的那天起便一直期盼着能成为上皇,更不用说他因缘巧合之下得知了一些别的秘密,然而退位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人间多苦,惟望来世!”念及自身当前的困苦囧境,颂佛之余的后奈良帝也不由得心生感叹。

    殿中静寂半晌“当当,当当”的敲击木鱼之声又再次响起,然而很快这幽寂的木鱼之声便又再次被打断了。

    “陛下,比叡山的天海大法师求见。”

    “天海法师!”后奈良帝闻听通断吃了一惊便连忙对前来禀报的新任关白近卫前久吩咐道:“前久,快去请法师进来,不得怠慢。”

    “哈哈!”候在殿外的近卫前久得了天皇的口谕便很快退下了。

    稍待之后,身着一袭雪白僧衣、须发皆白略显老态但又双目含光的僧人天海便与后奈良帝隔着竹帘相见,然而不知为何后奈良帝却早早屏退了四周的侍从。

    “天海拜见天皇陛下。”

    深草殿内,天海僧极其恭敬的向后奈良帝行拜见之礼,然示出乎意料的天皇却很是惶恐的掀开竹帘疾走到天海的面前抢先下拜。

    “知仁拜见祖父大人,此外无人祖父不必再以天海的名义示人了。”

    “知仁!”仿佛一瞬之间天海僧气势突变,苍老面目上也显现出了追思的神情。

    世人皆知后奈良帝的祖父后土御门天皇乃是位历经应仁之乱、生前五辞帝位且死后停尸四十三天的悲情天皇。然而这其实只是一个假象而已,后土御门天皇之所以在三十六岁之龄便英年早逝其实是受了天孙琼琼杵尊的感召假死而已。

    昔日葬入皇陵的只是后土御门天皇暗自搜寻的一个影武者而已,真正的天皇早己偷偷潜入比叡山以南光坊天海的面目在世间行走。这个秘密只在继任的天皇间口口相传,而比叡山上也不只有后土御门一位天皇。......

    “知仁。”半晌之后以前的后土御门如今的天海才从思绪中回复过来说道:“昔日的后土御门天皇早己经往生极乐,如今坐在你面前的乃是比叡山三十三僧之一的法师天海。”

    “祖父大人!”

    “老衲天海。”后奈良帝听了天海语中的疏离之意忍不住出声相劝,然而天海显然己经有所觉悟当即双手合什相阻。

    后奈良帝见天海说的郑重便也不再坚持转而问道:“既然如此就请怒知仁失礼了,不知天海法师今日从比叡山前来有何吩咐?”

    “如此老衲便直言了。”天海见后奈良问询便也开门见山的说道:“前夜老衲于梦中得到了琼琼杵尊的法旨,言及天外有一异数降于伊势之地。琼琼杵尊有言此异数将有可能影响皇家的千年大计,幸而天尊己用无上之力拨乱反正。不过这异数终究还是要掌握在皇室的手中的,老衲此来便是要将天尊的法旨传递于你。”

    “异数!”后奈良帝闻言不敢轻慢连忙问道:“法师,不知天尊有何旨意?”

    “末来的伊势之地将会崛起一位将星,陛下以及后继者一定要想办法将将星拉拢到天皇一边。”天海极其郑重的吩咐道。

    后奈良帝见天海说的郑重也不敢大意连忙追问道:“那么这位将星又是何人?是伊势名门北畠家吗?不过这伊势北畠氏乃是南朝旧臣一向不服王化,皇家要拉扰北富氏恐怕有些麻烦啊。”

    “北畠氏不过冢中枯骨而己。”后奈良帝话末说尽天海便打断他道:“如果将星出自北畠家的话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山上有些机密你可能不清楚,我们北朝和南朝的对立其实是早有预谋的,现在比叡山上也有着几位出自南朝的天皇。”

    “什么!这怎么可能?”后奈良帝一下子便惊呆了,要知道皇家正是因为南北两大帝系之争消耗了过多的力量才让幕府一家独大的。如果是为了权位之争后奈良帝还可以想的通,但如果说是两大派系故意如此的话那就末免太荒谬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