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218章 一念之间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8章 一念之间

    赖良看着稚雅子愤怒的样子,平静的回答道:“我不是在帮她。”

    “不是在帮她?难道你还是在帮我?”稚雅子难以置信!

    赖良是疯了吗?难不成他认为自己必输无疑,所以特意来求请?

    开什么玩笑,穆柠溪就是个棋渣!垃圾!

    一个垃圾,怎么可能会下赢自己?

    赖良浑浊的双眸,宛若平静的深潭,他淡然开口道:“正是。”

    “你!你疯了吧?不向着自己国家公主,反而吃里扒外的向着她们?赖良,你你简直是忘恩负义,你!你是叛徒,是真正的刍狗!我要,我要软禁你,免得你出卖蒿国……”稚雅子气疯了!

    她怎么可以输给穆柠溪呢?那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她连想都不愿意想!

    赖良看着她心虚的样子,以一种智者的语气规劝道:“骄兵必败,哀兵必胜。公主,明天的比赛,你必输无疑。”

    赖良真是的一个耿直得不能再耿直的老头儿了……以他的睿智当然会猜到稚雅子的反应,但是该说的话,他还是会说。

    他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为了奉谏,不惧生死。

    稚雅子身边哪里还有这样的下人?她听到的都是樊小贝那样的口蜜腹剑,以及武成那种盲目自负的言论。

    贸然听了句逆耳忠言,简直气到想杀人!

    稚雅子青着一张脸,瞪着赖良那张平静而真诚的脸,吼道:“赖良!我尊重你,你就是我的老师,我若不尊重你,你们全家的骨灰都会被拿去填北海!”

    骨灰填海,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意思。

    在蒿国人看来,骨灰不能入土,人的灵魂就会下地狱,永远无法超生。

    对于赖良来说,这是很严重的惩罚……

    赖良闭了一下眼睛,声音沉哑的说:“公主,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倘若你执意做那样的事情,我也拦不住。”

    他缓缓睁开眼睛,干枯的双手张开,掌心里是一块沉香佛牌。

    他将牌子放到稚雅子手里,无奈道:“这块牌子送给公主,你我之间的师徒情谊,也就缘尽于此吧。”

    说完,赖良步伐缓慢的从稚雅子面前走了过去。

    稚雅子摊开手掌,脸色骤然一变。

    这是一个用沉香木雕刻的一念之间,也叫佛魔两面。

    上面是一个人的脸,左面是拈花微笑时的慈悲模样,右面是生气愤怒时候的怒目圆睁。

    意思是,一个人有善恶两面,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人要努力克制自己邪恶的那一面。

    稚雅子看着那个沉香木牌,身子气得瑟瑟发抖,抬手把那个佛牌扔到了地上。

    “去死吧!”

    什么佛魔两面?她是公主,需要控制情绪么?谁敢让她下地狱,她就出手弄死谁!

    稚雅子心情非常非常的差,不仅仅是因为赖良帮助了穆柠溪,还因为刚才赖良笃定的语气。

    他说,她必输无疑!

    赖良棋艺极高,若非十拿九稳,他又怎么会说的那么肯定?

    莫非,她真的要输给穆柠溪了?

    难道,她一直低估了穆柠溪的实力?

    不!她绝不能输给穆柠溪那个女人!

    那么,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呢?

    稚雅子急得在房间里转圈圈,她祈祷端木淳没有看到她失败的视频,这样,就不会被哥哥骂了。

    就在她烦躁无比的时候,女佣匆匆进来禀报道:“公主,刚才樊小贝又打了很多的肉走,我听餐厅的人说,樊小贝每次去打饭都打很多的肉。”

    好奇怪啊,一个不爱吃肉的人忽然顿顿不离肉……

    “她是不是养了什么动物在房间里?”樊小贝会不会养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应该不会吧,动物不是应该吃生肉么?”

    动物吃生肉,只有人才吃熟肉呢。

    稚雅子想不通樊小贝藏了什么,烦躁不安的她问:“不是让你偷偷在她房间门口安置监控么?查到什么了?”

    “没有什么异常……”女佣如实回答。

    “没有异常?如果是一个活人的话,应该会出门的吧……”

    “也不一定的,比如那种网瘾少年。只要给网络,可以不出屋的。”

    “如果,樊小贝不在房间里的话,她房间还用着网络,那就证明,她房间里有人。但如果对方用的不是咱们的公共网络,还是查不出来……”

    稚雅子烦躁的脚步忽然一停,恍然大悟道:“我管她房间里有没有人呢?直接去搜就好了啊!”

    樊小贝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佣,她想搜查房间还不容易。

    只要她高兴,她连樊小贝房间里的虱子都能搜出来。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公主,万一那个人身份特殊呢?”

    能藏在樊小贝房间里的人,身份应该不一般吧?至少,对方的食量肯定不一般。

    “管它呢,晚上,带几个忠厚老实的亲信过来!”

    “公主,万一樊小贝偷偷在房间里养了好几个男人,那该怎么办?”

    稚雅子凤眸一凛,“该怎么办,当然是该处死她了!”

    反正她心情不好,正好借着这个借口惩罚樊小贝。

    谁叫樊小贝勾引她哥哥,谁叫樊小贝知道她那么多秘密的?

    虽然她不知道那一夜是不是樊小贝策划的,但她就是恨!

    房间里,樊小贝忧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穆柠溪居然赢了,这可怎么办?

    她记得穆柠溪不怎么会下棋啊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