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人生赢家
  • 记录
  •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阴似箭,时间就好比一条河,只会流去,不能倒流回来。

    半年前,闹的沸沸扬扬的飞机坠毁事情,已经开始慢慢的被人给遗忘了。

    人们就是这样,无论当时的事情有多严重,或者多么让人气愤,但随着时间流逝,都会被人给遗忘掉。

    时间,是可以磨平掉一切的东西。

    现在,人们在谈起半年前的坠机事件后,更多的是有些感慨,然后话题就这么过去了。

    没有多少人,再去关注这个热度,因为凶手都死了,案子结了。

    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大家,也都很快被当下的事情,明星事件,家长里短吸引到。

    这半年时间,过去的很快,对某些人来讲可能转眼就过去,但对一些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石河灵在两个月前,生下了一个儿子,算是给许家留后了。

    孩子的名字,叫许石洋。

    每当石河灵看到自己的儿子时候,脑中都会想到一个人,想到这个人,她的眼泪就不止的流下。

    就算是过去半年,一年,甚至十年,都无法让她忘记这个人。

    ……

    这半年的时间,很多人都过的非常痛苦。

    叶馨离开了老家,去了外省,打算三年后在回来,如果她不能忘记这个人,那就等到什么时候忘记,什么时候回来。

    静儿也走了,她去了西北之地,当了志愿者。

    还有徐忆曼,她也不当老师了,打算开个小店,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逐渐的忘记有许阳这么一个人。

    许阳的那些公司,之前全都被查封了,最后全部都转移到了一个人的户头名下。

    那个人,就是杨平凡。

    在许阳下葬那天后,杨平凡就消失了,消失了半年的时间。

    等到杨平凡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八个月后,二零一零年,一月底。

    这一天,天空下着大雪,杨平凡拿着一束鲜花,来到了许阳的墓地钱。

    站在墓地前,杨平凡久久都没有动。

    “兄弟,我会替你报仇的。”

    杨平凡放下了花,他点了一根烟,然后放在墓碑上。

    随后他双手揣进口袋,缩着脖子,转身离开了这里。

    一个月后,临近新年,还有三天的时间。

    沈柠从床上醒过来,很麻木的去洗漱,然后坐在梳妆台发呆。

    她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半年多了,每天早上醒过来,都要哭一次。

    每当看到他的照片时候,眼泪都会不自觉的流出来。

    嗡的一声,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沈柠默默的拿起手机,点开看了一眼,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让她看新闻。

    沈柠不知道是谁发来的,她起身,打开电脑,浏览最新的新闻。

    很快,沈柠在新闻网上,看到了头版。

    一艘游轮,行驶在公海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爆炸,这次事故,死伤五十三个人。

    而这个游轮上的人,是一个富商家族承包的,上面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沈柠眼睛死死盯着后面的报道,上面说,死的人,姓吴,全都是京城来的。

    看到这个报道,沈柠倒抽冷气,难道说,死的那几十个人,全都是吴家的人?

    想到这种可能,沈柠微微颤抖,到底是谁做的,难道是巧合吗?

    很快,沈柠拿上车钥匙,迅速的离开了家。

    沈柠上了车后,正要启动车子,突然,有个男的,走到了车头面前。

    看着眼前站着的人,沈柠微微愣住。

    “是你。”她惊异说道。

    “是我。”

    男子默默的走过来,平静说:“不用去查了,有人替老板报了仇。”

    沈柠开口问:“是谁做的,你以前不是他的司机吗,你怎么会……”

    “其实,我不是司机。”

    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我只是以司机的身份接近他,暗中保护而已,我幕后那位很欣赏他。”

    “其它的,我不能告诉你那么多,你每天正常上下班就好,也许有一天,奇迹就发生呢。”

    说完,这个男的转身走了,消失在了冰天雪地之中。

    沈柠整个人都惊呆,什么叫奇迹发生,难道……

    ……

    二零一零年,很快就到了。

    年三十这一天,不管是城市内,还是农村,全都是鞭炮声不断。

    街道上,许多小孩在堆雪人,或者打雪仗,玩的非常开心。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拐进了一个神秘的胡同里面,然后停在一个大门前。

    赵先生从车上下来,他围住围巾,低着头,快速走进了大院。

    几分钟后,赵先生走进了客厅。

    “来晚了。”

    “堵车。”

    赵先生顺势坐在了沙发上,旁边男子,给他泡了茶。

    “吴家,是你做的?”

    赵先生问。

    “你说呢。”

    杨平凡一脸淡然的说。

    “你不怕被报复吗?”

    “我怕什么?”

    杨平凡眼睛眯起,冷声说:“他们吴家已经死了一多半人,现在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了。”

    “这些人的狗命,我打算先留着,事后,我要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绝望。”

    赵先生轻轻点头,随即,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件。

    “这是特赦令,拿着吧,也许有一天用得着。”

    杨平凡伸手接过了文件,看了一眼,笑眯眯道:“不错啊,居然是那位亲自签的。”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