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八十七章
  • 记录
  • 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

    “嗨妈,我靠。”离家去同学家玩的梅丽莎才踏入家门,她拿钥匙要开门,但门居然没有锁,她心里一紧,这不会是遭抢劫了吧,结果一推开门,看见她妈妈与爸爸站在客厅中央,沙发里绑着一个人。

    她本来已经一个f开头的话要脱口而出了,有及时的咽了回去。

    卧槽这什么情况。

    “嗨……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乔安娜火速说明,把手里拎着的菜刀藏在背后。

    “我、我,我是不是应该去打911?”梅丽莎也傻眼了。

    “不,孩子,你要相信你的父母,我们不是变态杀人犯。”

    梅丽莎怎么可能会相信,她就呆呆的戳在门口,直到沙发上的女人醒过来开始说自己是神。

    “原来是一个神经病啊。”梅丽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随后她心里一紧——不会是我爹妈把人给吓成了神经病吧。

    “那么她现在——死了?”柯拉并不太想直呼黛薇的大名。

    “死了,也没死。”

    “什么玩意啊。”柯拉想抽人,跟她打交道的人面对她的问题基本上都是直来直去的回复,很少有打太极或者故弄玄虚的时候。

    她也很讨厌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结果她同时碰上两个。

    打太极的典型代表,格丽丝,故弄玄虚的代表人物,希瑟。

    “神是不会死的,如果这一定律适用于爱尔丝她们,就一样适用于她——可能还会更适用。”希瑟说。

    “所以……”

    “所以我把她扔到别的时空了,只要切断她跟这个时空的联系,她死与没死的效果是一样的。”希瑟有点小得意,“我相信乔安娜非常乐意为我们解决这个难题。”她话锋一转,“不过,现在魔神到底应该怎么办?”

    阿斯托瑞亚,南部边界。

    恶魔的旅先动,爱丽丝命令龙骑迎战,一时间整个山谷里烈焰暴风充斥,火舌越卷越高,甚至有直接糊到她们面前的。

    爱丽丝耳边的碎发都卷了起来,“我亲爱的老先生,您觉得现在是时候了吗?”

    罗曼诺夫说,“我还是建议后撤。”

    爱丽丝甩给了罗曼诺夫白眼一个,“弓箭手准备,上硫酸。”

    周围的人目光顿时都黏在了爱丽丝身上,“h2什么?”加菲尔德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您疯了?”

    “那换硝酸。”爱丽丝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叫龙骑后撤。”

    其余国家的将领还没有回过神,就看着绑着烧杯的箭射了出去,龙骑同时撤向天空reads;随身系统在九零。

    “我去。”桃乐丝摇了摇头,“后撤。”

    “这就是所谓的人类,他们的道德标准总是用来衡量别人的,绝对、绝对不关自己什么事。”桃乐丝身边的副官说道。

    桃乐丝不过是冷笑一声,“谁说不是呢。”

    这时突然天幕暗淡,流星划过天际,一颗接着一颗。

    “流星雨?”奈特莉仰起头,“大家快许愿啊,一会儿没了就来不及了。”维利叶人浪漫的品性在她身上一览无遗。

    “天使?”桃乐丝也愣了。

    天使从天空坠落。

    “我想要个解释,这过分吗?”阿瑞亚坐在艾莉森伯格宫里,看着希瑟把头发剪成原来的长度。

    她突然发难吓得希瑟手一抖,多剪了一块。

    “你介意一会儿再说吗?”希瑟横了她一眼,把剪刀递给埃莉诺,“帮我剪齐,谢谢。”

    “你信不信我给你全剪了?”埃莉诺半开玩笑的说。

    “我希望你不会。”希瑟说,“现在,怎么办。”

    “我还想问你。”阿瑞亚生平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我记得之前我们的约定并不是这样的。”

    “哦约定,太无聊了。”希瑟站起身,她跟阿瑞亚差不多高,加上多年君王生涯所带来的下意识气场能压阿瑞亚一头,“我是女王,我有决断权,而你只有建议权。”

    “我是大天使。”

    “现在您是精灵。”希瑟说,“很讽刺,是不是?”

    阿瑞亚没有理她,或者是没有想到回话的办法,“你打算怎么办?”

    “你们就没有考虑做一些正事吗?”埃莉诺有些头疼。至少她还尝试着下令暗杀和烧了恶魔的物资——虽然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果。

    “我们需要一个英雄。”希瑟打了个响指,对于她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行为。

    “那英雄在哪里?”阿瑞亚现在都觉得希瑟是故意去找她,让她帮忙创造一个天使这不过是一个烟雾弹而已。

    “造一个。”

    阿瑞亚对希瑟的提议呲之以鼻,但还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尤其在南方战报传回,两者还在僵局。

    战线一旦拉长,对人类与精灵这方面格外不利。

    尤其是南方要进入雨季了。

    进入雨季后南方地势高低不平,容易滑坡,对于在山峰背面扎营的军队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论起黑魔法,朱莉要比约瑟芬擅长很多,她少见的无条件支持了希瑟reads;贵女高门。

    “把你们的手腕划破。”朱莉分别递给希瑟、埃莉诺一个碗,“装满了就行。”

    “我觉得这好像更不靠谱。”埃莉诺长期从事情报工作,觉得她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办法。

    “你们来求我的,不是我来求你们的。”

    希瑟与埃莉诺两人照办。

    朱莉找来了一个炉子,就在希瑟寝宫里生了火,她端着一个稀奇古怪的盘子,里面装着乱七八糟的香料,她不断地往里面倒着。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