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决定命运的题目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洛与白夜的争执,在旁人眼里,仿佛是他想要开枪而白夜在阻止。但实际的真相,却是白夜用手指按住苏洛的,并且亲自用力扣动了扳机!为了苏洛可以完成任务,白夜选择了自杀。

    苏洛的一生总是孤独一人。

    从小就失去父母与姐姐相依为命,可年幼时他亲耳听到姐姐被杀死的悲惨过程。精神受到重创患上心理疾病,直到在孤儿院遇到白夜与应文灏,他才算再次有了可以心灵对话的真正朋友。只是还未完全敞开心扉,他便离开了孤儿院再次形单影只。

    这样的命运再次轮回,应文灏因为他而惨遭杀害,更因为这宗“谋杀假扮自杀”的案件,导致他与白夜绝交了几年。

    遇见何轻音,简直是他人生最大的幸福。甚至在同一时期,他又重新获得了白夜的友情,这段时间,苏洛快要被黑暗吞噬的灵魂终于被爱情与友情再次救赎。

    但这一刻,他亲眼见到好友因为保护自己而选择自杀,目睹朋友胸口急速扩散的殷红一片,苏洛觉得心灵深处栖息的恶魔再次开口了。

    “这个世界已经堕落,法律无法制裁邪恶,举起你的手枪,你就是审判者!”

    可另一个纯净天使的声音却在努力阻止着。

    “无论什么理由,杀人者皆要承受同等罪业,那样你与香川飞鸟又有何不同?”

    脑海中闪过身边一个又一个被杀害的亲人和朋友,现在连白夜也被残忍地夺走,苏洛对香川飞鸟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心中的天平也开始向恶魔一方倾斜!

    冰冷的枪口对准香川飞鸟的眉心,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已经有了下按的趋势。

    “腹黑帝,住手啊!”

    长久未曾听过的称呼骤然响在耳畔,苏洛被震得清醒了几分。

    腹黑帝?只有轻音才会这样叫他!

    微微侧目,苏洛看到何轻音正全力向自己奔来。

    一抹柔情涌入心田,想要与何轻音长相厮守的愿望压下了对香川飞鸟的恨,但情绪激荡下,已经按了一半的扳机还是触发了子弹的射出。只是在最后一刻,苏洛快速地抬起了手腕。

    王源在苏洛内心挣扎的时候已经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当子弹呼啸而出时,香川飞鸟已经被他扯到一旁,但王源自己的手臂却被子弹擦伤流出了鲜血。

    香川飞鸟见苏洛真的想杀掉自己,狂怒令他脸色骤变:“刚才白夜是为了救你而自杀!恐怕寒非也让你收买了吧?否则他不会看不出来白夜是自己扣动的扳机!朋友为了保护你而死,下半生你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去活着!就算你杀了我,这痛苦也不会减少!”

    他大吼的时候,何轻音、方警官等人也跑到近前听得清楚。知道了白夜是自杀而非苏洛射杀,何轻音一时也不知是欢喜还是悲伤了!

    何轻音看着苏洛的眼角满是热泪,但顾不得与苏洛招呼,她狠狠地瞪向发了狂的boss:“香川飞鸟!就算你患有什么人格分裂的疾病,但是你逼死白夜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香川飞鸟?哈哈哈,谁是香川飞鸟?真正的香川飞鸟早在十七年就死得透透的了!”

    “boss,我们先离开这里!”

    王源不顾流血的手臂,见警察追了过来,他急忙扯住表情狰狞的香川飞鸟向小道飞奔。

    香川飞鸟任由王源拉着,他的身体在跟着奔跑,可他的心却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飞到了一位名叫香川飞鸟的孩子身上。

    是的,他并不是真正的香川飞鸟,真正的香川飞鸟早已死了,而且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香川飞鸟才是上一任boss的亲生儿子,而他,只是七夜集团培养的初代杀手中的一员。

    上一任boss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从小拥有坚强的意志与接班人的能力,竟然狠心地将六岁的小少爷送入了培养杀手的集中营。

    当时没有人知道少爷真正的身份,而这位真正太子的室友便是后来的香川飞鸟了。但当时的飞鸟并没有名字,每个遇见他的人都只会称呼他“喂”,他便想当然的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名字。

    集中营的生活漫长而又辛酸,“喂”的眼中那些一同训练的伙伴,都不过是临时出现在自己身畔的陌生人。直到他了解了小少爷,那个真正的香川飞鸟。

    少爷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也正是他过于单纯净透的心灵,才使上一代boss狠下心来将他关入集中营进行地狱训练。年龄相仿的“喂”每次见到少爷都觉得世界极度不公,这样一个没用的家伙凭什么能成为以后主宰七夜集团的王者?

    少爷对他说:“你不要叫‘喂’,这不是一个名字。”

    “叫什么我都随便。”

    “有了名字才是人类,这样才能区别于一颗大树、一粒石子!这样吧,以后你也叫飞鸟,像天空中自由自在的小鸟多好!”

    飞鸟抬头望了望碧蓝的天,似乎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从此,少爷会亲切的称呼他“飞鸟”,至少每日一百次。时间久了,连他自己也觉得天生就是“飞鸟”了。

    少爷锻炼辛苦的时候,会双手抱膝喁喁哭泣,飞鸟则面无表情的仰头望天陪坐在侧;飞鸟被欺负受伤的时候,少爷总是期期艾艾地含泪帮他包扎伤口,飞鸟依旧是眼神空虚地呆望着蓝天白云。

    两人这样在一起度过了十年,漫长的时间,就算飞鸟再坚硬的心壳,也早已被少爷的亲厚友谊击碎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