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轮回之地
  • 记录
  • 睁开眼睛后的刘阳并未见有什么动作,他只是随意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下一刻,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漩涡,刘阳随意迈步走进去。

    空间在他的身边不断折叠,延伸,根据那丝轮回印记,刘阳轻易的锁定了轮回之地的位置。

    这场大梦,对刘阳来说,固然是死劫,但只要渡过了,就是造化。

    在跨入半步第五境界以后,其实刘阳体内的力量就已经不再分彼此了,所有的力量都融合成为一种类似虚无的力量,甚至可以是任何属性,任何模样,只要他自己愿意。

    原本刚刚踏入这个境界的刘阳算不上稳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打磨,这个很长时间是以百年计的,但是这次无意,或者说必然应该踏入的死劫中,却让他在永恒中磨练了一身力量,让境界变得无比稳固。

    如果说刘阳以前是披着人皮的石头,那么现在,人皮下面则换成了钻石,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在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印记,随着刘阳的走动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枚印记便是轮回印记,也正如玲珑所说,一直在他体内存在。

    当初刘阳跟祝英台的残魂大战,后来与其彼此吞噬,尽管那个时候他挺了过来,看似彻底吞噬了祝英台的残魂,但实际上,这种吞噬一直都不完全,并且有一丝印记深深的印在了他的灵魂深处。

    在没有成为半步第五境界以前,刘阳很难发现印记的存在,或许如果没有玲珑的提醒,刘阳经过一段时间也能发现,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快。

    发现印记以后,刘阳心中对祝英台便起了更多的猜测,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祝英台本身就应该来自轮回之地,或者可以说她跟轮回之地有很深的牵扯,也正是因为这样,刘阳吞噬了她的残魂后,那丝印记才会转移到他的身上。

    毕竟正常而言,人一旦转世投胎,是不可能留下轮回的印记。

    不过这枚印记对于刘阳来说,就是通往轮回之地的钥匙。

    他知道自己沉睡了三年,也知道这三年来有无数人在等着他,但是他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他要继续将三年前的责任完成,如此他才有脸面面对洞天世界的那些人。

    虽然他也同样很想见他们,毕竟洞天世界的人只是渡过了三年,而刘阳却渡过了无数个三年,论起思念来,也更深,更醇。

    但是他更知道他承担的责任是什么,如今已经晚了三年,谁也不知道这三年轮回之地会出现什么变化,那些人族的英魂是否已经转世投胎?又是转世去了哪里?

    刘阳决定,不管他们去了哪里,他都要找到他们。

    在他沉思之间,空间也终于延伸到了尽头,他一步跨出,顿时感受到了这片天地的不同。

    刘阳第一感觉就是,这里跟玲珑说的一样,感受不到两界的法则,更像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却不是刘阳能够掌控的,至少在目前而言,他还不能做到。

    半步第五境界最强大在于什么地方?毫无疑问,那就是法则,如果不能掌控法则,比起修罗狱主,阎君那等至强者也强不了太多,这恐怕也是玲珑等人不愿意来这里的其中一个原因。

    哪怕这里没有半步第五境界的存在,可如果对方能够掌控这里的法则,那么就照样能够压制他,无疑等于是置身险地。

    不管半步第五境界多么强大,只要没有成为真正的第五境界,就算不得不朽,不得超脱,也更没办法不死不灭。

    而且对于玲珑,皇天,地藏王那等存在来说,也没有什么能够值得他们冒险了,也唯有刘阳这种,才会为了身外事选择冒险。

    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星辰,没有一切,天空是灰色的,甚至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充满了一种死寂的味道。

    这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看到这条小路,刘阳嘴角冷笑,“黄泉路?”

    早在祝英台的墓中时,刘阳就经历过黄泉路的难缠,但那个时候,他的境界实力还太低,只能任由黄泉路摆布,但现在,他却不打算遵守这里的规则。

    当足够强的时候,规则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刘阳抬起脚,然后往前一步落下。

    “轰隆!”

    顿时间,整个轮回之地仿佛都颤动了一下,刘阳面前的这条黄泉之路更是一阵扭曲,然后生生崩溃掉。

    黄泉路,奈何桥!

    当刘阳再一步迈出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座古朴的石桥上,这石桥横跨一座黑河之上,那条黑河看不到源头,似乎没有起源也没有终点,就连宽度也超过了视线所及。

    当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黑河上面升腾起的黑云,挡住了刘阳的视线。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条黑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忘川了。

    河中,水流激荡,但却没有一丝声音,在河中,他看到了无数灵魂,那些灵魂在呐喊,有不甘,有恐惧,有张狂大笑,有悲情痛苦,总之一条忘川,囊括了世间百态,众生之相。

    但更多的灵魂在河中苦苦挣扎,然后沉入河底,彻底消失不见。

    看着这些不断挣扎求救的灵魂,刘阳并没有任何出手相救的意思,他还不至于如此不智,他只是有些担心,那些战死的人族灵魂会不会也在这河中挣扎?

    这里的一切,又是按照怎么样的规则运行?

    先走黄泉路,再过奈何桥?莫非还要饮下孟婆汤吗?

    刘阳转过,望向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另一道身影,他看着对方,缓缓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