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七一四章 赢了?还是输了?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暴雨中,汽车在平坦的仰光公路上穿行,老骆坐在车里,手掌颤抖的擦着脸上雨水。

    老欧扭头扫了他一眼问道:“心脏不舒服?吃点药……!”

    “呵呵。”老骆突然一笑。

    老欧扭头扫了一眼空空荡荡的副驾驶,这才想起来,生活秘书已经没了,药箱子也不知道丢在那儿了。

    “很狼狈啊,呵呵。”老骆继续笑着。

    老欧闻声没有回话。

    “我就不想去迪d,你非得让我去。”老骆动作缓慢的从兜里掏出手绢,一边擦着手掌,一边说道:“我用十年时间完成资本积累,用二十多年把公司推向正轨,经历了不下五次大规模的公司高层变迁……就总结出来一个道理。”

    “什么?”老欧问了一句。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老骆低头回应道:“起码我是这样。”

    老欧无言。

    “我给你讲个故事啊?”骆文涛放下手绢,低头叙述道:“95年,公司面临重大转型,我需要一个果断,有锐气,并且能开疆拓土的人,掌管分公司完成高层重组,和对外业务的拓展,所以就拉了一个战友进来 ,给我当分公司的老总!”

    老欧静静听着。

    “这个人之前给我的印象是实在,讲究,很像内m人的性格,每次我俩出去谈事儿,他喝一斤酒,得有八两多是替我挡的,我很欣赏他。”骆文涛低头继续说道:“他来了公司之后,前两年非常出成绩,也完成了我许多目标……可后来啊……因为一件小事儿,我就去求这个分公司所在地的一个关系,让他帮我办……可对方却没有给我面子,后来我着急啊,就给高层开会,研究这事儿……这时一个人跟我说,我不办不了,可以让我战友试试。”

    老欧低头掏出了烟盒。

    “我就纳闷啊,心说,我是公司老总,我都办不了,他能办吗?”骆文涛继续说道:“可这个事儿有点急,没办法,我就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去找了这个战友……但他却连续推诿了我几次。”

    “推诿你,说明他能办这事儿,只是你去了没成,他就没办法办。”老欧补充了一句。

    “聪明!”骆文涛赞赏着看了老欧一眼:“从哪儿我就知道了,在分公司的所在地……我已经不如他了,后来我也才想明白,在酒桌上啊,他替我挡的那八两酒,也是为自己喝的。”

    老欧愣住。

    “权力流失,分公司就会失去掌控,但这钱是我投的,关系是我铺好的,那就没有理由给他做嫁衣啊,更何况,这个公司对我来说很重要。”骆文涛继续说道:“我提醒了他三次,他都装傻,没有收敛,继续经营关系,搞自己的高层上位。”

    “然后呢?”老欧问。

    “然后他就死于车祸了。”骆文涛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欧无言许久回应道:“他确实不懂规矩。”

    “这人是谁,你知道吗?”骆文涛笑着问道。

    “那时候我都来公司多久了?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小于嘛!”老欧低声回应道。

    “是啊, 是小于。”骆文涛点头回应道:“你知道他出车祸了,外面人怎么说我吗?”

    老欧没吭声。

    “外面全骂我,说我心太窄,容不下人,连战友都搞死了。”骆文涛眼圈通红的说道:“可是没人看见,或者看见了也装傻!我最信任的人,想他妈抢我公司啊!!”

    老欧狠狠吸了口烟。

    “你知道吗?小于除了是我战友,还是我表弟,我姨家的孩子。”骆文涛扭头看向了老欧。

    老欧闻声后,满眼惊惧。

    “……老欧啊,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不是我愿意做,是他妈的我被逼到哪儿了。”骆文涛双眼盯着老欧问道:“你明白我这话里的意思吗?”

    老欧嘴上叼着烟,同样也在盯着骆文涛。

    “你说啊?你明白了吗?”

    “我说什么?”

    “这里没有外人。”

    “……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身不由已!”老欧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你为什么一直没动手?”骆文涛声音颤抖的突然问道。

    “什……什么?”老欧有些懵。

    “你是嘉俊的人?对吗?”骆文涛把话挑明。

    “吱嘎!”

    话音落,司机突然踩住了刹车。

    老欧本能抬起右手,摸向腰间,因为那里有一把打死生活秘书的枪。

    骆文涛伸出手掌,死死的攥住老欧的手腕。

    老欧眯眼看着他。

    “……我……我猜对了……!”骆文涛脸色苍白,嘴角泛着笑意说道。

    老欧一动不动。

    “别……别动……!”骆文涛抓住老欧的手掌,声音竟有些委屈的说道:“我就你一个朋友了。”

    老欧听到这话,双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是骆嘉俊的第二张牌!!

    司机停下车,伸手要掏枪,可却在倒车镜里看见骆文涛冲他摇了摇头。

    车右侧,老欧流着眼泪,声音颤抖的说道:“你还没老……你又赢了,谁都没搞得过你!”

    “咕咚!”

    老骆左手捂着胸口,突然身体突然瘫倒,但右手还攥着老欧的胳膊。

    “骆总!”司机闻声就要下车。

    骆文涛嘴里发出抽气声,缓了好半天回应道:“……我没赢……我输的一败涂地!”

    话音落。

    骆文涛一阵干呕后,嘴里突然喷出一口血,染红了前排座椅的椅背。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