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生存还是毁灭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生存还是毁灭

    王大夫声音有些低沉,“门主,你可是想好了,老夫未必能保证你的性命。”

    沈如诗嫣然一笑,那笑容竟有种让人沉醉的美丽,萧天凌盯着她,心里轻轻道,如诗,你已然不是之前的如诗了,怕是你自己都为察觉到吧,可是本王,却还是之前那个凌王,难道,你我真要为敌?

    萧天凌正是念着,沈如诗稍显喑哑的声音响起,“此事,难为王大夫了,若要保命,本就是极为难的事,王大夫只管救城梨门弟子便是。”

    沈如诗勾起唇轻轻一笑,王大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门主由此心,可真是可以跟三十年前的圣女苏樱相提并论了。”

    沈如诗摇头笑笑,“苏樱是个不凡人物,而我……”她倒也并不平凡,只不过一心只有仇恨,自然无法跟心怀天下的苏樱想比。

    强撑着说了这些话,她渐渐感觉身子又是一阵抽空的感觉,兴许是方才用血引药的时候消耗过大,她微微皱了皱眉,对王大夫道,“事不宜迟,还请王大夫快些配置解药。”

    王大夫连忙答应,转身时,眼眶已是含着泪水,方才宛若看到了苏樱,那张脸那么真切,可惜,她隐匿无踪,若是她在城梨门,定然会挺身而出。

    萧天凌无奈下扶着沈如诗将其送回去。

    王大夫取了沈如诗的血液,将其制作成解药,一夜未合眼,沈如诗体内的血液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白,萧天凌则在旁边看着,沈如诗现在体内的血液已经不足维持她的生命,倘若是再取……

    在旁边看着沈如诗的脸上越来越苍白,他的心宛若被一刀一刀凌迟,痛苦不堪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着利刃,血边顺着刀槽流下,啪嗒啪嗒滴在地上,若是有可能,他宁愿躺在那里的是他自己。

    可他偏偏没有沈如诗那般神奇的血液,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罪,想到这里,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割下一般,紧紧地握着利刃刀口,似是只有忍受跟她一样的痛苦,心口才不会有那般撕裂的疼痛。

    莫十三看着萧天凌的手,心里一颤一颤的,不敢开口,可是看到萧天凌快要把自己的手残废后,实在是忍不住。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你这般自残,难道沈小姐就能免受那些痛苦了吗?她若是醒来看到王爷这般模样,又当如何!”

    “退下。”萧天凌的声音压着怒火,莫十三心里一震,知道若是他再次纠缠,只怕萧天凌会一件劈了他,他从未从萧天凌身上感受到这般恐惧,向后退了一步大步,却还是不肯离开屋子。

    王大夫在萧天凌憎恨的目光下从沈如诗手腕处取血,他已然做好了打算,若是沈如诗醒不来,他便把这条老命赔给她。

    王大夫拿着刚治好的解药,唤御痕前来,将解药给弟子们,“切记,每人只能服用一颗!”

    御痕目光装向沈如诗,她方才刚睁开眼睛,并未十分清醒,恍恍惚惚看到了御痕的身影,道,“御痕,那些弟子,每人一颗,你……你也快服下!”

    沈如诗看着御痕跟王大夫他们亲口服下,这才罢休,对王大夫道,“王大夫,方才取用的量怕是不够,来,再来。”

    她用力的伸出手臂,拼劲全力勾起一个淡然的笑容,萧天凌看着沈如诗的笑容,却能感受得出,她的全身都在痛。

    他平日里见沈如诗那般精明甚是担忧,可是他现在宁愿沈如诗精明一些,莫要如此痴傻,为了旁人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这笔买卖可是太不划算,若是之前的沈如诗定然会好好算计,可是如今的她,即便是萧天凌也算不准她的心思。

    王大夫眼中含着泪,声音也有些哽咽,他不再叫门主,改口道,“丫头,你若是再抽血,只怕是……”

    王大夫话音未落,忽然,强撑着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了,眼前忽地一晕,他御痕忙上前扶着他,王大夫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御痕见沈如诗脸上颇是急切的神色,道。

    “门主莫要担心,王大夫只是太过于疲乏,休息片刻便可醒来。”

    沈如诗听到这里,心里总算是平静些,默默叹了口气,“可现在解药一事,耽误不得,御痕,你去把其他的大夫请来。”

    “不可。”萧天凌紧紧蹙着眉,“那些大夫未必有王大夫这般心,他们若是动手,怕是不会顾及分寸,也估计不得你的性命。”

    “可此事不可耽误!”沈如诗有些着急,一着急心口处便是一阵疼痛,萧天凌见沈如诗支撑着起来又倒下,心里疼痛,忙上前扶着她,“如诗你莫要着急,本王替你想办法。”

    看着两人的模样,御痕微微眯起眼睛,一瞬间,脸上的神色变得更深,对沈如诗道,“门主,凌王,属下倒是可以替门主取血制解药。”

    “你?”萧天凌有些不屑地看着他,忽地,在沈如诗没发话之前,眼眸变成两把冷箭射向御痕,对于御痕,他厌恶得很,也是防备得很。

    “十三,把此人带出去,本王不想看到他。”

    “凌王,您这是做什么,在城梨门,御痕只听门主的命令。”莫十三刚要动手,御痕便拔剑相向,眼底竟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疯狂。

    萧天凌眼神更冷,仿佛只消看他一眼便会将他碎尸万段一般,“如此,你是要寻思?”

    沈如诗费力地抬起手臂,扯着萧天凌的袖子,声音颤巍巍道,“莫要,让他来。”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