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三百二十五章:他毁容了。(6)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十年!”乔真忍不住拔高音调,十年的时间也太长了,她哪有那么多青春陪小皇帝耗费。

    “不行!”她掷地有声的反驳,“意沉,你要暗地培养死士是可以的,但是你还可以从别的方面入手,比如偷个虎符呀什么的,或者在心理上导致沈昭的溃败,岂不是更妙?”

    乔真意味深长的看向小皇帝。

    沈澜兴致盎然,“心理上?”

    乔真盘腿坐在软榻上,拍拍身边的位置,“来这里坐下,让姐姐跟你慢慢道来。”她挑了挑眉。

    沈澜觉得乔真还有趣,便走到那儿坐下,与乔真并肩。

    乔真对着沈澜挤眉弄眼的,一副逗比模样,“你想啊,沈昭最近要娶成窈儿,可姐姐又知道些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成窈儿其实很讨厌沈昭毁容,而救出沈昭的也不是成窈儿,如果我没有猜错,成窈儿甘愿嫁给沈昭那个丑八怪,应该是为了沈昭手里的权利,权倾朝野的权利。”

    她说到此处不免一顿,沈澜示意她继续讲下去。“可如果姐姐给你偷到兵符还有虎符,那你就有硬拳头,可以和沈昭对干,甚至把他踩在脚下。到时候他再也不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成窈儿必然不会甘心跟着他。以姐姐的推测,没准成窈儿跑到你这里哭诉,她嫁给沈昭是因为报沈昭的救命之恩呢。”

    “到时候咱们在设计让沈昭看清成窈儿的真面目,自己掏心掏肺的人,竟然背叛自己,沈昭心里肯定会崩溃,届时他的那些余孽,又怎么和你对抗?”

    乔真眼里闪着诡毒的目光,只是一瞬又收敛回去。

    沈澜耷拉着眼皮子,掂量一番措辞才问道:“你恨摄政王?”

    “恨死了!还有成窈儿。”乔真看向沈澜五官精致的脸,“沈昭竟然为了救成窈儿而毁了他的脸,你知道沈昭没毁容前有多好看吗?他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春风拂过,可比你现在还好看。开始现在呢?噫——”

    她拖着嫌弃的声音。

    沈澜忍不住追问:“现在怎么样?”

    沈昭自从毁容以后,出门都是带着面具的,所以外便的人都没有看过。

    乔真用拇指与食指比划出两寸的长度,“大概有这么长的伤疤在他的眼睛到嘴角,而且伤疤与皮肤之间还有细细密密的像是百足虫的脚,还有右边的脸颊还有烫伤,皮肤也没能恢复如初,仿佛底下有脓水,总之令人毛骨悚然。”

    她只要一想到沈昭那张俊脸因为别的女人毁了,她就气呀,气死了!

    沈澜也露出嫌弃的表情,到底是没有竞争力的小皇帝,即使再假装成熟稳重,对于感兴趣的事情便会露出真实的心情。他鄙夷的说道:“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的脸,可真是傻。”

    乔真嫌弃沈昭是一回事,可沈澜嫌弃沈昭便是另一回事。沈昭再差劲也是她的爱人,于是她替沈昭说话:“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的脸不是傻,为了一个对自己虚伪的女人毁了自己的脸才是傻。你想啊,如果成窈儿对沈昭一心一意,那沈昭就是用他的脸换来陪他走过余生的妻子,你说值不值?”

    “值。”沈澜沉下心思索,钻着乔真话里的空子,继续贬低沈昭,“可成窈儿是个虚伪的女人,摄政王他就是傻。”

    乔真被沈澜说服,她也忍不住唾弃沈昭,“就是啊,他就是傻!那么好看的一张脸,真是可惜。”

    沈澜歪头看向乔真,“是不是只要是好看的脸,你都喜欢?”

    乔真摇头,“有真爱的脸我才不会去喜欢呢,如果一个男人的脸很好看,我很喜欢,可是那个男人为了我而毁容,我也会喜欢他的。只是前者喜欢的是他俊脸,后者喜欢的是他那个人。”

    小零:【宿主,警报!沈昭在往你的房间去,一百三十米,一百二十九米,一百二十八米……】

    乔真:【闭嘴。】

    “意沉,姐姐明天再来。”她说完便一跃而起,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只是乔真离开的匆匆忙忙的,身上的石子掉下来她也没有察觉。沈澜拿起看似普通的石头,端倪很长时间,最后断定这就是个普通的石头。

    这石头是乔真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偷偷捡的,万一她这里有什么导致风吹草动,然后吸引巡视的侍卫,她就把石子扔出去,分散那些侍卫的注意力,她逃跑的几率也可以大一点。

    乔真与小零配合着,一路疾奔回摄政王府,她脱下夜行衣手忙脚乱的塞进柜子底处。乔真的身后溢出一层汗,她打开窗户让冷风灌进来,散散她身上的热气,还有额头的汗。

    而沈昭也正在此时站在乔真的寝屋门口,门上还映着他的身影。

    乔真把窗户小心翼翼的关上,生怕碰出声音,她钻进冷被窝。她刚刚出去,根本没有睡在被窝里,被子冷冰冰的,沈昭要是脑子发抽,她岂不是露馅了?

    大概五分钟以后,沈昭还是站在门口没有动,乔真也懒得理他。

    十五分钟以后,乔真摸着暖乎乎的被窝,她掀开被子,假模假样的要去倒水,装作无意间看见门上的倒影。她故意抑制着声音,略带着哑:“谁呀?”

    外边的沈昭没有回答。

    乔真心里嘀咕,这个男人估计又闷骚着呢,她扯着嘴角轻笑,在推门的时候又把嘴角放下去,眼前的景象不由得让她面容凝滞。她深呼几口气。

    门口哪有什么沈昭?有的只是一个鲜血淋淋的稻草人,稻草人的四肢是正常男人的断肢,而且还往下淌着鲜血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