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药引子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药引子

    御痕终究还是留了下来,萧天凌在旁边紧紧地盯着御痕,一举一动从不放过,御痕取了沈如诗的血,萧天凌的眼神恨不得在他身上割两刀一般,御痕倒也不理会萧天凌的目光,对沈如诗道。

    “门主,方才第一批解药给弟子送去了,那些隔离区的弟子已经吃下了,想必很快就好了。”

    沈如诗莞尔一笑,“如此,甚好。”

    身为一个大夫,看着自己挽救了这么多人的性命,那是一种复仇所带不来的欢喜。

    夜深了,萧天凌不肯离去。

    “门主,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凡事都有个限度,今日从门主身上取得血液已经足够多了,倘若再多,只怕门主熬不到明日,门主若是想要救更多的人,就应该努力活下去。”

    沈如诗知御痕说的有道理,的确是她太急切了些,便点了点头,可是身上已经没有知觉,察觉不出寒热,也感觉不出自己眼角的泪。

    御痕望着沈如诗眼角处的晶莹,眸光更深了一些,渐渐涌动上一层沈如诗从未见过的色彩。

    “门主,属下替门主去熬制些补药来。”御痕道。

    沈如诗点点头,可是在御痕转身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问,“御痕?”

    御痕听到听到沈如诗的呼唤,连忙转身,生怕沈如诗要做何事,不敢耽误。

    “你何时学得医术?”沈如诗道,“你不是个狱卒吗?我知道,你功夫不错,可是这医术……”

    御痕眼眸渐渐深了,唇边勾起淡淡的笑容。

    “门主怕是不知,我在入王庭之前,曾经跟着药王学了一段日子医药,眼下治病救人的事情虽然不精通,可是配置草药,却还是又把握的,更何况方才王大夫昏迷时已然将药量告知于我,我若是再配置不出,岂不是太愚笨了些。”

    沈如诗勾起唇,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也是,你不愚笨,你是个聪明人。”

    御痕点点头,不再去看沈如诗,唤了一命女弟子过来照顾沈如诗,自己则离开了。

    日升月落,竖日清晨,柯振翎还守在沈如诗这处,看着沈如诗安睡,心里叹道,如诗,也许只有此刻,你才不会经受痛苦。

    殊不知,沈如诗根本没有睡着,眼角的泪把枕头湿了大半,她心里倒是渴望萧天凌莫要待她这般,如此,她又该怎么面对他。

    如果最重要刀锋相见,这过程又何必过分柔情,不过是为两人之间增伤痛罢了,不过,她不知自己是否能熬过这一关,虽然心中的意念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哪怕是经受十八层地狱的痛苦的,但凡有机会,她定然要活下去。

    哪怕这个世界只剩下痛苦,她也要活下去。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是御痕。

    沈如诗看着御痕向自己走近,眼睛有些肿,“门主,多半弟子已经痊愈了!”

    如此动人的好消息,他的眼中却没有带着喜意。

    沈如诗眉头轻轻一颤,目光转向萧天凌,不知为何,她有时候也搞不清自己的心思,竟然这般迫不及待想让萧天凌看到这结果。

    这种卑微的心思让她觉得羞耻,又速速把脸别开。

    “解药可还够?”

    沈如诗转首看向御痕,轻声问道,御痕眉眼间复杂,“门主,怕是不够。”

    这时,莫十三突然闯进来,指着御痕,“为何不够,解药的颗数跟弟子正是相匹配。”

    御痕转首,眉间隐匿着一层淡淡的光环。

    “门主,数量是对了,可是药剂却不够,属下昨日服下一颗,可是身上的病证却没有完全缓解。”

    莫十三轻哼一声,“好啊御痕,因此你就私藏解药是不是?”

    私藏解药?沈如诗跟萧天凌的目光一齐射向御痕,两人的眼神却是大不相同,沈如诗较为温和一些,而萧天凌,却是慢慢的杀意,昨日他便觉得御痕有鬼,令莫十三去调查,想不到,竟然真的做出这等事情!

    “御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你解释。”沈如诗苍白着嘴唇,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她不愿错伤无辜,却也不放过有罪之人。眼下城梨门的解药如此珍贵,可御痕却私藏解药,简直是小人之举。

    御痕扑通一声给沈如诗跪下,“门主,属下并给私藏解药,只是觉得,这解药是门主用命换来的,理应发挥它该有的价值。”

    萧天凌声音十分冷酷,眼神恨不得要杀人,“如你所说,它该有的价值就是被你积攒起来?”

    御痕不去看萧天凌,目光稳稳地落在沈如诗脸上,似乎在这里只有沈如诗一人。

    “门主,属下以为,这解药理当救治城梨门重要之人,至于那些在危难时要弃你而去的弟子,他们的性命又有何珍贵,那等无情无义之人,便该死。”

    “你住嘴。”沈如诗声音很轻,可是声音中的情绪却是明显,“御痕,没有何人是该死的,你方才对我说,你昨日服下了解药,药剂不够,好,那你现在便再服下这颗解药。”

    沈如诗从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这本来是想留给玉手观音的,直到现在她还相信玉手观音怕是留在城梨门,既然留在此处便有感染的风险,她不知玉手观音这一来一往到底为着什么,可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心中始终是挂念着他。

    御痕见沈如诗的神色,什么都明白了,不再多说,也不问她的药丸从何而来,伸出手接过,一把填到嘴里面。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