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890章 赤果果的打脸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问什么?”

    古宁远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古童,皱了下眉头,“你先放开古童。”

    古童的脸现在都成了猪肝色,额头上都是大滴的冷汗,看起来很痛苦。

    “放开他可以,不过你最好告诉他,别试图跑。”

    夜鸢松开脚,弯下腰,一把纤薄的柳叶刀捏在她的指尖,在古童的脖子上比了一下,“古童是吧,你想跑可以,我们比一下,是你的速度快,还是我的刀快。”

    古童的脸发红又发白,屈辱的感觉,让他几乎要吐血,可生命被威胁,他只有老实一点。

    古宁远的表情微沉。

    当着他的面,在他的地盘,夜鸢的行为嚣张的让他有种威严被挑衅的感觉。

    赤果果的打脸。

    看来他对她的印象要改一下,她狂妄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本来看在她比较和他胃口的份上,他想要留她一命,可现在,她的不知道好歹,有点激怒他。

    古宁远的语气冷了下来:“古童,别轻举妄动。”

    “是。”古童低头,就站在原地,眼神凶狠,带着深深的恨意。

    古宁远压下脾气,“你说,还想问什么。”

    夜鸢转着手里的柳叶刀,把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们两个似乎都恨不得弄死她。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敌对的两方,她也想弄死他们。

    “古霆让人灭我夜家满门,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你们的主意?”

    这件事,她很在意。

    如果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古霆,她只要杀了古霆就行,或许可以避免和古城打交道。

    “外界的事,一切是由古霆做主,我们古城还没有这么大的闲心,去灭一个在我们眼中如同蝼蚁的小家族。”

    古城里的人有自己的追求,和世俗界的联系,不过是物质需求。

    古家就是古城放在世俗界的赚钱工具。

    “这么说来,我夜家的灭亡,你们古城没有参与是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古宁远被夜鸢啰嗦的话问的有些发烦。

    他都明白告诉她,这件事是古霆自己做的决定,她还问个不停,让她恼火。

    “古霆杀我全家,血海深仇,如果换成是你,你报不报?”

    “你想让古霆替你的家人偿命?”

    夜鸢眼底一片嗜血的凉薄,“二公子,这种深仇大恨,如果换成你,你忍得下去?”

    古宁远说:“可古霆到底是古城的人,这些年为古城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在古宁远看来,外界的这些小家族,灭就灭了,谁让他们实力弱。

    夜鸢想找古霆报仇,就跟个笑话差不多。

    “这么说,我和古城,这份仇结定了?”

    “古霆的命,我不能给你,但我可以做主,放弃夜家的产业,还有木家的人。”

    古宁远说:“相比死了的人,你难道想要眼睁睁看到还活着的人,因为你的举动再遭受杀身之祸?”

    他的话,让夜鸢身上的气息瞬间沉下来。

    果然不能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

    能养出古霆这样的狗,就该知道有什么样的主人。

    如果不是她主动来找他,他是不是还打算用古家的人来逼她露面?

    卑鄙无耻的行为,也是从头上流传下来的。“确实,死了的人,比不上活着的人更重要,木家和我有关系,我要为他们考虑……”夜鸢的眼底暗沉如深渊,看不出任何情绪,清冷的语气淡漠的说:“然而,我放过古霆,古霆会放弃对付我吗?他会放过

    木家和夜家?”

    古家的势力,她可以放在眼里,但在木家人眼中,那是无法抗拒的存在,她不可能一直保护他们,必须要争取他们的安全。

    古宁远明白夜鸢的心思。

    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她有很明显的弱点,而这个弱点,会成为他来要挟的有效手段。

    他之前的话本来是试探,而夜鸢的话,让他确定了,这个发现,让他有几分快意。

    “你想要我做什么样的保证?”

    夜鸢讥讽道:“你的保证,我能信得过么。”

    和卑鄙的人打交道,手里没有筹码怎么行,空口无凭,她不会去听信他的几句话,就会信他说到做到。

    古宁远还没有恼,古童已经愤愤不平的说:“二哥的话言出必行,你少用这种看不起人的语气说话!”

    “抱歉,在我这,你们古家来的,没一个是好人。”

    夜鸢一点都不给古宁远面子。

    古宁远被她嫌弃而鄙夷的语气刺激的有点怒气,“你想怎么做?”

    夜鸢的目光在古童身上看一眼,古童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脊背冒凉气,就跟掉在冰窖里一样。

    “古童在古城里是什么身份。”

    古宁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古童是我三叔的儿子。”

    “那好,把古童留在我身边,只要你们不再找我的麻烦,我好吃好喝好好伺候他,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你们如果不遵守承诺,我就把他的尸体给你们送回去。”

    古童立刻反对,夜鸢的柳叶刀在他的脖子前一横,他反对的话,全被堵在嘴里。

    “小朋友,做人质你要有做人质的觉悟,我呢,脾气不是很好,你最好别招惹我。”

    古宁远为难道:“这件事,我没有权利做决定,我要去问问三叔。”

    “二公子,你认错了一件事,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古童现在就在我的手里,他本来就是我的人质。”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