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22章 旖旎赴约
  • 记录
  • 黑色路虎停在大酒店门前,红色高跟鞋踏出,纤细白嫩地腿笔直,女人身穿棕色风衣,墨绿色墨镜,随手将车钥匙丢给泊车男。

    彼得看到来人,猜测这就是主动约了大族长的女子,真是有胆量。

    “您好,请问是莫坊的吗?”走近后彼得看到她脚踝上的族徽了,礼貌地征询。

    女人摘下墨镜,笑道:“你好彼得,认识我吧。”

    彼得后退一步,怎么回事,任何一个莫坊的女人都有可能约大族长,可她可是莫夜惜啊。

    “莫夜惜小姐,你来错了吧,北纬家族不在这条主干道上。”

    掏出电话,递给男人:“请吧,告诉你家主子,是我找他。”

    彼得接过电话,转身去接,莫夜惜环顾酒店四周,这个德维特胆子不小,出来都不带人,竟然没有眼线。

    “请跟我来,大族长请您上去。”

    果不其然,就猜到德维特会好奇自己来的目的,一个女人,又不能把他怎样。

    套房门口,彼得用门卡将门打开:“请吧,大族长在里面,容我提醒莫小姐一句,今日老大心情不好,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谢谢提醒。”

    门刚关上,德维特就从浴室走出来,腰间只围了浴巾,随意的擦着头发。

    “你不会是来杀我的吧?”德维特幽默地询问。

    莫夜惜轻轻地拽开风衣的系带,映入德维特眼帘的就是黑色性感的情趣内衣,女人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下一秒,风衣整个落地,妩媚地笑道:“如你所见,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武器,所以你我都可以放松些。”

    “我本来很放松,可让我跟一个美女这样共处一室,想不紧张都难。”德维特走进她,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女人身上。

    莫夜惜一耸肩,衣服再次掉在地上:“我热。”

    德维特转身 ,为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喝了两口道:“你这样,我可容易控制不住,别说我没提醒你。”

    莫家的女人都是妖精,一举一动都让男人着迷,别说这样在自己眼前了,分明是来折磨人的。

    “既然来了,就没想让你控制。”莫夜惜说着,快步走向男人,在他的胸膛上抚摸。

    如此撩人的动作,让德维特抽气:“莫小姐,有话可以直说,你要什么,我给你就是了。”

    莫夜惜松开手,委屈的嘟嘴:“莫家的女人,不伸手管男人要东西,男人给什么,我们要什么,你这样问,我真的什么都不缺。”

    “瞧我,竟然忘了你们莫家的女人,各个都是富婆,那我更惶恐了,让你宽衣解带,我却无以为报,这样的买卖我也不做。”德维特故意加重买卖二字。

    莫夜惜不怒反笑:“我莫夜惜不会谈生意,但没有我谈不成的生意,所以,德维特大族长,我直说了。”

    “我等很久了。”

    看来外界的传闻不准,德维特可不是个色胚啊,还是自己的身份让他顾虑。

    “众所周知,我是北纬家族选出的孙媳妇,周恒筑的女人,相信你对我有所耳闻,现在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可以说,周恒筑让我非常没有面子。”莫夜惜苦笑道。

    德维特理解的点头:“如你所说,你不需要男人给你什么,没有他你活的很好。”

    “话是没错,我有自信征服很多男人,可栽在了本来属于我的男人手上,可以说,在我的莫坊里,还是很跌份的,所以现在的我很少回去。”

    莫夜惜脱掉高跟鞋,自然的躺在床上:“很累,我从千里之外来赴约,容我躺一会儿。”

    “你可以换个国家,想去哪里不行,要喝一杯吗?”德维特不介意跟美女聊一聊,尤其是跟周恒筑有关的女人。

    接过酒杯,莫夜惜用鼻子嗅了嗅:“哇,好酒,我不客气了。”

    “你们都让我逃避,可我有做错什么吗?为了成为北纬家族大族长的女人,各种磨炼我都受了,所有的苦都吃了,严格控制自己的身材,直到无需控制,已经定型了。”

    莫夜惜喝的很凶,眼神迷离的看向男人;“当最终的人选定位我,我都没敢松一口气,见到周恒筑我就心里上告诉自己,这辈子就他了,非他不爱。”

    “现在呢,还深爱着他?”德维特很好奇,她跑这来到底想说什么,问叶子的下落吗?打算灌醉自己套话?

    莫夜惜点头:“你说对了一半,又爱又恨,不可能不爱的,多少有着不甘心,那个女人有我漂亮吗?”

    “没有,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没有你有魅力,这样看着你,我都快控制不住了。”德维特不禁自嘲,一个绝色美女躺在自己的大床上,还没有反应,那就不是男人了。

    听惯了这样的赞美,莫夜惜无所谓的耸肩:“可我还是输了,爱情真的没有先来后到,不是我爱他深,她就会给我想要的。”

    “对了,其实,我来到这,就一个目的,谢谢你,将周恒筑逼回瑞士。”

    德维特举杯:“不客气,你是因为爱,我是因为恨,无意帮你的忙,所以不必领我的情。”

    “谢你,还有就是希望,你让营叶消失的彻底一点儿,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了。”

    女人啊,要是狠起来,男人都比不上,德维特笑道:“你还是不死心?想重新回到周恒筑的身边?”

    莫夜惜起身,自己倒酒,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的看向男人:“哀莫大于心死,委曲求全的事我不会再做了,这辈子,我都让他愧疚。”

    “嗯,有个性,但营叶是否消失,对你也不重要了,反正你可以眼不见心不烦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