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岌岌可危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岌岌可危

    “本王不信。”萧天凌的眸色深了一些,眼底渐渐弥漫上一层让人捉摸不透的色彩,“但凡是伤病,世间都有相克制的药物,你同本王说,到底要去何处取药,才能补足如诗的血?是天上的雪莲,还是深海的隗乌?”

    王大夫长叹一口气,“凌王莫要激动,老夫方才说了,门主的血液本就特殊,若是搁在他人身上,凌王方才说的那几样奇药,倒也能起到作用,可是搁在门主身上,怕也只能救得了一时。”

    见萧天凌眼底闪过一丝银白色的光芒,神情变得恍惚,王大夫伸手拍拍萧天凌肩膀,道,“凌王,世间万物皆有变数,其实,门主的体质便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有时候,连老夫都捉摸不透,老夫相信,门主定可化险为夷。”

    萧天凌的眼神却是没有王大夫想象之中的平和,“莫要拿吉人自有天相这样的鬼话来糊弄本王,本王只信自己,不信宿命狗屁天命!”

    话毕,萧天凌转身离开,他平日里倒是尊重长者,可是现在,再也无心作出那番恭敬的姿态。

    周围的气息凉了一些,王大夫望着萧天凌的背影,缓缓叹了口气,其实方才替沈如诗诊脉时,他已然是察觉到一丝异样,他这一生未相信过天命,可是这次,却相信上天会庇佑沈如诗。

    王大夫去寻柯振翎了,方才沈如诗提出的要求着实令他为难,若非城梨门有了这个传染病,他不过是个个治病救人的大夫罢了,这等政事,他是不愿参与其中的。

    月长老处,幽兰正是飘香,院子里面只有他一人,门童也被支开。

    看着眼前的鸽子飞过,月长老伸出手,接住白鸽身上飘下来的羽毛,眼神之中晕着一层淡淡的光芒,几乎不可看见。

    不久,他等的人便来了。

    少年披着一件黑斗篷,出现在他的身后,“月爷爷。”

    月长老勾起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去看他,长声道,“星儿,你许久没来了。”

    星儿微微敛眉,“月爷爷,为何今日偏要我白日来?”

    平日都是晚上拜访,白日容易暴露,今日若不是月长老飞鸽传书,他定然不会选择这个时间拜访。

    月长老声音平静,平静得让人毛骨悚然,“星儿,你近来是愈发小心。”

    星儿眉头更低,因为心中害怕,害怕被沈如诗发现,害怕她眼底失望的色彩,御痕一事,他已然知道了,他也知道,沈如诗之前一直把御痕当做恩人,又颇是欣赏御痕的个性,本来是想要重用御痕,却没想到……

    想到这,星儿鼻子一酸,知道月长老还在等着他的回答,便道,“星儿这么做,也是为了月爷爷着想,能多留在门主身边一日,月爷爷也好有个照应。”

    “星儿,你在威胁月爷爷?”月长老微微蹙眉,方才脸上的平静已然消散了,像是被浓雾弥漫着的天空,雾散了,未必就是晴天。

    “星儿哪敢威胁月爷爷。”星儿低垂着头,不去看月长老的眼神,心中已然有愧,既对沈如诗有愧,亦是对月长老有愧,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答应月爷爷潜伏在沈如诗身边打探消息。

    月长老点点头,走近星儿,伸出手摸着他的头,“星儿,莫要忘记,你是月爷爷养大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没有阿爹,月爷爷就是你的阿爹,你若是有二心,月爷爷会伤心。”

    星儿眼神更黯淡了些,“星儿知道。”心中波涛汹涌,海浪不停地击打着,他本是要问那话,却还是忍了回去,几经翻转,月长老看出了他的心思,道,“你想问何事,只管开口吧。”

    星儿微微蹙眉看着月长老,“月爷爷,你可知罗叔就是御痕的亲生父亲。”

    月长老手中握着的韩香草慢慢飘零,转身,紧抿着的唇展开,长声叹了口气,道,“不知。”

    星儿不再多言。

    月长老斜眼瞅了他一眼,星儿大小养在他身边,星儿心中又和计较,他自然是清楚。

    “你随我来。”他抬步走向院子东边一个小角落,停下,星儿抬头看去,自己方才猜得不错,果然是夜幽草林。

    “东西可都带来了?”月长老问道。

    星儿点点头,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月长老,“这是御痕在死前送来的药丸,里面有门主的血液。”

    “很好。”月长老的声音听不出有情绪的波动,只觉得此事时水到渠成之事,对于御痕的死,没有丝毫的言语,甚至,那张平静的脸上也看不出有一丝怜悯或可惜。

    星儿心里寒凉了一些,月长老正要接过,星儿的手突然停下,抬起头鼓足勇气对月长老道,“月爷爷,这是门主的血液,是她用性命换来的,月爷爷不可滥用。”

    月长老眉眼间的平静不复,一把夺了过来,声音冷峭,“多嘴!”

    星儿不敢违抗月长老的命令,半垂着头,眼底却尽是挣扎,想必沈如诗想在还不知自己辛辛苦苦制作出的解药已是被御痕掉包,还有些弟子身上的毒素根本没有缓解,若想要救他们,只怕依着沈如诗的脾气,又会用血液来做解药。

    想到这里,星儿脑海里面顿时闪现过了无数种念头,挥之不去的是沈如诗温和的笑容,虽然沈如诗有时候欺负他,可他却从沈如诗身上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关怀。

    月长老跟他说过,沈如诗对他的好,只不过是对另一个孩子的亏欠弥补罢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